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慧眼娇妻:鬼王老公太粘人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演戏
  时元宁对此完全不知道,那就让她不知道,这么好好的养伤好了。

  一直听不到声音的时元宁,也察觉到不对劲“小亦子,你干什么去了?”

  “我来了,我去给你拿点吃的,他们说你睡了很长的时间,都有些担心你了。”

  冥梧亦能够听到,时元宁的声音,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拿着她喜欢的东西过去。“晚饭似乎全天他们也过来吃,所以你先吃点这个,垫一下肚子,等一会儿吃更好的。”

  时元宁乖巧的点头,就着他的手啃下一口鸡腿“我的眼睛怎么解释啊?”

  “我到时候会解释的,你别担心,就是放平心态,任何东西都伤害不了你。”

  时元宁嘟了嘟嘴“我想要亲一下,你不在我身边,我真的很害怕。”

  低下头亲了一下时元宁,冥梧亦也是觉得心疼“我来的太晚了。”

  “要是我早一点回来,你可能就不会这样害怕了,但是这是不能避免的。”

  时元宁好奇的摸了摸绷带“现在倒是不疼了,眼睛还觉得凉凉的,可是为什么突然之间,我的眼睛会受伤呢?”“因为轮回眼的力量觉醒了,这是一个过程。”

  看看面前的这堵墙,冥梧亦也是在考虑,怎么把这堵墙解释一下。

  当然现在不着急,不过还是不能让她,接触到这里任何的一些石头。

  因为冥梧亦不同,所以时元宁一直都觉得,自己这屋子是关着门的。

  当然也是没可能会以为,自己这房间的墙壁都倒塌了,之前的事情她也不知道。

  垂下手摸了摸白绒绒的头顶,时元宁有点奇怪“这是什么东西啊?怎么湿湿的?还黏黏的,好像是血啊。”抬起手来闻闻,果然是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屋子里也是弥漫着。

  之前没有注意到,可是现在,时元宁确定自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怎么回事儿?小亦子,屋子里怎么这么大的血腥味?到底是发生什么了?而且你说我睡的时间很长,怎么没有人进来看看我?我可不相信,没有人关心我的情况,你说他们担心,但是他们人在哪儿?我醒过来之后,这里安静的可怕。”

  就算是这里的隔音很好,也肯定不是这样的情况,时元宁察觉到了不对劲。

  冥梧亦看了一眼白绒绒,白绒绒也不知道,自己头顶还有血,又看不到。

  不过他注意到了那边的星玥“是星玥和万聚陵打起来了,我把他们弄回去了。”

  “而且在你睡着的时候,他们还打碎了你的墙,所以现在不敢说话了。”

  “至于白绒绒,他刚才被木知正喂着东西,结果响声突然出现。木知一个没留神,一盆扣在它头上了,就为此白绒绒还在闹别扭呢,一会儿你可要好好的哄一下它,木知的请求。”

  时元宁这才放心下来“白绒绒别生气了,让小亦子给你洗洗干净吧。”

  “不然等一会儿,毛都要黏到一起了,不要这么的生气了,他也不是故意的。”

  白绒绒哼唧两声,算是回应,也是温柔的舔了舔时元宁的手指。

  时元宁这才算是笑了“小亦子你给它洗一洗吧,它还是很爱干净的。”白绒绒虽然平时,吃的东西很多,不过很多时候,都是吃的很干净,也不会沾到自己的身上。

  “等一会儿不着急,你这房间估计一时半会儿,也是修不好了。”

  “我给你找一个别的房间吧,东西我一会儿搬过去,明天请人过来修理。”

  对此时元宁是没意见的“那就按你说的去做,那我换哪儿?”

  “就旁边的房间,也没有人住,正好我看了眼,和这屋子的摆设一样。”

  “你现在眼睛不是很方便,可能还要几天的时间,所以房间如果比较熟悉,你也会更轻松一些。”冥梧亦想的还是很周到的,也是知道这房间这样,的确是不太好。

  房间的东西如果不熟悉,跌跌撞撞的,还是很麻烦的,换也要换个熟悉的。

  于是时元宁直接变化了地方,当然这也没什么,毕竟她也没有离开这里。

  东西反正都是在附近,去拿也是比较容易,而此时外面的人都是松了口气。

  好在冥梧亦的解释,也算是说得通的,反正他们家的确是总有破坏产生。

  晚饭时分,众人的恢复也是差不多了,当然也没谁有时间做饭。就有一个借口,说是木知怎么不高兴给他们做吃的之类的,反正也是这两个闹起来了。

  女娲的事情,现在算是全都落在了,星玥和万聚陵的身上了,这也没办法。

  因为家里面,也就是他们两个,是最为闹的,也就是他们能做出这种事。

  全天他们,作为刚刚来到这里的客人,自然是要询问一下“你这眼睛是什么情况啊?怎么还包起来了,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旁边的朗清也是附和“是啊,看起来好像很严重,是不是受伤了?没有去医院吗?医生是怎么说的?”一群人艰难的动手,发出碰撞的一些声音,缓慢的吃着东西。

  对于他们来说,主要是为了掩饰,自己现在的这种情况,也是挺辛苦的。时元宁倒是没发现这些“我还好,就是一不小心弄伤的,小亦子说没事儿,我觉得应该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虽然自己的眼睛,的确也是看不到,不过倒是不疼了,还是有希望复原的。

  吃着喂到嘴边的食物,时元宁倒是不觉得,自己这样太不方便。

  “别光顾着说话,吃一点这个,你不是挺喜欢吃这个的吗?”

  冥梧亦看了一眼桌子旁边其他的人,挑了挑眉一幅不是很在意的样子,也根本不想要伺候。他们现在真的是欲哭无泪的,还不能让人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还不能有任何的不对劲。

  “怎么没听到小玥的声音?小玥这是干什么呢?”平时星玥也是会抱怨的。

  而且一般而言,星玥就算是不抱怨,也一定会找人要玩游戏或者是打架。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