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鬼咒 > 第2345章 丁二苗的初恋(36)
  飞蛇撞击在桃木剑上,很有力度。

  但是丁二苗算准方位,铁了心向前冲,竟然也冲了出来!

  一口气冲出七八步,丁二苗这才回身一剑,封死后面的空隙,再转头来看。

  这一看,丁二苗不由得一呆,刚才困住自己的地方,风平浪静,一片晴朗。月光洒在地上,温柔的就像腼腆的少女。

  见鬼了,这是个什么原因?

  丁二苗揉了揉眼睛,一步步地走近,要看个究竟。

  随着走近,丁二苗现了端倪,这里是一片草地,有几段拇指粗二尺长的草绳丢在地上,一头打着疙瘩,一头沾满血迹。另外,地上还有槐木桩隐藏在草丛里,槐木桩的上部,钻有圆孔,里面也涂抹着鲜血。

  丁二苗小心翼翼地用桃木剑挑起草绳,环视四周,喃喃地道:“难道刚才阵法里的飞蛇,就是这玩意?”

  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这草绳和蛇,原本在月色下就不易区分。而且,这个草绳前端打着结,看起来的确像是蛇头。丁二苗进入阵法之中,牵动了阵法,草绳在风水条件的支撑下动了起来,自然就变成了丁二苗眼里的飞蛇。

  “媽蛋,这旁门左道的东西,也这么厉害!”丁二苗骂了一句,扭头看着四周,喝道:“谁在暗算小爷,给我滚出来!”

  但是四野无声,根本就没有人回答。

  丁二苗把刚才的草绳子原样放好,围着阵法走了一圈,嘀咕道:“有妖人暗算我,说不定最终目的是为了齐云观。不行,我不能中了妖人的调虎离山之计,得先回齐云观看一看!”

  说罢,丁二苗撒开腿直奔齐云观。

  但是一口气跑出半里地,丁二苗却偷偷地放慢脚步,兜了一个圈,从东转了回来。

  这一招,是丁二苗自己想出来的。

  他总觉得,自己走后,妖人肯定还会出现在这里。所以,丁二苗打算来个偷袭,把妖人拿住。

  可是丁二苗算错了,偷偷绕回来之后,他在远处的草丛里呆了半夜,也没看见什么人过来!

  “媽蛋,比我还狡猾!”丁二苗大骂,愤愤地走回来,拾了一些干柴碎草,一股脑地丢在阵法里,点火引燃。

  阵法这东西,对风水条件的要求吉位苛刻。一旦风水条件受到破坏,阵法立刻失效。甚至有些高深的阵法,对时辰的要求都非常严格,天干地支,错过了那个店,阵法就不能启动。

  现在,丁二苗使用火攻,刚才的阵法里,那些草绳全部被烧,阵法自然也就没了。

  等到大火熄灭,丁二苗这才走进阵中,大摇大摆地踢了槐木桩,又骂了几声,这才回去齐云观睡觉。

  折腾了一夜,丁二苗却也没有多大瞌睡,第二天早上八点,就起床了。

  洗漱之后,丁二苗准备开门。

  但是打开门的时候,一张白纸却从门缝里掉了下来。

  “谁给我的情书吗?”丁二苗嘿嘿一笑,拾起白纸来看。

  白纸上面有字,说道:“丁二苗,你破了我的污血飞蛇阵,我跟你决不罢休!有种的,今晚十二点,前山方家坪土地庙前想见,叫你死在我的污血恶鹰阵中!”

  “污血飞蛇阵,污血恶鹰阵……我靠,怎么跟畜生较上劲了?”丁二苗看着纸条,心里想,昨晚的阵法是飞蛇阵,的确厉害。但是根据这纸条来看,这个恶鹰阵,恐怕更厉害啊!

  对方是谁,为什么知道自己名字?

  难道这又是师父以前的仇家,寻晦气来了?

  丁二苗想来想去,看着门外说道:“妖人不自量力!小爷今晚就去方家坪,看看你的什么鸟阵,能不能吃了我!”

  说罢,丁二苗转身,从供台上摸起毛笔,在纸条后面加了两行字:“小爷白天闭关,晚上方家坪再见!”

  写完了,丁二苗也不管对方能否看见,啪地一下贴在门外,然后关起门来,闭关!

  闭关,是一个很装逼的名词。

  一个道门弟子,要是闭关都没有经历过,那简直就不能和别人吹牛逼。

  丁二苗突然觉得,这么一宣布闭关,自己的身份都提高几个档次了。

  其实丁二苗不是闭关,是去找书籍学习阵法的。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既然对方要斗阵,丁二苗也只好临时抱佛脚。反正,齐云观里有师父整理的手稿,道门阵法详解。

  关起了大门,丁二苗走进师父的房间,从师父的床下拖出来一个柜子,打开以后寻找手稿。

  幸好,师父的手稿还在。

  丁二苗翻开手稿,从阵法原理开始复习,一直到道门十三大阵,都仔细地看了一遍。

  但是阵法知识是很复杂很系统的,丁二苗因为基础不太好,所以无法完全理解。但是对于三茅宫假山阵,丁二苗却死记硬背,又做了推演,牢记在心。

  三茅宫假山阵,是茅山派的独创,基本大阵。牢记这个阵法,对于茅山弟子来说,是必须的。

  不知不觉的一天过去,丁二苗果然“闭关”了一整天,期间连水都没有喝过。

  看看天色已晚,丁二苗这才放下师父的手稿,随便吃了点东西,收拾法器,前往方家坪。

  出门的时候,丁二苗才想起来方云。今天闷了她一天,该把她闷坏了。

  “方云,出来透透气吧。”丁二苗抖开了纸符,招呼方云出来。

  “闷死我了……”方云飘了出来,不无埋怨地看了丁二苗一眼,说道:“二苗你好没良心,和红玉在一起,你就忘了我了。今天和红玉玩得开心吧?”

  丁二苗一笑,说道:“你冤枉我了,今天我一直闭关,根本就没见到红玉。而且,我闭关的时候,谁也不见的。因为闭关很重要,稍有不慎,就会走火入魔啊!”

  说到闭关两个字,丁二苗故意加重语气,显得自己很厉害的样子。

  方云果然被蒙住了,很感兴趣地问道:“闭关?听起来好厉害啊。二苗,你闭关是不是找个山洞躲起来,然后闭目打坐,睁开眼就突飞猛进,比以前更厉害?”

  “那当然,你看电视剧里面,高手闭关出来,都山崩地裂的。”丁二苗笑道。

  “像王重阳一样,石头炸开,从山洞里飞出来?”方云兴致勃勃。

  丁二苗点头,说道:“王重阳,是全真派的创始人。不过呢,我以后肯定比他厉害。”

  “好了,不听你吹牛了。”方云一笑,说道:“二苗,我有个正经事,要跟你说。”

  “什么正经事,说吧。”丁二苗一边赶路,一边问道。

  “红玉……真的很喜欢你。”方云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说和你谈恋爱,那是闹着玩的,红玉对你,才是真爱。二苗,你有没有想过,以后和红玉结婚过日子?”

  丁二苗微微皱眉,说道:“怎么又说红玉啊?我拿她当妹妹看的。而且,我以后也不会娶她的。”

  “红玉那么漂亮,你为什么不娶她?”方云好奇。

  丁二苗想了想,说道:“我、我还是比较喜欢城里的女孩子……”

  “呵呵,电视剧看多了吧?幸好你不看韩剧,要不,你该迷恋上韩国美女了。”方云一笑,说道:“城里的女孩子不是每一个都像电视剧那样,有的很骄横,有的很虚荣,还有的很势利,嫌贫爱富……总之,不如山里人感情专一。”

  丁二苗摇摇头,说道:“那是你的看法,每个人的看法,都不一样的。”

  方云叹气:“也是吧,不过我觉得,还是红玉适合你。”

  “为什么,你老是觉得红玉适合我?”丁二苗很奇怪。

  “很简单啊,她是山里人,你也是山里人,有共同语言,以后结了婚,在大山里平平安一辈子,就是最实在的幸福。”方云说道。

  丁二苗苦笑:“方云,你说错了,我很快就要离开这大山的。我师父说过,我的世界不在这里。”

  “你要离开大山?二苗,不怕你生气,我觉得外面的世界,不太适合你。”方云皱眉,说道:“外面的生活节奏很快,压力很大,你这个样子……就怕出去以后,连工作都找不到吧?”

  丁二苗哈哈一笑,说道:“没事,我会在外面过得很好的,我有信心。”

  方云看着丁二苗信心满满的样子,终于不说话了。再说,就是打击别人的信心,不厚道。

  说话间,方家坪已经近在眼前。

  丁二苗站住脚步,说道:“方云,我先把你收起来,防止误伤了你。”

  “二苗,你来这里,又是为了抓鬼吗?”方云这才想起来,问道。

  “不是抓鬼,是跟一个妖人斗阵。他在这里布下了一个什么污血恶鹰阵,我要破了他的阵法。”丁二苗说道。

  “这么说,又有热闹看了。二苗,我可以躲一边偷看吗?”方云问道。

  丁二苗想了想,说道:“好吧,你距离我三十步以外,千万别靠近,防止误伤。”

  方云点点头,向后飘了三十步左右,紧紧地盯着丁二苗。

  丁二苗看了看四周,向着正南缓步走去。

  正南方有一片树林,阴风飘忽,夜枭啼哭,一看就不是好地方。丁二苗觉得,对方要布阵,应该就在那片树林里。

  丁二苗猜的不错,阵法就在树林里。

  一脚踏进树林里,丁二苗又退了回来。

  这叫做试探,破阵的老手,经常使用这一招。

  但是丁二苗的试探没起到作用,树林里毫无动静。

  “嘿嘿,等我来一个投石问路。”丁二苗从口袋里摸出一枚铜钱,甩手丢向树林,随后又一道火龙符飞了出去。

  铜钱属金,火龙符有火,丁二苗故意增加树林里的金和火,试图破坏阵法里的风水条件。

  但是铜钱和纸符放出去,树林里还是没有动静。

  “套路不对吗?”丁二苗想了想,用桃木剑挑了一张纸符,缓缓地走进了树林里。

  纸符开始摆动起来,从丁二苗迈进树林的第一步开始。随着丁二苗的深入,纸符的摆动幅度,便越来越大,就像有大风吹刮一样。

  走了三十六步,丁二苗站住了,环视四周,喝道:“妖人,约我来见面,现在做缩头乌龟了吗?”

  树林里还是没有动静,只有乱风招摇,刮得满地树叶随风飘舞。

  方云一者不放心,一者好奇,偷偷地留了进来,躲在树林边缘处偷看。

  忽然间,丁二苗剑尖上的纸符猛地飘动,脱离了剑尖,向着树林南方飞去。

  丁二苗随即作,以自身为中宫,四周方位假设后天八卦,挥剑向着震位上猛地一指!

  嘭!

  一声炸响,距离剑尖三尺远的地面上,成堆的树叶忽然炸开,漫天飞舞起来。

  “哈哈,该死的妖人,果然阵眼在这里!”丁二苗大笑,跳开几步,仗剑向着巽位刺去,喝道:“风雷相济,看来这里也很重要了!”

  但是丁二苗的笑声还没停止,就见漫天的树叶,突然间变大了。

  而且,树叶的形状也生了变化,各自变成了恶鹰,扇动翅膀扑来,爪尖嘴利,凶狠无比!

  卧槽,真有恶鹰啊!?

  丁二苗来不及试探巽位,急忙挥剑阻挡恶鹰。

  恶鹰来势汹汹,三五成群,让丁二苗应接不暇。同时,空气中,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也弥漫起来。

  “飞蛇变飞鹰而已,谁怕谁啊!”丁二苗稳定心神,挥剑斩杀,一边腾挪跳跃,准备破阵。

  但是这些恶鹰很有灵智,总是迎头撞来,阻挡丁二苗接近阵眼位置。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丁二苗忽然飞出一枚铜钱,向着阵眼位置丢去。

  嗖……

  一头巨鹰飞来,将丁二苗的铜钱撞歪了。

  “看你能挡我多少铜钱!”丁二苗大怒,抓出一把铜钱撒了出去。

  这次,恶鹰果然没挡住,有两枚铜钱落在了阵眼所在的震位,立刻出隐隐的红光来。

  丁二苗大喜,手中桃木剑凌空飞出,迎着铜钱掷去,口中再次大喝:“中!”

  恶鹰飞来,却不敢阻挡。

  桃木剑飞出,恰恰扎在两枚铜钱之间的泥土上。

  两枚铜钱的红光连线,将桃木剑的剑身,也染上了一层红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