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慧眼娇妻:鬼王老公太粘人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床垫不错
  他们是一起来到这里的,本质意义上,是竞争的关系,而不是朋友。

  退一万步而言,一群完全不认识的人,凭什么要指望着,这些人保护自己呢?萨利和时元宁,听起来是在说风凉话,可是实际上也是在点明一个事实。这群人为了三百万而来的,也说过了不畏惧危险,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而他们却缺乏,面对危险的勇气,那么他们又有什么资格,寻求别人的庇护呢?

  吃完自己盘子里的东西,时元宁擦了擦嘴:“吃饱了,我在屋子里散步吧,不让出去真的是一个最大的问题。我还是要警告你们,这个屋子的确不简单,那个术士说的也没错,小心一点。”

  屋子里时元宁楼上楼下,慢慢的走着,萨利则是浪洋洋的坐在那边。

  亓官净帆更加奇怪,拿出来一本跟字典一样厚的书,开始读书了。

  这三个完全像是在自己的家里,一点不舒服都没有,其他人可不会这么轻松。

  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却也知道他们的胆子大,所以很多人选择留在这里,能够凭借他们来壮胆。回房间也会出事,在这里也是出事,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时元宁溜达到了陈亭的屋子,陈亭的屋子,自从他离开之后,就没有人进来。

  屋子里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床上的血迹却很明显,屋子里有三个地缚灵。

  并不是一开始,在客厅里面,时元宁见到的,也就说其他的房间可能都有地缚灵。

  三个地缚灵身上,都是有残缺的部分,还真的很像是,陈亭之前的情况。

  于是时元宁转身过去主卧那边,敲开了张瑞娇的房门,往里面张望了一下。屋子里果然有一个,烧焦的女人,蜷缩在地上,就在床边的位置,想必平时和张瑞丽也有接触。

  时元宁张了张嘴,叹息一声:“你换个房间吧,不然你晚上会出事的。”

  张瑞娇倔强的一面上来了:“不用,我在这里挺好的,我自己一个人也行。”

  “我不用别人的帮忙,我一样可以做的很好,我一定能够成为最后的赢家。”

  虽然还算是有礼貌,张瑞娇依旧是关上门,显然是不打算听话了。时元宁吃了闭门羹,无奈的耸耸肩,自己劝说没人听,那也不是她的问题了。

  好奇的再去萨利的房间,在萨利的房间里,时元宁看到的是被刀砍死的地缚灵。

  只有自己的房间没有?是没有在自己的房间死过人,还是因为害怕冥梧亦呢?

  “你们房间的地缚灵是被砍死的,晚上警惕一点,萨利你要保护净帆。”

  萨利点点头:“放心好了,绝对没有问题,我晚上会警惕一些的。”

  夜深了,大家还是不愿意回去,觉得在这个地方,可能更加的安全一些。毕竟大家都是在一起的,人多的地方,就是能够给人一种,别样的安全感觉。

  于是他们各自找了地方,直接在这里休息,似乎真的不打算回去了。时元宁没有理会他们,打着呵欠回房间,期待着今天晚上,没什么人过来敲门吧。主要也是因为,今天出现了小女鬼,那两个小鬼找人玩游戏,如果时元宁不做点什么,这群人要么受伤,要么被鬼藏起来,要么就是死了。

  那两个小鬼怨气很重,不过却还是很清醒,只是非常的寂寞没有陪伴。

  所以现在时元宁最怕的就是,晚上有人遇到麻烦了,会来这里敲自己的房门。

  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时元宁缓缓睡着了,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天大亮。

  “这个床垫不错啊,我觉得应该看看是什么牌子的,回去也买一个。这几天我就发现,我房间的床垫不够软,那种可以直接陷进去的更舒服一些。”

  于是大早上,时元宁洗漱的时候,冥梧亦抬起床垫,看到底是什么牌子的。

  “起来了吗元宁,外面又出事儿了,这群人真不省心啊,早饭是培根和煎蛋。”

  萨利敲了敲门,也没有任何要开门的意思,声音也不是很大。

  时元宁给自己的脸上涂上乳液:“已经醒过来了,我换一身衣服就出去。”

  从箱子里面拿出来自己的衣服,因为不用出门,也没什么运动,所以衣服都是很干净的。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时元宁只是带着三套衣服过来,就算是夏天,在满是空调的地方,也不用担心。

  一开门就看到了,外面的客厅里,几个人坐在那边,脸上的表情不一。

  有些人的身上,有莫名其妙的手印,有些人则是身上被刀划伤了。

  还有一些人,昨天晚上差点被压死,惊醒之后就看到,有人坐在自己的身上。

  反正在他们所没有看到的那段时间,这个客厅的情况,应该也是很混乱的。

  时元宁缓缓朝着人们走过去,被包扎伤口的那个人,实在是觉得受不了了:“我不要死在这里,我被刀砍伤了,而这个房间里面,一把刀都没有,我不能继续留在这里,我要离开。”

  他连忙去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没有人挽留也没人劝说。

  接二连三的惊吓,让人们的神经,产生了一种麻木,可是惊吓还是会引起效应。

  白丽抹了一把脸:“没有人能够比得过我,谁也没办法让我退出这个游戏。”

  似乎是说给所有人听,也像是在安慰自己,白丽的眼神有点麻木了。

  扫视一圈,时元宁并没有看到张瑞丽,也不知道亲自看到,自己烧死的情况之后,张瑞丽现在怎么样了。坐在餐厅里面,时元宁拿起自己的早饭吃着。天空依旧是有些阴沉,天气预报说,今天会有大雨,如果不早点离开的话,恐怕也是会遇到,很多的麻烦,想要离开都未必能做到了。

  而大雨一旦下起来,这里的阴气恐怕更重一些,很多怨灵也会回来了。平静的吃着东西,时元宁为这些人而哀悼,钱真的这么重要吗?让这些人都不管自己的死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