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慧眼娇妻:鬼王老公太粘人 > 第一百四十章 被人刁难
  这人已经是没有礼貌了,那么也不能指望,时元宁给她多好的脸色看。

  再加上这个姑娘说话,很显然也是带着天地轮回,那么说明这人是针对他们公司。

  人都打上门来了,如果不予一定的还击,那么万聚陵知道肯定会训斥她一顿。

  这个姑娘也没想到,时元宁会这么带刺的说话:“你还真的是伶牙俐齿啊。”

  “果然不是一般的地方,就是完全不一样的,怎么财大气粗的买了什么?”

  时元宁淡淡一笑:“关你什么事儿?你这个人真的是奇怪,我认识你吗?你是苍雪的人,我就一定需要什么都跟你说?别这么天真了,你因为什么这么针对我,你自己更加的清楚吧。”在这个人的眼里,时元宁总觉得,自己能够看到一些不甘,还有一点醋意。

  所以她有一个,不太成熟而且大胆的猜测,这个人恐怕也是在嫉妒自己。旁边的姑娘,连忙把人拉住:“行了,你不要这么针对她,老板知道就不高兴了。”

  那个姑娘虽然还是觉得不高兴,却也哼了一声,转身打算离开。

  冥梧亦眯起眼睛,冷冷一笑,伸出脚直接把人绊倒,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过来。

  这姑娘就觉得自己脸上挂不住了,满脸通红的站起来,跟自己的同伴匆忙离开。

  纵然这么做,稍微有点不太好,冥梧亦显然是在以大欺小,却也得到了时元宁的认可。她又不是什么圣母,还能谁的事情都不在意了?被欺负了,也不能总是不还手吧。

  亓官净帆还觉得好奇呢:“你认识这人?怎么好像和你有很大仇的样子?”

  被怼了一顿的时元宁,更是觉得莫名:“我要知道,那还好了。”

  “我觉得她嫉妒我,可是嫉妒我什么呢?难不成是因为我有本事吗?”

  可是自己有本事的事情,行内的人知道的很少,毕竟也是刚刚就天地轮回。

  亓官净帆摇了摇头:“好像不是,你的情况,你也说现在知道的人并不多。”

  “我看着似乎还联系到了天地轮回,她是不是对我们公司,很有意见啊?一口一个天地轮回的,对我们公司,应该也是相对来说比较熟悉的,那么是不是针对我们公司来的?”

  这个可能性也还是很大的,这个人的确是,一口一个,总是能够提到天地轮回。

  “不是针对天地轮回,只是针对你而已。”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来。

  转过头去看,一个穿着白色休闲西装的人,言笑晏晏的看着他们。

  时元宁总觉得,这个人自己好像在哪儿见到过,眯起眼睛考虑一下,不禁笑了出来:“这不是蒋会计吗?今天这是来做什么了?也是来这里买东西的?”

  蒋毅有些意外:“你还认识我?看来我是小看你了,我是听过你的。天地轮回的时元宁对吧?万老板一直都跟我提起你,我实在是觉得,你这个姑娘有意思。今天这么一见,你的确是真的很有意思,苍雪的那个丫头我见到过,之前要加入天地轮回,万老板没要她,所以她才会嫉妒你。”

  “我今天,主要就是带着新人过来开眼,这也是你们的新人吧?哦我记得,那个一级保护的文曲星下凡对吧?我看过照片,真人看起来更加的俊俏。”

  亓官净帆淡然的看着他:“怎么,你这是想要表白我?我不喜欢男的。”

  楞了一下,蒋毅咳嗽一声:“我只是在客套一下,我没有要怎么样的意思。”

  时元宁好笑:“他逗你的,他聪明的能够耍你几个来回,他就是看你不顺眼。”

  蒋毅看看自己的情况,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啊?我觉得我还是挺好的。”

  作为一个妖香四溢的会计,也是直接在校长手下做事的人,形象也是过关的。

  时元宁更好笑:“看不顺眼一个人,又一定有什么理由呢?可能是因为你太帅了。哦,我家小亦子不喜欢我夸别人,你就当没听到我刚才的那一句话。”

  “时候也不早了,不知道是不是有幸,能够请两位吃个晚饭呢?”

  亓官净帆没什么意见,只是转头看着时元宁,让她来拿主意。

  时元宁当然不会拒绝:“难得见到了,这个面子肯定也是要给的。”

  从拍卖会出来,蒋毅让新人先回去,带着他们来到了一个,很特别的餐厅。

  这个餐厅是主题,今天竟然是狐耳,每个人带着一对狐狸耳朵,菜单都是变化了。每一道菜都用狐狸来做文章,这餐厅也是真的够有才的,一般人恐怕是很难想到这么多。

  带着狐狸耳朵进去,这做工还真好,听说直接就可以带走,进入这里还要证件。

  时元宁好的看了一眼:“这是什么?难不成是这里的卡吗?没卡不让进?”

  蒋毅的手顿了一下,把这张卡送给了时元宁:“这里是会员消费的。”

  蒋毅轻笑:“如果不是会员,是不能够进入的,进入之前必然出示会员卡,你拿着这个以后就能进来了,这是我一个朋友开的餐厅,本来也是送给我,我可以直接刷脸的。你们来的次数比较少,所以现在也只能够暂时这样,不过会员卡是不管这么多的,等一会儿你去录个指纹,丢了也能够报失。”

  第一次听说,会员卡还要录指纹的,而且会员卡还能丢了报失,这可是很神奇的。

  时元宁扫视一眼这个地方,里面的客人还真不少,不过也没有坐得满满地。找了一个靠近窗户的位置坐下来,时元宁还是第一次,在这样的地方吃饭。

  主要是菜单这方面看不懂,这些菜的名字,实在是有些难以理解。

  还是蒋毅经常过来,对这些比较了解:“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些都是什么。”

  “其实每一次过来,菜单都是一样的,只是名字不同了而已。”

  菜的本质是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菜的名字,更加的花哨了而已。如果能够记得菜单,那么也就不担心,自己找不到要吃的东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