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鬼咒 > 第2070章 斗蛊
  在场的人都紧张起来,一个个瞪大眼睛伸长脖子,看向石柱子上的女孩和甘大爷。樂文小說|

  叶孤帆也眯起眼睛,目不转睛。

  茅山弟子观察事物的时候,不像常人一样睁大眼睛,而是眯起眼睛,这当然和茅山道法有关。他们必须通过这样的方式,才能更准确地查知缈冥之事。

  就在女孩的惊叫之后,她原本平坦的腹部,渐渐地鼓了起来,而且还有剧烈起伏的现象。

  难道蛊虫在肚子里?叶孤帆微微皱眉。

  咚咚,咚咚!

  甘大爷的手鼓还在继续敲着,病人的挣扎也渐渐激烈,时不时地张口咆哮,双眼血红,如同疯魔。

  她的腹部,起伏更加剧烈,似乎随时会有东西,从她的腹中冲出来一样。

  窦比强找了过来,扯了扯叶孤帆的衣袖,低声问道:“帆哥,这……”

  “别说话,看着就行了。”叶孤帆打断了窦比强。

  场中,甘大爷一边敲鼓,一边大步绕行,道:“蛊虫要出来了,大家都走远一点,当心蛊虫附体!”

  刷地一下,众人都忙不迭地后退,还有那些精明的本地人,都用衣袖捂起了口鼻。

  叶孤帆也听狄云说过,下蛊种蛊,最常见的就是从口鼻而入。

  虽然叶孤帆不害怕这些蛊虫,但是也学着大家,把口鼻捂了起来。同时,叶孤帆也提醒了一下窦比强。

  咚咚!

  甘大爷的鼓声猛地加大。

  “啊……哇!”被绑在石柱子上的女孩,终于猛地一声大叫,张口呕吐起来。

  可是奇怪的是,这姑娘呕出来的不是苦胆水,也不是隔夜饭,而是一团团的黑色虫子!

  那些虫子落地以后,迅速地展开翅膀,嗡嗡地飞了起来!

  那场景,极其恶心。

  叶孤帆还好,窦比强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也跟着病人,哇地一口吐了出来。可惜了中午吃下去的饭菜,一点没有消化转换,不如喂狗。

  那姑娘连吐了三口,终于眼珠一翻,晕了过去。

  这样的剧烈呕吐,对人体的伤害,也是极大的,晕过去也正常。

  黑色的飞虫,还在嗡嗡地乱飞。但是飞了一圈之后,它们渐渐地有了规律,开始围绕着石柱子上的蛊神飞舞起来。

  甘大爷一转身,从身后的年轻人手里接过一碗清水,捏着病人的嘴巴,给病人灌了下去。

  然后,甘大爷挥挥手,让众人放下了病人。

  姑娘睡在地上,接受甘大爷的继续治疗。

  甘大爷用的也是艾叶,和狄云的手法差不多。上次在山城,狄云治疗中了冰蚁蛊的病人,用的也是艾叶。

  艾叶的确有驱虫杀虫效果,看来在这一点上,蛊术也接近医理。

  不过,甘大爷将艾叶放在烟斗里,抽了一口,然后口中含着一根空心的细竹竿,将烟气缓缓地吹进了那姑娘的鼻子中。

  “咳咳、咳……”病人受到烟熏,剧烈咳嗽起来,然后又开始呕吐。

  这次,病人呕出来的都是黑水。

  黑水中也有为数不多的蛊虫,但是那些蛊虫的生命力,似乎不够强大,艰难地飞起,却又迅速落地,挣扎而死。

  奇怪的是,空中围着蛊神飞舞的黑色虫子,也陆陆续续地跌落在地,渐渐死去。

  一物降一物,看着这蛊神,可以降服这些蛊虫。

  女孩吐出了一滩黑水以后,脸色渐渐转白,不再是先前漆黑的样子。

  甘大爷的神色有所放松,换了一袋烟。围观的众人,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都是对甘大爷的赞誉之词。病人家属的脸上,也流露出谢天谢地的庆幸神色。

  叶孤帆知道,这场治病,结束了。

  果然,没过多久,病人被抬了出去,众人也渐渐散去。

  叶孤帆随着众人出门,半途上却又折回来,重新走进了甘大爷家的院子里。

  甘大爷看见叶孤帆和窦比强,有些意外,愣了一下,问道:“你找谁?”

  “甘大爷你好,我来打听一个人。”叶孤帆点头为礼,开口说道。

  “打听谁?”甘大爷警惕地问道。

  苗疆蛊术源远流长,流派众多。各个流派之间,也往往因为名利,而结下冤仇。所以苗疆斗蛊之事,也时有发生。

  斗蛊,也就和道门中的斗法一样,大家用蛊术来互相伤害,争个高低。

  所以大部分苗疆蛊师,都有那么几个仇家。

  现在的甘大爷,就对叶孤帆保持戒心,怕他是来寻仇的。

  “我找的是一个姑娘,也是苗疆蛊师,叫狄云。”叶孤帆开门见山,道:“甘大爷也是苗疆蛊师,不知道又没听说这个人?”

  “狄云?”甘大爷愣了一下,随即缓缓摇头,道:“不认识,没听说过。另外,我也不是什么蛊师,只懂得一点皮毛。”

  叶孤帆一笑,看了看石柱子上的蛊神,道:“甘大爷家里供奉着蛊神,还说自己不是蛊师?”

  “那是老一辈的遗留,我只懂皮毛。”甘大爷翻了一个白眼,下了逐客令,道:“没有别的事,你可以走了,我这里不欢迎外乡人。”

  叶孤帆当然不走,笑道:“等等,还有一件事,请教甘大爷。听说这里有一种蛊术,可以让人凭空消失。甘大爷,是不是真的?”

  这次叶孤帆来苗疆之前,师父曾经交代过,就从这件事下手。

  据说这里,有一种蛊术,专门针对童男女。

  中蛊的童男女,不会有任何感觉,和平常人一样。但是在他们十八岁的时候,会凭空消失。每次消失都是一对,一男一女。

  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当地人才觉得是中了什么蛊术,起了一个名字,叫做金童玉女蛊。

  以前,叶孤帆也听狄云说过。但是叶孤帆只觉得这是个失踪案件,因为中蛊之人没有任何异常,而且又失踪了,那么,如何确定失踪之人就是中了蛊?

  因为失踪,所以知道他们中了蛊;又因为中了蛊,所以失踪了——这是一个谬论怪圈,和先有鸡先有蛋一样,属于扯淡!

  但是这次,师父亲口说出来,叶孤帆便不敢怀疑了。

  师父不会信口开河,来忽悠自己的。师父说有的事,就一定有。(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