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慧眼娇妻:鬼王老公太粘人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来到学校
  时元宁抬起手来,打算了校长在这里,一直强调,影响多大的这个问题。

  “王校长,你难道是希望我们涨价?”时元宁无奈的看着王校长。

  王校长楞了一下:“我没有这个意思,你们会涨价吗?可是不是价钱谈好了吗?如果是临时涨价的话,我需要在一个特别的范围内,最起码我们需要接受。”

  时元宁叹息:“你可能并不了解,鬼神这些东西,并不是特定的价格。”

  “价格自然是处理的人说了算,如果真的很难处理,你的这个价钱就不够了。”

  “当然我们所说的,和你刚才想的不同,我是在询问,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

  时元宁最想要知道的,还是这个学校,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只有知道才能应对。学校总会有一些,比较特别的传说,所以要看这是传说,还是真实存在的事情,亦或者是其他。

  王校长这才理解:“原来是问这个,其实学校的一些东西,我也不了解。”

  “传闻还是很多的,是真的还是假的,现在也没什么人,能够说得明白。”

  王校长想了一下:“所以还是请你,在我们学校这边,做几天老师吧。”

  “学校已经死去了一个老师,还有两个学生,虽然是意外也让人心惶惶。”

  在王校长的强烈要求之下,时元宁和亓官净帆,也是无奈的在这里任职了。当然这几天,也不会什么其他的待遇问题,倒是住的宿舍还算是不错,说是这里最高等级的宿舍了。

  一人一间,而且还有独立的卫浴,装修也还是很不错,两个人也是挨在一起。

  时元宁给了亓官净帆很多的天清符,也教导了他,这些符纸的画法。

  不过似乎在这一方面,他的天分并没有时元宁的天分好,活着因为他是神仙。

  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暂时在这里住下,冥梧亦开始换床单。冥梧亦就是这样的习惯,他觉得也不知道,这里是不是有人居住过,所以最好就是再铺一层床单,这样更加的保险。反正也不用自己,时元宁就随便他了,愿意换床单就换吧,只是看起来,这里还是相对来说比较干净的。

  现在也没什么地缚灵存在,这个宿舍很可能,是后来盖起来的。房子看起来很新,屋子里的装修也很新,这里可能都没有什么人居住过,房子的风水也还是很不错。

  这个学校的选址还是很好的,这里整体的风水,都不会让人觉得有太大问题。

  躺在已经铺好床单的地方,时元宁舒服的蹭了蹭,找了一身严肃的衣服。

  她的衣服都是很随意的,总的来说严肃的很难寻找,也只能够是相比较而言。

  今天她就需要接触这些学生了,当然作为一个心理老师,也没什么太多的课程之类的。亓官净帆能够去教课,时元宁却不行,所以打探消息从老师那边,需要亓官净帆来。

  而学生的心理咨询,以及其他的一些问题,时元宁这边就能很好的处理了。

  和亓官净帆打了一个招呼,时元宁来到了心理咨询室,这里已经有个老师了。

  “你就是新来的时元宁吧?我叫吴英,认识你很高兴,最近心理有问题的人很多。”

  “好多的学生,因为学校的事情,家里的事情,成绩的事情而心烦。”

  “我们作为老师的,也只能够尽可能的,解决这些学生的心里问题。”

  吴英还是很健谈的,性格颇为活泼,接触之后发现人不坏,就是嘴有点碎。而且吴英这个人,还知道很多的八卦,当然也不会和其他人说,只是和时元宁稍微聊一下。

  这些都是大家也比较清楚的,吴英算是给新来的老师,普及相关知识了。

  冥梧亦以手扶额:“这人怎么比万聚陵还烦?我还以为,唠叨的那样就够了。”

  时元宁忍不住笑了笑,当然吴英也觉得,这可能只是对自己的友好笑容而已。

  两个人正说着的时候,有学生敲门进来:“老师,我最近有些想不通的事情。”

  吴英连忙收起,自己刚才那种唠叨的样子:“那就说说吧,你怎么不舒服?”

  旁边有一个隔间,吴英带着学生进去了,毕竟两个人的时候,人更能够坦白一些。一旦人比较多了,学生们就不会敞开心扉,尤其是对于一些比较陌生的人,更容易说真话。

  如果什么事情,都能够对自己的父母和老师说,也就不需要这样的心理辅导了。

  拿出来零食吃了一口,冥梧亦连忙提醒:“有人要来了,我给你拿着。”

  时元宁连忙把零食递给了冥梧亦,端正的坐好,外面敲门进来了一个女学生。

  这个学生一头利落的短发,脸色很不好,脚步虚浮,显然也是备受煎熬了。女孩子走过来坐下,没有着急说话,而是沉默了好一会儿,似乎也在想着,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开口。

  时元宁不着急,冲了一杯这里放着的奶茶,递到了这个学生的面前。“有任何的事情,你想要说的,我都可以听,如果你不想说也没什么。但是情绪需要发泄出来,总是在心里放着,对你也不是很好。现在有很多人压力都很大,宣泄自己的压力,这也是很有必要的事情。”

  可以这一切都不说,但是有些事情也要做,那就是情绪的发泄。

  女学生捧着奶茶喝了一口,艰难的开口:“我最近,去过一趟杂货间。”

  并不是简单地一个杂货间,有什么问题,而是学校所有的杂货间都有问题。

  这一点王校长之前提到过,但是也没说,去杂货间的,还会有心理问题。

  时元宁微微颔首:“可是学校的杂货间,不是不应该过去吗?”

  女学生点点头,咬了咬下唇:“我知道,学校有这个规定,不允许任何的人去杂货间。但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真的想要去看看,我没办法停止脚步,我只能够,不受控制的凑过去看情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