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慧眼娇妻:鬼王老公太粘人 > 第二百三十七章 这么做是不是不好?
  枪竟然没办法伤害他们,这样的认知,让姚勇有些慌张的感觉。

  可是与此同时,姚薇的眼神却透着一股狂热,她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儿。

  显然这两个都不是人,而且还有很清楚的思维能力,更有感情。

  如果可以知道,这两个是什么情况,那么他们就可以真的复活自己的丈夫了。

  姚薇非常兴奋的看着他们,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时元宁的身上“小勇,杀了那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恐怕是唯一一个人吧。没关系,她不重要了,那两个才是最重要的。”

  很想要听自己姐姐的话,但是姚勇对上了冥梧亦的眼睛,他根本就没有办法下手。冥梧亦的眼神,像是深渊一样黑暗,这么看着自己的时候,姚勇觉得,自己可能要被吞噬了,那是一种发自内心刻骨的寒意。姚勇没有勇气,真的对时元宁开枪,直觉告诉他一定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

  冥梧亦有些无奈的看着她“小宁,你不要总是这么的仁慈好吗?这些人未必会给你面子。仁慈是好事儿,看要对谁,对要你命的人还这么仁慈,你犯得上吗?”

  “我也没有说要仁慈。”时元宁耸耸肩“我就是觉得事情还没结束。”

  现在还没有找到,这边藏着的另一具尸体,当然不能这么快带着姚薇走。

  尸体不是什么时候都会尸变,有怨气的尸体,才会短时间内产生尸变。

  死去之后一口气咽不下去,魂魄可能没有完全脱离,才会有这样的情况。

  但是这么长时间,这个管家的尸体,都出现了一些问题,虽然和聚阴气有关系。

  不过正常来说,看着这两个人身上的伤痕,如果姚薇的丈夫,真的是在这里,是不是早就变成僵尸了?他们进来之后,始终是没有看到任何的僵尸,那么尸体在哪儿呢?

  这个尸体对于姚薇来说,恐怕才是最为重要的东西吧,也是最能让她妥协的。

  扫视了一眼整个屋子,时元宁怀中的白绒绒,稍微动了一下。

  她低头看过去,白绒绒竟然是盯着一个房间看,那么这个房间恐怕有问题。

  时元宁往后退了一步“小添,你去上面这个房间看看,是不是有孙思晗的尸体。”

  红袭添一跃而起,直接来到了二楼,姚薇的脸色瞬间变化了。

  “你们要做什么?小勇快点!”话音一落,姚勇也是连忙跑了出去。虽然他的脸上存在一些伤痕,但是丝毫不影响他的行动,肢体还是混灵活的。奈何他面对的是红袭添,哪怕是一个,格斗方面的佼佼者,面对红袭添也是没有任何的胜算,红袭添这边已经进入了房间之中。

  房间里面摆着一个大大的冰柜,打开一看果然有一具尸体,平平的摆放其中。

  这个应该也就是,他们一直没见到的,姚薇的丈夫孙思晗了。红袭添一只手,将孙思晗的尸体从冰柜里面提出来,丝毫不费力气一样,径直丢出门去。

  赶来这里的姚勇,显然是动作没有他这么迅速,还没到门边就看到了尸体飞出。

  姚薇行动不方便,她的孩子就推着她,要去保护那边的尸体。

  而尸体下落的地方,正好也就是时元宁的脚边,这让她不禁有些尴尬。

  毕竟也是人家丈夫的遗体,就这么被红袭添丢过来,的确是有些尴尬的感觉。

  而且还是丢在自己的脚边,时元宁更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要怎么做。

  正在思考的时候,冥梧亦开口了“我劝你们还是老实一点,毕竟现在尸体在我们的手上。这个人没有一丝一毫的怨气,更是没有一点灵魂存在,早就去投胎了,复活他也不可能。”

  真的以为,复活是多么容易的事情?就算是容易,也要满足所有的条件。

  灵魂都没有的,复活这两个字,又怎么可能呢?人的存在首先要有灵魂。

  时元宁看着冥梧亦,也不知道哪儿来的打火机,已经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明明是一件剑拔弩张的事情,怎么发展到现在,反而成为了,他们利用尸体,威胁这边人的情况呢?时元宁觉得,事情的发展变得越发的诡异了。

  姚薇的身体僵硬,欣然是不敢轻举妄动“你们放了我的丈夫。”

  冥梧亦冷笑“你丈夫已经死了,我们还能对他,做什么事情呢?”

  可是他手上的打火机,显然并不是这么说的,他可能真想要烧了这个尸体。

  不知道自己怎么,看出来他的想法,时元宁想要过去拉一下。

  红袭添从天而降,看了一眼冥梧亦,冥梧亦就直接丢下了这个打火机。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发自姚薇的口,她顾不上自己的情况,挣扎着爬向这边的尸体。丈夫的尸体被烧掉,这是她绝对不能够接受的事情,姚薇顾不上其他的。

  看着火焰在自己的面前升腾而起,姚薇整个人都崩溃了,她哭喊着上前。

  时元宁连忙后退了一下,也没想到冥梧亦真的会,直接烧掉这个人的尸体。

  “小亦子,我们这么做,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啊?”时元宁非常的犹豫。

  姚薇的样子,以及傻掉的那一对儿女,还有楼梯上不知所措的人,都让时元宁觉得,有些负罪感。怎么都感觉,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一种进展,他们也没有必要这么对待孙思晗的尸体。

  看着他们这一家人的情况,冥梧亦的脸上,完全无悲无喜的。

  被火焰映照着,时元宁觉得冥梧亦是那么的陌生,她第一次见到这人的这幅样子。好像冥梧亦是没有感情的,他不知道什么叫做同情,什么叫做仁慈,也不会去原谅被人。看着面前冥梧亦的样子,时元宁突然有一种恍惚的感觉,自己对这个,身边的男朋友真的是有足够的了解吗?

  可是当冥梧亦转过来的时候,那原本的冷漠消失不见,眼中是浓重的温柔。

  “吓着你了吗?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你就躲在我的身后就好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