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慧眼娇妻:鬼王老公太粘人 > 第三百二十章 直接吃了
  “不过的确我也觉得,别人家不舒服,因为我觉得别人家有别人的气味。”

  时元宁点了点他的鼻子“你这鼻子,也是赶上白绒绒了吧?”

  “白绒绒是不是饿了?”她带着白绒绒,这家倒也没说什么。

  只是看人家家里这么干净,时元宁也不好,把白绒绒放在这里。

  把自己背包垫在地上,时元宁才把白绒绒放下来,给它了一些,冥梧亦带着的东西。反正白绒绒什么都吃,给它吃什么,基本上它都是很高兴的。

  冥梧亦颇有意见的,把人拉起来“你的注意力应该是在我身上才对吧。”

  “你还是喜欢跟白绒绒吃醋,我可拿你怎么办?”时元宁看似颇为苦恼。

  冥梧亦凑过去,亲了一下时元宁的嘴“你亲亲我就行了,我为你做什么都行。”

  洗干净的他们相拥躺在这里,即使不说话也有一种,非常贴近的感觉。

  因为注定了晚上肯定不安宁,他们就在这里,看着屋子里的电视,吃着零食。果然在半夜的时候,一声巨响传来,所有人都惊醒了,原本昏昏欲睡的时元宁也清醒了。

  “我是真不喜欢,半夜的事儿啊,早知道让南宫源明天去调查了。”

  时元宁打着哈欠,不情不愿的起来,冥梧亦一把将人抱起来,走出来。

  他们走出来的时候,这边的人已经都聚齐了,红袭添一个纵身从二楼跃下。

  南宫瑛和傅雪静,都是惊疑不定的看着门口的方向,因为他们听到的是强烈的敲门声。敲门声非常的剧烈,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门而入一样,也不能怪她们现在这么的害怕。

  时元宁打了个呵欠,在南宫瑛不理解的目光中,从冥梧亦的怀抱中跳下来。

  她一跳下来,这边的房门,就被什么东西撞开了,但是却没有人看到什么。

  然后在一次呼吸的时间里,客厅中央出现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这个东西被一个,类似金黄色的网包裹着,空气中泛起阵阵的腐臭味。

  红袭添戴着手套,拿起来这个金色的网“这是降头?看着不像啊,普通的小鬼吧。应该是鬼咒,这人是会驭鬼术的,不过很是不巧合的,撞到你的面前了。”任何的这些驭鬼术,在时元宁的面前,估计也都不怎么需要在意。时元宁接过来这个网子“是鬼咒,会用这个的已经不多了。”

  “这个人有这样的实力,倒是也是很难得,不过鬼咒一般都是被禁用在人身上。”如果是用在人身上,那是被禁止了,而且也是被禁止很长的时间。

  这人这么做,本身就是错了,所以是需要被惩罚的,时元宁拿出来一只纸鹤。

  “小添去把人抓来吧。”时元宁一挥手,让纸鹤飞出去,红袭添也就追了过去。

  看着红袭添离开了,南宫瑛才大着胆子过去“这东西怎么处理啊?”

  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实在是让人觉得很厌恶,完全不懂这为什么留着。

  时元宁看了看这小东西,考虑到底是给白绒绒吃了呢?还是要留着研究一下呢?鬼咒她是有所了解的,但是却不是很明白,到底是怎么做的,驭鬼术对她来说也是不怎么实用。

  所以看着这个小鬼,时元宁觉得,是不是可以稍微研究一下怎么用鬼咒?

  不过考虑到了,鬼咒的情况,时元宁还是觉得鬼咒比较残忍。

  “如果你想要去了解,我可以帮你,不用非要借助别人的力量来了解。”

  时元宁眨了眨眼睛“你还能这么做呢?那我以后要学习的话找你吧。”

  冥梧亦揉了揉时元宁的头发“先把这个小鬼解决了吧。”看着就烦。

  这个小鬼因为没什么理智,所以非常的暴躁,一直在这里冲撞着。那边的傅雪静还拉着自己的女儿,生怕这东西真的冲出来,把自己的女儿给撞到。

  “没事儿,它跑不出来的,要是真的跑出来了,我这照片可就砸了。”

  时元宁咳嗽一声,白绒绒就从房间里面跑出来了,趴在她的脚边。

  “要是没什么用,就吃了,你们要不要啊?”时元宁还询问了一下他们。

  两个人连连摇头,要这东西有什么用,她们可是没有要这东西的意思。

  白绒绒一张嘴,直接把这个东西吃了,看的南宫瑛又是一阵目瞪口呆。“我这个小宠物什么都吃,放心好了,它是很干净的,不会弄脏家里。”

  南宫瑛还要说什么的时候,南宫源的电话打过来了,语气里透着一股急切的感觉“你们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危险啊?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这才是最重要的,因为他抓人的时候,这人也是遁走了,而且还说,一定要他们家鸡犬不宁,南宫源也是觉得有些担心了,回来的路上连忙询问。

  “没事儿,已经都解决了,都是他们做的,做的非常好了,太厉害了。”

  南宫瑛不知道,应该要说点什么,好像除了一些赞美的词也没有别的了。

  听到说是解决了,南宫源也就松了口气“那就好,我马上就回家了。”

  南宫源回来的时候,看到了屋子里多了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自己所要找的。“你怎么会在这里?”南宫源抓人没抓到,就让人跑了,本来还觉得很担心的。

  结果现在,这人竟然出现在家里,还五花大绑的,这是什么情况啊?

  “我就知道你肯定抓不到人,所以我提前设下陷阱,我知道他肯定要攻击的。”

  “出来的小鬼,其实是一个鬼咒,有了这个,就能找到人了。”

  “我把人抓过来,刚才也是稍微用了一点手段,审问了一下主使人。”

  “这个人你应该是认得吧?反正我是不认识的,他说是这人指使他这么做的。”

  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南宫源皱起眉头“原来是他,我的一个员工。之前也是兢兢业业的,做的还是很好,只是人心不足产生了贪念,我也很难,再给他很好的一切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