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慧眼娇妻:鬼王老公太粘人 > 第三百零三章 价值都很高
  韩莹儿实在是接受不了了“是不是在你们这里,任何的东西价值都很高?”

  “兔子也是价值高的,现在吊坠也是价值高的,你们就没有价值低的吧?”

  冥梧亦眼中闪过一些不悦“如果不你不爱听,随时都可以离开。”

  “我们是很无所谓少保护一个人的,赚钱这东西,多少是多呢?”

  “少赚一点也就少赚一点了,但是你也要看,离开我们你能出去吗?”

  冥梧亦冷笑“也行,如果你真想要用这个的话,那我也不会拦着,小宁她说要去死,你就送她去轮回吧。”这话一出口,韩莹儿就躲在了李牧的背后。

  “你就是吓唬我,什么面对死亡之类的,我看根本就没有这么严重。”

  “只要是我们小心一点,不把东西掉下去,也就没有任何的问题了。”

  这一番说法也是让金玲觉得,稍微有些动摇了,再加上旁边的孙胜男小声劝说。

  “我的这个吊坠,在这里不妨和你们说,反正怀璧其罪,我也没办法。”

  “我这个叫做轮回眼,是专门接通轮回的,另外千万不要想着偷走,上一个打它主意的人,手臂已经是不能要了。反正你们别打它的主意就行了,而且进入轮回意味什么你们也清楚吧?”

  真不是吓唬他们,这就是这样的,如果他们实在是不相信也没办法。

  胡宇天拉了一下金玲,金玲也是很无奈,但是也觉得真的很有道理。

  既然是感觉到了道理,那么是要稍微偏向一些,于是众人商量觉得还是要走。

  冥梧亦这边无奈的摇了摇头“那就要小心一点,等你们失忆就知道了。”真的是不吓唬他们,只是为了不给时元宁,增加太多的不必要的麻烦。继续走了几个小时的时间,也就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好在现在时间还正常。“已经这么晚了吗?我怎么觉得,我们好像只是吃了中午饭而已啊?”

  孙胜男奇怪的挠了挠头,真的是没什么时间的感觉,反而觉得好像是刚吃过。肚子也不是觉得很饿,不过还是有人递东西过来了,抬头一看是胡宇天。

  胡宇天也是很疑惑“我本来想要递给小玲的,怎么突然递给你了呢?”

  “你这不是刚补妆了吗?怎么还是要补妆啊?”李牧有点奇怪。

  韩莹儿楞了一下“我刚补妆了?对啊,看起来是补妆了,可是怎么会呢?”

  历翰抿了抿嘴“我也觉得,我刚才看表的时候,还是三点钟,突然就这么晚了。”

  金玲的脸色有些不太好“我觉得我们是出现一些问题了,真的开始有记忆的丢失了。这样下去绝对不行,宇天你要想办法解决啊。”

  听到这么多人这么说,大家开始觉得,事情不对劲了,这可不是丢失东西而已。

  从一开始丢失东西,到现在开始出现,记忆的一些问题,这就是跨越了很多。

  东西也在丢失,记忆也在丢失,而且东西丢失的速度还更快了。

  只要是放下来,用不了三分钟,东西就会丢失,所以大家都不敢把东西放下。时元宁叹息“开始出现了,静帆你还好吗?”这边唯一会被这么快影响到的,也就是亓官净帆。

  亓官净帆摆了摆手“我记录了很多的东西,虽然失去记忆倒也还好。”

  “不过我觉得,那边的几个人,就没有这么的幸运了,完全不是一样的情况。”

  记忆的缺失,是很突然的不是说你准备好了就行,唯独亓官净帆能这么冷静。

  要是换做时元宁,肯定也是觉得很慌张的,毕竟记忆那也是人生的一部分。

  “这样不行,我去找他们说一下。”时元宁担心亓官净帆的情况。

  这群人倒是可以不在意自己,但是时元宁不可能,不去在意亓官净帆的情况。“胡先生,我们需要回去了,再不回去,问题会越来越严重,必须要往回走,绝对不能耽误了。”

  看着没有一丝光芒的出口,时元宁甚至都觉得,不知道要多久能回去。

  “这么走回去,也不知道还要多少的时间,难道你们觉得,这么容易吗?”

  “如果真的是意识到了问题,就往回走的话,正常人怎么也会有挣扎才对。”

  这边的胡宇天点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让大家手势东西往回走。”

  大家也不敢在这里,继续吃东西连忙收拾东西,往回走,但是稍微一转身,就觉得这样有些莫名其妙的。“为什么我们往回走啊?我们不是刚决定,要继续走下去吗?”

  时元宁一听就知道,这群人的记忆真的是开始倒退了,而倒退的速度也不慢。时间倒退的速度,远比他们积累记忆的速度,要快的很多,就有很大问题。担心的看着亓官净帆,时元宁有点着急了“快点,大家快点加快速度。现在录下录音,说我们要往回走的事情,等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为什么了。”

  他们的动作很快,虽然是觉得不明白,也是照着做了,而且录下了自己的话。

  然后时元宁就在这里,安安静静的,看着他们的情况,拉着亓官净帆。

  他们的相识时间不长,谁也不知道,是不是亓官净帆会慢慢的忘记他们。

  所有人加快自己的脚步,快速的在这里走着,但是都是有些莫名其妙的。

  韩莹儿更是觉得不理解“我们干什么啊?不是来这儿玩儿的吗?为什么非要这么做?还这么的着急,我们有什么可着急的?我觉得这样就行。”

  李牧也是皱着眉头“就是啊,才刚来这里没多久,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快走啊?”

  这边的其他人,可是没有办法理会,时元宁实在是着急“现在怎么办?”

  “小亦子,你能不能先把静帆送出去?他不能再有任何的遗忘了。”

  不确定他有多少的能力,时元宁觉得送一个人出去,这也是应该可以做到的。冥梧亦皱起眉头“你让我丢下你?我怎么可能丢下你?我什么时候也不可能丢下你一个人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