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慧眼娇妻:鬼王老公太粘人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午夜惊叫
  因为这地方死去的人,都会被困在这里,无论如何也出不去吧。

  看着这里的情况,是挺恐怖的,但是说到危险,应该也不至于。

  萨利和亓官净帆住在一起,也防止会出现什么意外的情况,时元宁挨着他们。

  吃过午饭,人们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显然对于同在一个屋檐下的竞争对手,这群人也没什么太好的脸色。时元宁他们三个,连同冥梧亦一起,在这个地方玩牌。

  一边玩着,亓官净帆一边把自己的发现说了一下:“客厅走廊都装着监视器。”

  “虽然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目的,但是他说会死人的事情恐怕不假。”

  时元宁点点头:“我看到屋子里有很多的地缚灵,最起码有二三十个。”

  萨利楞了一下,一张牌出错了:“那么多?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时元宁耸耸肩:“不是很清楚,不过绝对不是一个,多么和平的地方就是了。”

  “其实看起来,这里的风水还是很不错的,建造的地方,整体也很好。屋子里的摆设也没有问题,怎么看这里都不像是真正意义上的凶宅,那怎么就有这么多的地缚灵?”

  除非是建造的地方,是一个乱葬岗,否则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情况。

  风水这么好的地方,如果是乱葬岗,那就真的是太浪费了,说不过去。

  时元宁在冥梧亦的帮助下赢了:“我们就别管别人了,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

  撇了撇嘴,显然萨利是觉得这三百万,绝对是有问题的,只是没有说而已。

  伸了个懒腰,亓官净帆打了个呵欠:“我困了,你们三个玩儿吧,我去睡一会儿。我个人觉得,白天的事情未必会很多,还是养精蓄锐为了晚上准备比较好。”

  晚上八点钟,吃过了晚饭,时元宁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玩手机。冥梧亦在旁边陪着:“小宁,那个亓官净帆真的是神,你会觉得他很好吗?”时元宁万分无奈的看着他:“你是不是又觉得生气了?我今天什么也没做啊。还是说我做了什么,自己却不知道呢?”

  放下手机,时元宁认真的思考,自己似乎真的没做什么,不应该的事情。

  冥梧亦摇了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单纯的想要知道你的心思而已。”

  “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文曲星下凡,那是很好啊,可是和我有也没关系。”

  自己又不是那个文曲星,是不是真的好事儿,对于时元宁而言真不好懂。

  “我的意思是,你会不会觉得,身为一个神,比一个鬼更好呢?”

  时元宁皱起眉头:“这么问我倒是能够明白,可是我不是很能够理解。鬼和神,本身不是相同的吧,鬼是没有神这么好,可是这两个应该也不能放在一起比较吧。”

  这个问题让时元宁觉得很奇怪,似乎完全不能够理解,这样比较的意义是什么。

  冥梧亦突然伸手把她抱在怀里,时元宁挣扎了一下,并没有成功挣脱开。

  “你干什么?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啊。”时元宁脸色很红,不知道是羞得还是气得。

  冥梧亦没有放开手的打算:“小宁,我是一个鬼,我并不是一个神,这样的我,有资格喜欢你,在你身边陪着你吗?”不知道为什么,时元宁觉得,冥梧亦的语调之中带着悲哀。

  明明只是一个,闲来无事的问题,却让时元宁不得不重视起来了。

  “你就是你,无论你是鬼还是神,你都是你,我觉得你是最好的。”

  “小亦子,没有任何的存在,能够代替我心里你的位置,你别这么患得患失了。”

  作为一个,可以让天地轮回所有人,都非常敬佩的一个存在,冥梧亦是很厉害的。

  尤其是见到过冥梧亦出手,时元宁知道,他只是平时深藏不露而已。但是现在,冥梧亦和自己说话的时候,时元宁觉得他好像要哭出来了,语气里面透着一股哀伤。

  时元宁抬头,看向冥梧亦的下巴,不禁有点走神,这人下巴都长得好看。

  “小宁,这是你说的,你要记住自己说过的话,我是无可替代的。”

  冥梧亦垂着眼睑,遮住自己眼中浓重而疯狂的情绪,担心被时元宁看到。

  玩了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时元宁趴在枕头上面,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冥梧亦给她盖上被子,调节了一下空调的温度,也在旁边跟着她一起闭上眼睛。

  午夜时分,一声尖叫划破夜空,别墅里面虽然隔音很好,可是这样的声音,穿透力也是非常惊人的。很多人从睡梦中惊醒,时元宁也睁开眼睛,只是有点太困了,实在是不想要去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在这里挣扎了好一会儿,谢绝了自己床铺的挽留,时元宁好不容易才起身。

  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长发,时元宁打开门,就看到一个人,从自己面前跑过。

  然后这人似乎看到了时元宁,又转身回来,扑到了她的房间里面。

  这个姑娘,时元宁是有印象的,长相非常的清秀,是自己一个人过来的。

  而此时她的脸色,和白色的睡衣能够媲美了,她战战兢兢的看着四周。

  时元宁也没有着急询问,而是这么安安静静的看着她,因为这个人肯定会开口。果然沉默了一会儿,这个姑娘似乎冷静下来了:“有鬼,这个房子真的有鬼,你相信我。”

  姑娘激动的摇晃着时元宁的身体,看不出来,这人的力气还真不小。

  冥梧亦皱了皱眉,想要过去把她撕开,却被时元宁的眼神制止了。

  “我相信你,你叫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如果不介意就和我说说。”

  姑娘慢慢的平静了一些:“我叫白丽,我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听说这里有这个活动,也是好奇才过来看看。结果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真的看到鬼了,在我的房间里面。”

  一边说着,白丽还一边看着周围的环境,似乎害怕这里也会出现一个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