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慧眼娇妻:鬼王老公太粘人 > 第三百三十二章 轮回眼碎裂
  网不断地收紧,甚至勒进了皮肉之中,朗清发出痛苦的闷哼声。红袭添也感觉到了疼痛,可笑的是一个僵尸,竟然也可以感觉到疼痛。而且这种疼痛,还是自内而外的,最疼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心脏。

  僵尸和一般人还有妖怪都是不同的,这样的疼痛,对他来说也意义不同。没有人能阻拦女娲,在她的压力下,这里的所有存在,都被狠狠的压制着。

  而此时最平静的,应该也就是时元宁的,她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躺在那里而已。

  周围的保护,让从女娲很难下手,一群人做不到的事情,轮回眼却能够做到。

  再也没办法忍耐的白绒绒,突然变得很大,发出威胁的咆哮声。

  女娲有些诧异的看着面前的白绒绒“怪不得,她这么的安全呢。有你在这里,怎么可能会不安全?混沌啊,你竟然都在这里,你们真的是忘记了,她是怎么对待我们的吗?”

  此时的白绒绒,亦或者说是混沌,只是充满了威胁的看着她,不做回答。

  女娲笑了一下“我倒是忘记了,你才是她最忠实宠物,怎么可能背弃。”

  说着女娲的眼睛里杀机四溢“赶快给我滚开,否则不要怪我翻脸!”

  混沌朝着面前的女娲咆哮着,一下扑了过去,在女娲的手臂上留下一道伤痕。

  这一下彻底的激怒了女娲,大裙摆下面一条蛇尾甩出,狠狠地抽打在了混沌的后背上。混沌砰地一声倒在地上,脊柱因为这一下而断裂,短时间内恐怕是站不起来了。

  本身力量也没有恢复,这么一下,又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好起来了。

  他们不是这么的容易死,可是它们依旧是会觉得疼痛,会觉得虚弱和悲伤。

  一屋子的人都在想要,保护卧室里面的那个,可是现在他们根本就做不到。

  混沌发出急切的叫声,哪怕它的叫声,会让它的身体产生剧烈的疼痛。

  它就是想要知道,那个人怎么还不回来,为什么偏偏选择这个时候离开!

  哪怕是下面真的出现了问题,最要紧的难道不是眼前的人吗?那群家伙反正也是死了,活着的还是更加重要吧。可偏偏最需要他的时候,冥梧亦竟然根本不在这里。

  而对于外界一点不清楚的时元宁,面对的依旧是无尽的黑暗。

  她是真的很累了,可是就算是真的很累,自己还是要一直坚持下去。

  因为自己总不能,迷失在自己的梦境里面,所以她要找到出去的路。

  时元宁觉得自己很痛苦,各种各样的情绪,一直在心里面充斥着。而且还有很多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响起来,她不知道这群人在说什么,就是觉得这群人很吵。

  声音越发的复杂起来,而她也是更累了,头也是更疼了,心里也是更难受。可是眼前的黑暗,还是漫无止境,没有一丝一毫的光芒出现,时元宁觉得自己真的要坚持不住了。她坐在地上,急躁的心情逐渐的平静下来,这是自己的梦境,自己怎么可以被左右。既然眼睛是自己的,那么慧眼的能力,也就是自己能用。

  既然梦境是自己的,那么在这梦境之中,遇到的一切问题,也都是自己能解决。

  所以一定能有路出去,那一线生机一定是存在的,她只是需要安静的想一下。

  因为这里是自己的地方,时元宁不着急,她不会在这里迷失,她是主宰。

  这么想着的时候,看到了一丝亮光,从头顶上面出现,非常的微弱。

  但是在这个地方,也是足够了,微弱的光芒,也能让这黑暗显得不再这么可怕。时元宁依靠着自己的想法,在这里制造了一个梯子,可以把自己一点点的送上去。

  不需要任何的体力消耗,只需要动动脑子,之前因为慌张而一直忽视了。

  现在时元宁却能冷静下来,她不过是一时着急,所以她不会在这里迷失。

  时元宁的速度很快,小小的光点也是慢慢的变大,在自己的面前更加的清晰。

  外面的女娲,受到很大的阻力,这阻力来自于轮回眼的力量。而这样的力量,也正好就是女娲所一直觊觎的,她知道轮回眼意味着什么,但是前提是要放在,能好好利用它的人手中。

  显然面前这个,任人宰割的人,根本就算不一个,应该拥有轮回眼的存在。

  女娲的眼睛里,透着一股势在必得,在她看起来,面前的人是没有威胁的。

  淡蓝色的保护,因为没有主人的意志,逐渐变得脆弱,女娲拼尽全力的破坏。

  饶是轮回眼,自主的保护力,也是很有限的,需要主人来使用它。

  因此这样的一个保护,似乎也是持续不了多久,女娲的攻击却没有停止。她的目标就是轮回眼,当然除掉这个人也是很有必要,如果可以今天当然是都要做到。

  首先获得轮回眼,然后杀死这个,把自己困在梦境里,没有用的人。

  就在蓝色的保护破碎的那一刻,时元宁猛地坐起来,口中发出尖锐的叫喊声。

  与此同时,她一直带着的蓝色吊坠,因为力量而碎裂,正好刺进她的眼睛。

  女娲整个人被声音打飞出去,撞断了一面墙壁,连尾巴都因为声音断裂了。她觉得很不甘心,自己好不容易,有了这样一个机会,竟然她的声音,都对自己有这么大的影响!女娲觉得很不公平,她想要站起来,却被人踩住了尾巴。抬起头看过去,才发现竟然是消失了有一阵子的冥梧亦,冷冰冰的看着她。

  “女娲,你还真是会挑时候,竟然选择这个时候过来!是你故意引开我的吧?就是为了能够,趁着这个时候对小宁下手。女娲你的心思还真是深沉,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了。”

  冥梧亦刚要抬起手来,扼杀掉这个会产生威胁的存在,就听到了痛呼声。

  时元宁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醒过来了,睁开眼睛却是一片漆黑。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