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慧眼娇妻:鬼王老公太粘人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自己学习
  这些已经进行过基本上询问的人,都在会议室里面,或是小声说话或者是安静等。

  突然被这么叫出来,孟天一一脸的莫名其妙,值得庆幸的是,此时的时元宁,也是不理解。所以看起来,可能是一个,更加严肃的问题,或者是什么展示之类的吧。

  全天双手交握在一起“是这样的,你们两个,都很符合标准,但是我们只能够从你们当众选择一个。之前的名额都已经定下来了,你们就是最后一个名额的争夺者。我现在想要问问看,你们谁想要主动放弃这个名额呢?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懂的争抢的人,才能够获得更多的东西,这是无可厚非的。”

  后面的这一句时元宁觉得,有点不能认同的感觉,毕竟只是争抢也没有意义。

  不过人家既然这么询问了,他们也要回答,不可能沉默的对待。

  孟天一也沉默了下来,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和时元宁成为最后的争夺者。

  “当然是你留下来,我觉得你是很厉害的,你在这里也能学到很多的东西。”

  还是孟天一先开口,他认为自己能够和时元宁,争夺最后一个名额,已经是很难得的事情了。而且见识到了时元宁的能力,孟天一觉得,如果她不能够进入这里,实在是太可惜了。

  冥梧亦皱起眉头“我怎么觉得这人说的这话,有很大的问题呢?”

  时元宁倒是没有在意这些“还是你留下吧,校长,我自愿退出。”

  全天挑了挑眉“为什么?为了友好,还是为了什么家国大义之类的?”

  “都不是,我觉得我未必就需要在这里学习,毕竟我的天赋很好嘛。可是孟天一的天分一般,他比我更需要在这里,才能够学习很多的东西,而我完全可以自己学习。”

  全天冷笑“自己学习?你是不是,有些太高看自己了?真的能够学习这些?”

  时元宁耸耸肩“怎么不行?如果没试过,怎么又知道不行呢?”

  “我觉得最好的地方是实战,那是学习最快,也是印象最深刻的地方。”

  “如果这里是一个,能够教导我们的地方,那么教导的该是什么人?”

  “校长别欺骗我了,最开始你说的那句话,我就知道不是最重要的。你说过,你接受的是天分而不是热枕,可是这个世界上,有多少真的天赋惊人的存在?”

  除了时元宁自己觉得,自己天赋还可以,还见识到了黑值的天赋很特别。

  时元宁实在是不觉得,这一次的考生之中,还有多少个,特别有天赋的存在。

  每一个人不是有殷勤的努力,就是有一些高人的教导,否则怎么可能这么有本事?

  时元宁指了指身边的孟天一“他的热情很高,我想他比我更加的合适。”

  全天觉得自己被教训了一下,不过倒是很高兴,因为这人说的还真不错。

  所有的术士,挤破头都想要进入这里,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过,进入这里的意义是什么。只是因为进入这里会学习更多的东西,进入这里能够变得更加的荣耀,除此之外呢?其实全天一直都在询问这些人,而是愿您道出的是实质,那就是圈子不能够只看简单的天分。天赋很重要,却不是决定一切最终的东西。

  时元宁说的很对,全天的那一番话其实告诉所有人的就是,天分是一方面,最重要的还是努力。如果对这一行没有热诚,那么怎么好的天分,都是无用的。

  “好了,我们也知道了,你们先去会议室吧,孟天一会带着你过去的。”

  两个人站起身来,一起去了会议室,这里就有剩下来的所有人。

  不多时候,全天带着最后的结果过来了“这一次,我念到名字的跟老师出去。”

  十几个名字念出来,这些人无奈的离开,觉得应该是没有什么希望了。其他人既紧张又觉得很期待,不知道是期待着,下一次是留下的人还是什么。

  时元宁心态很平和,大不了三年之后再来,到时候她肯定更加的有经验了。

  “接下来我念到名字的人,你们和其他老师出去,一年之后能够继续报考。”

  一年之后继续报考,这可是让人觉得,不这么难熬了,屋子里气氛不再紧张。

  念完之后,最后这个屋子里,剩下的是十五个人,这样几率就变得很大了。

  “黑值,孟天一,刘悄然,东方寒,邱明,,,,,,,这十个人就是这一届的学生。”

  没有被念到名字的,觉得非常的失望,也只好站起来,准备离开了。“剩下的五个人,时元宁被特聘为教师,其他的四个,需要五年以后再过来考试。”

  其他的四个人,震惊的看着全天,所有人更是震惊的看着时元宁。

  毕竟时元宁看起来,可以说是这里,年纪比较小的一个了,还是一个姑娘。

  这一届的学生,也不过是十分之一,只有一个是姑娘,突然又出现了女老师。

  时元宁自己也觉得很惊讶“我被特聘做老师?可是我也不会什么啊。”

  这个学校里面,自己怎么可能缺少老师呢?时元宁总觉得自己没有这个本事。

  全天轻笑“你可以教导的很多,看你是不是真的想要教导。而且你也能够画出天清符,就这一点,你比很多的老师,可能都要有本事,又说什么自己没有资格呢?”

  时元宁眨了眨眼睛“那好吧,不过我是真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什么。很多事情都可以做,比如教导他们这些阵法,别人看不到,你却能教学。”冥梧亦摇了摇头“未必能够学得会,这样的东西,是真的讲究天分的。”

  看了一眼冥梧亦,时元宁也按照他的说法,跟全天说了一下“如果不是有天分的,可能没办法学会这些,我就算是教学,也未必能够教会他们。”

  主要还是希望,这一群人也不要对此,抱有太大的希望,这事儿本身就是很复杂。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