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慧眼娇妻:鬼王老公太粘人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没忍住的亲吻
  “于是我开始学会独立,那一年姐姐跟我说,喜欢了一个人,特别的好。我也为了姐姐,感觉到开心,因为我知道,姐姐能够有一个归宿,是多么的不容易。可是没多久,姐姐魂不守舍的回来了,她身上还带着伤,却不知道疼痛一样。她说他们不能在一起,因为他们不被允许,我很不理解,但是姐姐没解释。”

  蒋毅看着窗外“姐姐也是郁郁而终的,我不知道狐族是不是有生死与共的法术,而我知道,姐姐用自己的本命,下了一个诅咒,她诅咒那人永远不会爱上别人。”

  “后来我查了一些典籍,我才终于知道,这个诅咒是爱的最深的人才有的。”

  “也就是说,如果他们的感情不够,永远不会实现,但是如果相爱就不同了。”

  “我见到过那个人,姐姐说那是武曲星,是天上的神,我当时还为了姐姐高兴。”

  “姐姐离开之后,我也是觉得很伤心,还想过去找武曲星,但是没找到。我那个时候第一次认识到,原来狐族是那么的专情,可以为了一个人,郁郁寡欢而死。”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没在一起,但是后来我却听过一个传说。”

  “神不能和妖一起,这是规则,无论是谁都不能打破的一个规则。”

  “所以那一段时间,我还想着要不要成仙,去天上闹个天翻地覆的。”

  说到这里,蒋毅自嘲的笑了笑“可是我却放弃了,因为我不喜欢。”

  “如果我是一个妖,我可以自由自在的,我不需要成为一个神,被所谓的规则所束缚。”蒋毅轻笑“你说,姐姐和武曲星当时是不是也是深爱着彼此,所以至死都希望彼此惦念自己?”

  亓官净帆递过去一张纸巾,蒋毅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一行热泪。

  那个时候的一切,是不是在蒋毅的心中,也算是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呢?

  来这里之前,亓官净帆调查过一些,有关蒋毅的信息,他也没爱过任何一个人。

  或许是觉得,爱这个字沾不得,或许是认为,痛苦源于情感吧。反正在蒋毅的心中,姐姐的事情始终都是一根刺,还是没办法这么轻易释怀的。

  哪怕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蒋毅提起这件事儿的时候,眼睛里还有严重的心疼。

  蒋毅看着窗外,掩饰住自己的脆弱,却更让人看到光鲜外表下的不同。

  亓官净帆站起身来凑过去,蒋毅转过头看着他,一双桃花眼泛着红色。

  而泪光闪烁着的眸子,显得可怜又无辜,亓官净帆第一次,这么靠近蒋毅。像极了当时,武曲星拿回来的那一幅画,只是不同的是,画中是一个女子。这时候,亓官净帆才真的是意识到,这人的确是讲述了一个,真实存在的故事,而他也是故事的见证人,却比他更要心痛,这个故事的结局。

  当时的亓官净帆,冲动而且盲目,一味的认为,这一切是狐妖的始乱终弃,其实忘记了,事情的真相也可能未必如此。天上有天上的规则,而这些规则,是不能够被打破的。

  擦掉了对方脸上的泪水,亓官净帆鬼使神差的俯下身,去轻吻了他的眼睛。

  蒋毅吓了一跳,但是却没动,他不知道这表示什么意思,更不知道他是什么想法。

  望着面前的人,亓官净帆第一次意识到,狐族可以这么的特别。

  亓官净帆看着面前的蒋毅,盖住了他带着泪的眼睛“我们在一起吧。”

  这一句话像是一颗石头,在蒋毅的心中,激起一圈圈的涟漪。

  蒋毅想要去看着他,可是这人却不让他看“为什么?我们认识的时间也不长,而且我们彼此并不了解。你不是很讨厌狐族的吗?因为我说的这个事儿,现在就有了这样的改变?”

  “亓官净帆,感情不是儿戏,我自从姐姐离开之后就没有想要有爱情的想法。”

  “因为我知道,不管怎么样,我可能都没办法,接受失败的感情。”

  “你是文曲星,你和武曲星之间,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吗?我们只会走老路。”

  “而且我也不爱你,我怎么可能,和你在一起呢?”蒋毅这话才是真的。后果如何现在不去想,最重要的是,他们两个没有感情,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亓官净帆突然这么说。

  亓官净帆俯下身去,靠近他的脸,不在意周围目光的,轻吻了一下他的唇。

  “但是我爱上你了,所以我恳请你和我在一起。”亓官净帆平静的说着。

  “我和武曲星不一样,因为我不是他,你也不是你姐姐,我们的未来不同。”

  “相信我,我找到了解决这些的办法,我不会让我们和他们一样的。”亓官净帆再次亲了一下他“试试看吧,或许你会发现,让你姐姐如此惦念一个人的情感,到底是怎么样的。”

  一声复杂的叹息,从蒋毅口中溢出,他没有说答应,但是也没有再拒绝。

  结果等到蒋毅,适应了这边的光线,才发现亓官净帆已经结账离开了。

  蒋毅好笑的摇了摇头,这人还真的是有点奇怪,不过奇怪的有意思。

  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还能感觉到那种,略带着冰凉的触感,真是很难忘记啊。

  蒋毅继续坐在这里品味咖啡,看着街上的车水马龙,一切的悲伤情绪,却也都被刚才亓官净帆莫名其妙的告白,弄得散了。开始一段感情吗?蒋毅没有准备好,却也没办法轻易的拒绝。

  因为这人是文曲星,自己再怎么样,似乎也是没办法斗得过他。什么都不重要,这人真的能够解决所有的一切吗?蒋毅是相信文曲星的能力,但是对未来还是有些吃不准的。蒋毅虽然平静的品着咖啡,其实心中却是思绪万千,根本不知道,应该要怎么样直面这一段感情才好。

  回到家里的亓官净帆,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大家也没有太过在意。

  但是平时回家之后,首先在沙发上坐一会儿的人,突然回房间就有点措手不及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