|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慧眼娇妻:鬼王老公太粘人 > 第三百七十九章 需要面对的情况
  这人的态度,也可以说是很明显了,只是让人觉得不能理解。

  那个护身符,不过是一个吊坠,真的是这么重要吗?

  当然任何一个人,也不可能向着,自己敌人派来的人妥协的。

  时元宁轻笑:“这个就很难解决了,你不会给我们,但是我们肯定是需要的。”

  此时的时元宁,很是平静的看着面前的人:“所以薛小姐还是稍微识趣一点,不然我们就要动粗了。我们是受人所托过来的,可不是为了来这里,听你的拒绝。”

  薛巧然冷冷的看着她:“怎么?难道你们还想要,在这里明抢吗?”

  “你的确是我姐姐找来的人,但是我又不认识你们,为什么非要这么听话呢?”

  “趁着现在,还能和平解决,我劝你还是尽快离开,否则我就要不高兴了。”

  优雅的坐下来,薛巧然本身就好看,这时候就透露出一种气势。这样的气势,让人觉得这人非常的特别,当然能够和自己的姐姐一直争斗,最后赢了的人,本身也是很特别的。

  朗清挑了挑眉:“这个护身符我知道,也算是有点历史了,不过也有约束。”

  “就像是幸运兔子脚一样,如果丢掉的话,那么就会非常的倒霉吧?”

  “反正是被诅咒的一种东西,但是带着的话,的确会有护身符的作用。”

  萨利倒是知道,幸运兔脚的事情,但是这个东西,还真的是没见到过。

  幸运兔脚,那可是非常特别的东西:“这个真的是这么的厉害吗?”

  朗清耸耸肩:“只是对一般人而言,毕竟一般人,也是受到了很多生死困扰的,而且它的能力,对很多特别的存在是没有效果的。所以这东西对我们没有影响,对他们的影响就很大了。”

  这也是为什么,就算是死去了,薛巧嫣还是阴魂不散的,要这样的结果。

  而且看起来,薛巧嫣的死,很可能也是因为这个东西,而死去的。

  怪不得薛巧然,说什么都不把这个东西,给时元宁他们,也是根本不可能。

  问题是这个是他们的内容,拿不到也不行,至于因此会造成什么,那是薛巧嫣和薛巧然之间的问题了。这是两个人的私人恩怨,他们也顶多算是被雇佣而已。

  因为失去这个护身符,而导致的一切情况,时元宁他们是不负责的。不是说他们冷血,谁让这个护身符,造成了这么多的事情呢?就算是想要管,也没有什么可能了吧?“既然薛小姐,这么的执着,那我们可能需要动手了,所以薛小姐也要体谅我们,我们不过是受雇于人罢了。”

  时元宁伸了个懒腰:“薛小姐,我们既然来了,就不可能空手而归。”

  “你们以为人多?这可是我的地方,你们就算是人再多,能有我的人多?”

  这段日子,虽然是过得很安稳,薛巧然也不是那种,任人宰割的存在。

  她只是按下了手机,就突然从各处,出来了很多的彪形大汉。

  每一个都是一脸的严肃,看起来都是训练有素的保镖,每一个都不能招惹。

  对一般人而言是如此,对他们来说,这些人也不过是一群,挡在自己面前的普通人。时元宁很是无奈:“薛小姐以为,我们来这里会没有任何的准备吗?”

  “还是薛小姐以为,我们只是这几个人,来这里,是逞强的行为呢?”

  时元宁撇了撇嘴:“如果真的是这么想,那薛小姐也未免有些天真了。”

  薛巧然是不觉得,任何的人能够,在自己这里,顺利的逃出去。

  “那就试试看吧,我和我姐姐,一直都是在争斗之中度过的,现在也应该算是,我们争斗的一部分!看看一无所有,甚至失去了性命的她,还有什么可以和我争斗的筹码!”

  说着这一群人就冲了过来,朗清对着萨利一个飞吻,一脚提走了面前的人。

  这群人看着都是弱不禁风的,但是也没有让人觉得需要放松。

  每一个训练有素的保安,都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这群保安就是如此。

  他们的动作迅速狠辣,却没想到遇到了一个,比自己狠辣太多的存在。

  眼看着朗清的一脚,只不过是轻飘飘的,却没想到,直接把人就提飞出去了。所有的保镖,在他的面前,也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只要随便的几个动作,这些保镖自然就会飞出去。

  强悍的人,薛巧然不是没见到过,所以准备也是存在,比如一些武器。

  这些东西,薛巧然费了大力气,甚至是利用了薛巧嫣的死才弄来的。

  如今倒是派上用场了,薛巧然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狠辣,她向来知道不能留情。

  对别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件事儿小时候就有了体会。薛巧然当然是不会同意,这群人在自己的地方作威作福,枪声响起的时候,薛巧然心满意足了。结果面前的这个男人,也不知道是什么存在,怎么就能闪开这些子弹。看起来这人不过是文弱书生,真的行动起来,宛如恶魔一般。

  一个能够闪躲子弹的人,这是薛巧然觉得,自己可能会在电视上看到的。亲眼看到的确是很震撼,如果不是来找麻烦的,那似乎就更好了。

  可惜这些人不是归自己的,而且还是盯着自己的护身符,薛巧然当然不高兴。

  薛巧然开始有些害怕了,后退一步,被这里的所有保镖挡在身后。

  “你们如果再不走,我可是要报警了,你们这样擅闯我家,本身就是罪过。”

  时元宁耸耸肩:“你要是报警,之前就报警了,报警你怎么说你这些东西?我是不知道你姐姐是怎么死的,反正是死的很惨,当然可能也是有一些,间接的联系吧,看起来你也坦然。”

  “所以你还是,把东西交出来,这样对我们谁都有好处不是吗?何必纠缠?”

  这话也就是哄人,可能还是有一点效果,一般人也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