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慧眼娇妻:鬼王老公太粘人 > 第七章 红袭添
  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地方,时元宁对哪儿都很好奇,这边看看,那边摸摸。合同签了,那么也算是这里的人了,时元宁稍微放松了一些,结果一不留神,好像是踩到了什么。

  低头一看,是踩到了谁的手,时元宁立刻收脚:“对不起对不起,你怎么在这里啊?”时元宁俯下身一看,钢琴下面躺着一个人,因为当时进来的时候,有沙发挡着,也就没有看到。更何况这人还穿着一身红色,和地毯是一个颜色,乍一看的确是有些分辨不出来,哪儿是人哪儿是地毯。

  听到声音,躺在钢琴下面的人,缓缓睁开眼睛,那是一双没有生气的眼睛。

  瞳孔没有一丝的光泽,反而是泛着一种死灰的颜色,看着完全不像活人。

  那人看了一眼时元宁,猛地从钢琴下面滑出来,朝着她扑了过去。

  时元宁看到,这人一张嘴长出两颗尖锐的獠牙,冥梧亦一掌把他就给打飞了。

  被打飞的人还莫名其妙的:“什么东西?你是什么人?我还第一次见到,阴气这么重的活人。”不可思议的揉了揉自己,他竟然会觉得有些疼,这太不正常了。

  木知听到动静连忙过来:“干什么呢?袭添,你怎么和元宁打起来了?”

  时元宁连忙抬手:“我可没动他,我道歉了,我不小心踩到他了。”

  “踩到就踩到了,你又不知道疼,踩到还能怎么样?别欺负信赖的人。”

  红袭添仔细打量着时元宁:“这是新来的人?没有生气啊。确定是人不是别的生物?”这么安静下来了,红袭添才发现,眼前的这个人,根本就不能叫做人。

  时元宁嘴角抽了抽,摸了一下心口:“我心脏还跳,应该算是一个活人。”

  木知无奈轻笑:“有慧眼的人,我可好不容易找到,别把人吓跑了。”

  “时元宁,是我们的新人,元宁,这是红袭添,他是一个……”

  时元宁练满打断她:“别说,我自己猜猜,没有任何生气,还有獠牙,是僵尸对不对?我刚才看到他的指甲是紫黑色的,还以为是自己的爱好呢。”

  知道了没有任何的威胁,红袭添再次回到更能够琴下面:“别打扰我了。”

  “他就这个性格,你也不要太在意,他是千年尸王,你少和他接触。”

  这样的话让时元宁不理解:“为什么?不是应该说,多接触的吗?”

  这个问题一说起来,就稍微有些复杂了,别的公司是要和人多接触。

  可是他们这个公司,正常人真的是几乎没有,所以少接触也是正常的。

  根据木知的解释,毕竟是千年尸王,身上带着浓重的死气和尸气,对于活着的人来说,这样的气息是有害的。所以接触的时间长了,肯定身体要出现问题,少接触最好。

  紧接着时元宁有了一个问题:“那我身上都是阴气,我也和活人不同啊。”

  能够见鬼的人,基本上都是阴气盛阳气衰的,但是时元宁没有阳气。

  没有阳气的活人,和一般的活人会有多少差别?受到的影响会是什么样的呢?

  这些问题就算是木知,也是没办法解答,因为这里,没有过这样的人。而且平日里,公司的人都是我行我素的,彼此之间没什么太多的交流,其实倒也没什么问题。

  沉默了好一会儿,木知把问题抛给万聚陵:“问老板吧,这个我也不知道。”

  “哦,那厕所在哪儿?我刚才就想问了,结果你就走了。”时元宁也不敢到处走。

  木知依旧温和的笑着:“随便找就行,别这么的怕生,这里是你的地方。”

  虽然这么说了,木知还是指了指上面的房门,时元宁连忙跑到了二楼。

  这边的厕所门刚关上,那边破碎的门框里面,走出来了万聚陵。

  “木知,我刚才给时元宁卜了一卦,你猜怎么样?竟然看不到过去未来。这有两种情况,一个是没有过去未来,可是那绝对是死人才有可能,活着的人不可能。”

  木知接下下一句:“还有就是,凭借你的能力,根本就看不到这些。刚才我听到动静出来,似乎元宁对袭添动手了,而且袭添好像还吃亏了,你记得我之前说的话吗?这也就意味着,这个姑娘,比我们想的要复杂,留下啦就对了,否则不知道哪天,给我们惹出多大的麻烦来。”

  万聚陵觉得这话太有道理了,而他第一次,算不出一个人的过去未来。

  房门的响声,让他们住了嘴,当着人家的面,就别议论这些事情了。

  “小亦子,我刚才看到后面还有游泳池呢,可惜我不会游泳,我们去看看。”

  万聚陵惊悚的看着,时元宁对着旁边招了招手,可是却没有看到任何的存在。

  “你这是叫谁呢?小知了,你确定是找了一个,精神状态正常的人?”

  时元宁无辜的眨眼:“你们这是看不到鬼吗?小亦子啊,一直跟着我的鬼。这不是一个为鬼办事的地方吗?见不到鬼的话,你们是怎么办事的?”

  冥梧亦一直都是跟着时元宁,时元宁还很好奇,怎么没有人询问他的身份。

  原来这群人是根本,就看不到冥梧亦,怪不得这群人什么话都不问。

  说完这话,木知都笑出来了:“怎么可能呢?鬼进入阵中是动不了的。”

  冥梧亦非常随意的动作:“能动,别听他们的,他们眼睛就是不好使。”

  可能因为几次,都是冥梧亦救过自己,所以时元宁可以不相信别人,却肯定是信任他的。也就没什么疑问,率先兴致勃勃的,下楼梯跑到后面去了。

  时元宁一出门,冥梧亦的脸色就瞬间变化:“别多嘴,否则没好果子吃。”

  就在冥梧亦出现的那一刻,万聚陵已经摸到了,自己随身的匕首。

  可是在冥梧亦拉下脸的那一刻,铺满而来的压力,让他根本就站不稳。

  说完话冥梧亦离开,万聚陵抹了一下额头,细细密密的都是汗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