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慧眼娇妻:鬼王老公太粘人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救人的小狐狸
  有点依依不舍的看着那边的金嘉阳,小狐狸还是点点头,战战兢兢的钻进去了。

  那边的曹雨婷拉着自己的孩子,不管孩子怎么闹,就是不让人过去。

  他们是真的很害怕,谁家都不希望,住一个妖怪,他们也不需要这妖怪保佑。

  看到这个妖怪消失,曹雨婷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旁边的林素也是不这么紧张了。一家人似乎因为这小东西离开,而变得轻松了很多,他们是真的害怕。

  时元宁看着那边的人,也是有些感叹,因为这妖怪,还真没有害到她们。

  把自己的包拉好,星玥背起包转身就走,时元宁知道她的想法,也连忙跟上。

  金耀天和金钟他们看到了,也站起来不明所以的跟着出去,不知道她们干什么。

  时元宁拦住了他们“别往前了,小玥的心情不好,你们过去了没有好果子吃。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我也不会干扰,但是我丑话说在前面,妖怪可真没有得罪你们未必是不好的。”

  “有些时候,你们觉得很安全的决定,其实也未必是一个很安全的决定。”

  时元宁转身上车,也没有给这两个人,再说什么的机会,他们对视一眼转钱过去。

  夜深了,时元宁在酒店里面,也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总觉得有些愤愤不平的。

  冥梧亦担心的看着她“你是不是吃的不对劲啊?你哪儿难受吗?要是觉得难受,起来走走吧,还是说你饿了?我给你出去买点什么吃的东西?”

  翻过来的时元宁坐起身来“我只是觉得很烦躁,为什么大家都是害怕你们呢?其实不管是鬼,还是各种的妖怪,都是需要别人的理解的,他们甚至都没想要去了解过你们。只是就是断定,任何的妖怪都是有害处的,只要在身边一定就要躲开,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哪怕我们说是为了他们好都不行?”

  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冥梧亦解释“其实一开始,你也是这么想的啊。”

  谁看到了这样的情况,也应该是差不多一样的反应,害怕是肯定的。

  不是不愿意去了解,而是大多数人,根本就不可能,了解这样的情况。

  虽然觉得有点道理,时元宁还是觉得,有些忿忿不平的感觉。

  也知道这人是为了自己考虑,冥梧亦觉得很温暖“向着我说话呢?”

  时元宁一连嫌弃的看着冥梧亦“我不向着你,我还能向着谁?你是我男朋友好吗?你问的这是什么破问题?我当然是要向着你,我就是因为有你这么一个男朋友,才觉得很是不平。”

  温柔的把人抱在怀里,冥梧亦低下头去,亲了一下时元宁的脸颊。

  “我知道你这是为了我们好,但是世界上,害怕这些人的还是多数的。”

  “并不是谁都能够和你一样,这么容易接受,自己能够接触鬼怪的事实。”

  家里有一个妖怪,还有一个孩子的情况下,多多少少的人也会觉得害怕。

  哪怕是真的有一些好意,只要是妖怪,只要是鬼就让人觉得害怕,金家人的反应,也是比较正常的。毕竟家里这段时间,大家都是疑神疑鬼的,也真的是承受不住了。

  看着闷闷不乐的时元宁,冥梧亦也不知道,应该要用什么样的办法哄她。

  不过在冥梧亦的怀中这么被抱着,时元宁倒也是慢慢的平静下来了。

  冥梧亦一低头,人已经睡着了,小心翼翼的将人放下来,冥梧亦看了一眼窗户。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钟的时候,时元宁缓缓醒过来,看到了自己的手机,已经被调成了静音,真的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小亦子,你怎么把我手机调成震动了,这可怎么办?”

  连忙按下了接听键,里面传来的是卢月的声音“大师,你怎么不接电话呢?”

  “电话让我男朋友调成静音了,我要是不睡醒都看不到,有什么事儿找我?”

  卢月叹息一声“大师你不知道吗?金家出事儿了,是一场火灾。”

  时元宁毫不意外“这个我知道,他们家人现在怎么样了?应该没事儿吧?”

  卢月那边用力的点点头“没什么大事儿,金钟大哥有一些烧伤,金怡是跑的时候,一不小心的扭到脚了。还有林阿姨被呛到了,其他人都没什么事儿,尤其是小阳阳,都不知道这些事儿。”

  说到这事儿,卢月也是觉得很惊奇,这场火可是大半夜出现的。

  而且几个人都是睡得很熟,起火得很厨房还就在门口,正常情况下不应该这么容易。

  时元宁打开了免提“那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他们不都是没事儿了吗?”

  “是这样的,金怡让我打电话问问你,怎么样供养一个妖怪啊。”

  时元宁嗤笑“因为那个小白狐狸,把他们都救出来了吧?我之前就说过了,他们的命格有问题,留下来这个小白狐狸,对他们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儿。可是看到狐狸说话了,看到了狐狸偷吃东西了,就觉得害怕了,非要把人家赶走?人类永远都不想要去了解,他们根本不知道的存在。”

  这话说得卢月也觉得很不好意思,的确一开始,也是金家那边的人把这个妖怪赶走的。现在要提出来供养,其实也是因为,这个妖怪救了他们全家的性命而已。

  不过时元宁说的很对,如果是没有遇到好处,人类总会觉得,鬼怪是可怕的。

  时元宁这边传来,哗啦哗啦的洗漱声音,卢月也不着急,就这么等着。

  差不多五分钟左右,时元宁才吐口“等一会儿我过去再说吧。”

  卢月一听就放心下来了“那我们就等着你了,现在金家人在医院,我把地址发给你,不用着急,他们肯定一直在这里。”毕竟家里都烧成那样了,也是真的住不了人了。

  时元宁这边,利落的洗漱,倒也是觉得,冥梧亦这么做也是不错的。

  因为有了冥梧亦的做法,自己才能够睡一个好觉,也让他们着急一会儿。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