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慧眼娇妻:鬼王老公太粘人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回不去了
  “不喜欢可以不接,反正天地轮回也根本不缺少这么一个单子。”

  红袭添叹息一声“这人真的是太执着了,但是这样的执着,真的是不应该要用在我身上。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找一个人类,我不是没找过,而是失望了,人类啊,并不多好。”

  顿了一下,红袭添也是意识到了,还有时元宁在身边,但是没有做任何的解释。

  时元宁也知道,这人对自己没有恶意,到不在意这些针对,只是很好奇。

  “你到底是经历了什么啊?让你有这样的感叹?怪不得你不喜欢和人打交道。”

  红袭添抿了抿嘴“很难形容,我也不好说是什么情况,反正就是不相信了。”

  “人类的感情,持续的时间是不会很长的,而且他们只有那么多年而已。”

  红袭添闭上眼睛“可是我是一个僵尸,还是一个尸王,我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感情,因为对我来说,我要的永远,他们都是没办法做到的,我只是一个很可怜的,孤孤单单自己行走的旅人而已。对我而言,没什么是重要的,也没什么是不重要的,一切都是没所谓的,我不会接受历翰,因为他不是我等的人。”

  想要找个人陪着自己吗?红袭添也是一个有感情的,怎么可能会不想要呢?可是他的想,不是一个,对自己喜欢,自己却怎么都不会喜欢的人,而是想要找一个,自己所喜欢的人。

  然而历翰并不满足,所以根本没办法,红袭添是真的不能接受他。

  “以后他的单子,都不要接受了,我暂时不接受任何的单子,我要休息。”

  木知点点头“没问题,你就好好的休息吧,要不然你出去玩儿一圈吧。”

  “玩什么?不是说什么女娲要过来了吗?我还等着看看女娲是什么样呢。”

  这话如果是从萨利的嘴里说出来,倒是可信度很高的,但是从红袭添嘴里说出来,时元宁知道,绝对不是什么见识见识。只是自己的危险,为什么要让这群人跟着承受呢?

  时元宁想要找一个,更加隐秘的地方呆着,却也怎么都舍不得这群人。

  冥梧亦担心的看着时元宁“你这是怎么了?是觉得难受了吗?”

  时元宁叹息一声“没事儿,我就是稍微感叹一下而已,我也回不去了。”

  感觉如果从这里离开了,自己肯定也是没有,最开始的那种生活了。

  时元宁摸了摸冥梧亦的脸颊“小亦子啊,你说,我还能回去了吗?天地之大,我觉得没有我可以回去的地方。我可能也没什么,能够称作家的地方吧。”

  靠近他亲了一下,冥梧亦忍不住揽过她,加深了这个亲吻,他有一种犹豫感。

  如果自己真的,把真相告诉她,能够接受呢?她真的可以原谅自己吗?

  这一次的单子很简单,主要是去帮人迁坟,相对来说是很简单的事情。

  关于坟地的这种事情,现在所在意的人,已经不是很多了,当然也就不会做。不过也有一些人,是相信这些的,而这基本上都是很有钱的那些人。

  他们很在意的,是自己家族的兴衰成败,这些东西对一个大家族至关重要。

  看到这个单子,看到三千万的价格,足以见得,这人是真的很重视。

  而委托他们的,也是赫赫有名的南宫家,复姓本身就是让人觉得很容易记得。

  南宫家也是一个,让人觉得,非常敬佩的家族,因为他们家族一直是兴盛的。

  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可是南宫家的出现,的确是改变了整个餐饮界的情况。餐饮界的很多东西,都和南宫家挂钩的,一些比较有名的连锁产业,以及一些高级餐厅,都是南宫家的产业。

  当然也不仅仅是餐饮界,还有各种的商业界,都是有很多的脚步。看到这么大的一个单子,也能知道,这一次肯定不只是他们了。时元宁考虑一下,带着红袭添和亓官净帆过去,亓官净帆却不同意了。好不容易蒋毅有时间,自己当然是要去和蒋毅出门的,但是亓官净帆也没有直接拒绝。

  看着这人的样子,时元宁很是无奈“你要是不想要去,就直接和我说。”

  “我把你带来了家里,但是我不是你的谁,我是你家人朋友,却不能干扰你。”

  “对你而言,你想要的不想要的,你自己清楚就行了,你不喜欢你就直接说。”

  亓官净帆其实并不是很会,处理和其他人之间的关系,这一点时元宁知道。

  所以时元宁很清楚的知道,这人只是因为觉得,她会失望才不说。

  “我们是家人,是平等的,你不能因为我带你回来了,就对我这么的歉疚。我们我们是相互照顾的,你还是和蒋毅出去吧,你们两个也不容易。”

  亓官净帆抿了抿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有点珍惜这一天而已。”

  “我们不怎么可能会见到,蒋毅对我,也没有这样的感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可能能出去的时候不多,这也是阻碍我们的原因之一吧。”

  “这一次的确是也是很不容易他,他的时间足够了,我只是有些纠结而已。”

  时元宁摆了摆手“没事儿,你怎么想都行,你还是去和蒋毅约会吧。好好的把人抓住了,不管怎么样,能有一份感情不容易,而且你还这么的喜欢他。”

  “行了,不要这么闷闷不乐的,我们几个过去就行了,还真用不着你。”

  “南宫家是很聪明的,但是我的小亦子也是很聪明,肯定不会有问题。”

  “别担心了,去玩儿去吧。”时元宁直接把人推出去,弄得亓官净帆很无奈。

  不过这样的决定,倒是让亓官净帆觉得,非常的轻松,好像就应该要这样。

  冥梧亦温和的看着时元宁“你是不是觉得,这一次会有危险啊?无缘无故的当然是不可能迁坟,既然是决定了要迁坟,那就一定是有理由的,而这一家人的祖坟未必是这么安全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