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慧眼娇妻:鬼王老公太粘人 > 第九十四章 前世今生?
  红袭添的表情有些耐人寻味:“我是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

  时元宁一阵莫名:“你就直接说吧,还能怎么说?你也可以想一下形容词。”

  顿了一下时元宁不忘记嘱咐:“千万别说文言,我可能弄不明白。这个僵尸,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就不说了,反正这个僵尸现在已经在这里了,我就想要知道,这个僵尸到底是怎么想的。你说他离开这里之后,也不去害人也没有吃什么动物,当然如果会清洗自己那就另说了。”

  “对了,我想起来要说什么了。”王珂大喊一声,所有人都盯着他看。王珂咳嗽一声:“我是要说,我的确是想起来了,自己要说什么,我要说的是可不可能,这个僵尸喜欢你啊?”

  “什么?”冥梧亦炸起来了:“这僵尸是不是不耐烦了,死了也不想要消停?”

  冥梧亦气冲冲的看着那个僵尸:“我就不相信了,癞蛤蟆还要吃天鹅肉?”

  眼看着冥梧亦挽起袖子就要冲过去,时元宁连忙把他拦下来了。

  上回的那个吸血鬼,在自己的眼前就那么,化成了虚无,时元宁都不敢想这僵尸的后果。且不说这僵尸对她也没什么伤害,似乎还真有一些难言之隐。

  红袭添也不太可能,注意到冥梧亦的情况,所以也没有在意时元宁的情况。

  组织了一下语言,红袭添解释道:“这个僵尸,的确是这样事出有因。”

  “他说自己有一个情人,一直在等待他,可是他却失踪了很长时间。”

  “所以他担心,自己的情人会有问题,就从这里离开了,结果却发现出不去。”

  顿了一下红袭添看了看时元宁:“他说你是他爱人的转生,所以他来找你。”

  这事儿的确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刘海国也觉得很为难。这要真是什么前世姻缘之类的,还真不是很好处理,纵然说今生是今生,那又能够怎么样呢?

  有些人是活在前世的,那么就只能够,用前世的角度看待问题。

  王珂撇了撇嘴:“你看我说什么来着?我刚才的考虑,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毕竟在野外的时候,这个僵尸的动作,也是比较明显的,王珂当时就觉得奇怪。

  万万是没想到,这个僵尸竟然还能和红袭添聊天,而且还能说这些。

  这一番话,每个人的表情都是不定的,只有冥梧亦一个,怒发冲冠:“他这绝对是瞎说,放屁一样!怎么可能呢,还什么前世的姻缘,他真以为自己是谁啊?”

  时元宁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么咬牙切齿看着我干什么?”实在是忍耐不了了,冥梧亦冲过去,一拳直接把僵尸就给掀飞了。郝意手中的符纸,都被这一下给吹飞了,所有人都忍不住闭了一下眼睛。毕竟这一阵风,吹的真是意料之外,他们也反应更不过来究竟是怎么了。

  咳嗽一声,红袭添料想,这么做的应该是冥梧亦,除了他也没谁有这本事了。

  冥梧亦居高临下:“我警告你别在这里打小宁的主意,你以为我不知道你?”

  “一眼我就能够看得到,你内心到底是想什么,别在这里想有的没的。”

  冥梧亦眼神冰冷,大吼一声,那个僵尸缩在角落里面,甚至都不敢出来了。这还是第一次,时元宁看到,冥梧亦这一副样子,更没想到一个僵尸,竟然还会这么的害怕。

  僵尸都不敢看冥梧亦,只能够这么缩在角落,一句话也没有,任何声音都不敢有。

  刘海国有些僵硬,主要也是莫名其妙的,总觉得这里有什么,却又看不到。

  何家成抬起眼睛,看了一眼前面的情况,此刻这人的影子更加的淡了。

  明明不应该这样,使用自己的能力也好,发怒也好,身上的气息应该更加的浓郁。

  看着眼前的情况,何家成觉得很奇怪,怎么这个影子会这么淡呢?

  冥梧亦似乎还觉得不解气,一把将这个僵尸给提起来:“我今天本身就压着气,你这么说显然就是要我,把你弄死吧。”冥梧亦是背着时元宁的,所以时元宁看不到他的眼神。

  而他对面的僵尸,能够明显的看到这存在的眼神,完全就是充满了愤怒的眼神。

  僵尸觉得,自己在这样的眼神下,可能很快就要烧起来了,那是来自灵魂的感觉。

  当然这是个僵尸,也没有什么灵魂,只是一种感觉,让僵尸觉得很不舒服。

  僵尸也是害怕,甚至不敢看着对面的眼睛,冥梧亦的手也逐渐收紧。

  虽然冥梧亦的动作很大,僵尸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感觉,恐惧持续停留。

  “行了,别这么冲动,这好歹也是人家的僵尸,我们要是把这个僵尸弄死了,那怎么和人家交代啊。听说已经好几百年了,这怎么说也算是这里的传家宝了。”

  王珂嘴角抽了抽,真想要和时元宁说,他们茅山派真不需要这样的吉祥物。

  从这些乱七八糟的角度看,好像把这个,当做是吉祥物,也还是很理所当然的。

  时元宁拉着冥梧亦过来:“我也没说什么,我可不觉得,我还能有这么一个前世。”

  反正在时元宁看起来,自己和那个僵尸,应该是没什么关系的,见到面也没感觉。至于说什么前世今生的,时元宁认为,前世就是前世,和今生也没什么关系。“我都已经是时元宁了,那么前世的事情,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是这人真的是我前世的情人,那我也已经转世了。”

  时元宁耸耸肩:“你也别生气了,我对他一点心思都没有,他愿意怎么说,那是他的事情。他等不到自己的爱人,那就是他的命,多少年过去了,时代都变化了,他还能找到人又如何?”

  顿了一下,时元宁突然觉得,有些同情,这个等待的僵尸了。

  这么多年,成为了一个僵尸,可能还是浑浑噩噩的,有了想法就想到这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