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鬼咒 > 第1831章 担当
  现在的叶孤帆,真的是黔驴技穷,无计可施。小说

  唯一能做的,只是拖延,和对方斗斗嘴皮子,希望视力可以慢慢恢复,然后再寻找机会,带着大家突围。

  上官婉儿也不追击,好整以暇,淡淡地问道:“是吗?总有一天?我现在就杀了你,你还会有机会吗?叶孤帆,我不知道你的自信从哪里来,就凭你们茅山那几手不入流的法术吗?”

  “放屁,就算不入流,对付你们也绰绰有余!”叶孤帆大怒,但是并不动手。

  因为叶孤帆发现,自己的视力还在恢复。不过,脸上的疼痛感还在。

  呜呜……

  有轻微的风声,远远地传来。

  上官婉儿和叶孤帆都是一呆,循声看去,却见天边一道黃色的光芒,徐徐飞来。

  “茅山加印大符?”叶孤帆一呆,冲着那边叫道:“是掌教真人来了吗?”

  上官婉儿也知道情况不对,正要撤出,那道黃色的光芒却极速飞来,在空中停下,洒下一片橘黄的光芒。

  原本在四周飞舞的鬼火,遇到这片黄光,立刻现出了鬼影,纷纷落地,黑压压地站在四周。

  “谁说茅山法术不入流了?”远处,一个清脆的女声遥遥传来,然后一个黑衣人缓步走来。

  女人的声音?难道是吴展展吴师叔?如果是吴师叔来了,那这帮老鬼可就要倒霉了,因为吴师叔的道法远胜于掌教真人,而且脾气火爆,出手不留情。

  不过叶孤帆多年不见吴展展,此刻视线模糊,来人距离尚远。也不敢断定她就是吴师叔。

  叶孤帆心情大喜,叫道:“那边是谁?是不是吴师叔?”

  “不是,我不是茅山派的人。但是和茅山派的几位高人,曾经有过一面之缘。”来人向这边走来。一边笑道:“当年,也曾求得茅山加印大符一张,用来防身保命。刚才听见有人说茅山道法不入流,因此祭起了大符。”

  “不是吴师叔?”叶孤帆一呆,心里暗想,不是茅山派的人,如何催的动茅山加印大符?

  上官婉儿依旧冷静,注视着来人。道:“茅山道法不入流,是我说的。”

  “知道是你说的。”来人一笑指了指头上的大符,道:“但是这道不入流的大符,却暂时困住了你们。”

  “我要脱困,举手之劳。”上官婉儿走了两步,道:“这点威压,还不足以让我束手束脚。”

  来人微微摇头,道:“是,但是你要知道,我不是茅山派的人。所以使用茅山符咒,还发挥不了一半的功力。如果这道符咒,是丁二苗或者吴展展在用。结果会怎么样,相信你自己能猜到。”

  听见来人说起师父和师叔的名字,叶孤帆更加狐疑。

  眼前的女人,也蒙着面,听声音大约三十左右,看身材,也是娇小玲珑。难道……她也是师父的某一位红颜知己?

  可惜,自己对于师父的历史了解太少,想了半天。也没猜到是谁。

  但是一边的李伟年却面露喜色,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因为李伟年见过此人。此刻认出了她。

  上官婉儿面对来人的质问,沉默了片刻。道:“如果是丁二苗来了,我不是对手,这个我承认。你既然说起了丁二苗,那么我想知道,你究竟是谁?”

  来人摇摇头,道:“我就是路过的,没打算卷进来。不过丁二苗的弟子被困在这里,我不能袖手。”

  “好,今夜里就看丁二苗的面子,我放过叶孤帆等人。不看僧面看佛面。”上官婉儿笑了笑,道:

  “叶孤帆,借你口中言,传我心中时,你回去告诉冥界的那些老鬼,大家相安无事最好。我们躲在这里,也不会去争抢冥界的地盘,让他们放心。如果执意跟我们为难,恐怕对冥界也没好处。轻则两败俱伤,重则……冥界永不安宁,甚至酆都城易主!”

  经过这段时间的恢复,叶孤帆的眼睛好了许多,基本上无碍了。

  听见上官婉儿的狂言,叶孤帆心中怒火翻腾,道:“上官老鬼,今夜里是我输了一阵。但是也别想我就此罢手,还是那句话,总有一天,我要抄了你们的鬼窝!”

  说罢,叶孤帆冲着赶来帮忙的黑衣人抱拳,道:“多谢前辈援手,我们这就走吧,稍后再向你请教别的事情。”

  来人点头,挥手道:“走吧。”

  上官婉儿也不阻拦,冷笑着目送叶孤帆等人远去。

  刚刚离开战斗的地方,山下灯光乱闪,人声嘈杂,却是乾陵的巡逻队听见动静,正在赶来。

  黑衣人取出三五纸人,吹了一口气,然后挥手向巡逻队抛出,带着大家向山上走去。

  越过山头,从另一面出了陵区,已经是下半夜了。月影偏西,朦朦胧胧。

  叶孤帆站住脚步,再次抱拳感谢,道:“多谢前辈今晚相助,还没请教大名,不知道和家师之间,有什么渊源?”

  来人一笑,道:“我和你师父师娘,是朋友,至于名字,不说也罢。”

  李伟年忍不住,一扯叶孤帆,道:“她是龙虎山罗茜,老天师的徒弟。”

  以前在灵渠市场的时候,李伟年见过罗茜,大家在一起合作过几天,所以李伟年有印象。

  “龙虎山罗茜?”叶孤帆一呆,随后笑道:“原来是罗前辈,以前也听我们掌教真人说起过。今天真是幸会。”

  以前在茅山,万书高会偶尔说起龙虎山,但是说的不多,通常都是说他自己争夺天师令,连破三关的勇猛。所以罗茜这个名字,叶孤帆听说过,但是听得也不多。

  “兵王,你太多嘴了。”罗茜叹了一口气,扯下了头罩,道:“你叫破了我的身份,只怕这件事,我也无法脱身事外了。”

  这里是乾陵的地盘,一旦说出名字,里面的老鬼们,肯定会知道。因为刚刚才经过了一场交锋,对方肯定在暗中关注。

  叶孤帆一听,这叫什么话呀,难道龙虎山一点担当都没有?

  “罗前辈,这件事的起因在我,他们不会跟你为难的。”叶孤帆心里不快,道:“以后的事情,我自己会想办法解决,不敢再次劳动前辈。”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