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鬼咒 > 第1776章 梦中缘
  狄云转过脸来,认真地道:

  “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在你深入地牢救我的时候,我就决定嫁给你了。当时的感觉很奇怪,就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动心,非常强烈的动心。然后,这种感觉挥之不去。我就知道,如果这辈子不能嫁给你,我将无法活的快乐。”

  叶孤帆呵呵一笑,心里居然也有感觉了。

  不过,可能是先入为主,也可能是万书高当年的一卦,让叶孤帆觉得,自己应该和欧阳是一对。

  “狄云,谢谢你……对我的喜欢。不过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叶孤帆想了想,说道。

  命字为孤,也是一个要命的限制,叶孤帆觉得,说出来吓吓狄云也好。

  “什么事,是要说那个欧阳迟夏吗?”狄云抢着问道。

  “不是。”叶孤帆摇摇头,道:“因为我自身的问题,所以,我这辈子可能不能结婚。”

  “啊?你身体有毛病,不能结婚?”狄云吃了一惊,道:“我看你气色很正常,不会吧?”

  “想哪去了?”叶孤帆苦笑不得,道:“我说的是我的命字,道教弟子,都有一些限制的。┢┢╪┢┠w﹝ww.。我的命字为孤,注定这辈子克妻克子……”

  叶孤帆继续给狄云梳头,一边把这个关节说了一下。

  “有这么奇怪的限制吗?”狄云大感惊奇,又有些狐疑不信,道:“我不管,被你克死了,也是我的命。”

  “嗯,以后再说吧,天色不早,我回去睡觉了。”叶孤帆藏好狄云的头,说道。

  狄云站起身,突然拥抱了叶孤帆一下,道:“好,我也睡了,明天见。”

  叶孤帆一笑,进了李伟年的房间,然后把房门反锁起来,开始布置。

  布置很简单,不过是一两分钟的事。

  然后叶孤帆等了一会儿,估摸着狄云睡着了,这才开始作法,点燃了缠绕着狄云头的线香。

  贾秀姑和顾盼都在,一起护法。

  隔壁房间,狄云此刻也的确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狄云看见叶孤帆走来,不由得心花怒放,上前拉住了叶孤帆的手,道:“真好啊,老公,我居然可以在梦中见到你。”

  叶孤帆嘻嘻一笑,和狄云并肩坐在床上,道:“是啊,我也没想到,会在梦中见到你,看来真有缘分。┠.〈〔。c﹝o{m”

  “缘分由天定,梦中相见,却是我们夫妻俩的情意所致了。”狄云不识叶孤帆的法术,依偎在叶孤帆的身边,道:“不过这样也好,梦里做事,反而不受拘束。梦里没人打扰,来……”

  说着,狄云轻轻抱住叶孤帆,向叶孤帆的脸上亲来。

  叶孤帆正当青春年纪,当天地间最大的誘惑向他扑来的时候,竟然难以自持。又想,这只是在梦里,就算亲热一下,也没事吧?

  所谓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一念之间,叶孤帆立刻沉沦了,迷醉温柔乡中,无法自拔……

  本来是想进入梦中,套出解蛊秘密的,可是谁曾想,叶孤帆却在梦里,和狄云做了真夫妻!

  不过这也难怪,人在梦中,本来就不容易控制情绪。加上狄云和绿珠不一样,本身就对叶孤帆非常爱慕。所以狄云一进攻,叶孤帆立刻失守。上次入侵绿珠的梦里,则不同,绿珠对叶孤帆是非常抵触的,一点也不客气。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又仿佛昙花一现。

  春事谢幕以后,叶孤帆突然想起此行的任务,坐了起来,道:“对了狄云,我们已经做了夫妻了,我身上的蛊毒,是不是就此拔除了?”

  狄云也坐了起来,拢了拢衣裳,道:“这种蛊没有毒性的,只有你对别的女人动心之时才会作,别怕。”

  “我知道没有毒性,我想知道,这个蛊还在不在了。”

  “这种蛊一旦种上,就终身相随。除非夫妻二人中,有一个死去,另一个就自动解蛊了。”狄云的脸在叶孤帆的脸颊上摩挲着,道:“老公,你一定要解蛊的话,就杀了我。否则,别无他法。可是现在,你舍得杀我吗?”

  “……”叶孤帆心里一阵惆怅,苦笑道:“别胡说,我杀你干什么?喜欢你还来不及啊。”

  两人郎情妾意,百般缱绻。

  线香渐渐烧完,叶孤帆忽然感觉到手指间一痛,终于从狄云的梦里抽身而出。

  醒来,叶孤帆靠在床头,回忆刚才的梦境,只觉得又羞又臊又惭愧,额头冒冷汗。还好这是梦里,自己可以死不认账。

  而狄云在那边的房间里,也同时醒来,回忆梦境,却倍感幸福,一脸娇羞。

  经过夜里的入梦闹剧,叶孤帆再无睡意。干脆起身,去洗了一个澡,顺便把脏衣服洗了。

  收拾好了一切,叶孤帆才回到房间,补了一觉。

  上午,叶孤帆还在熟睡的时候,狄云在外面敲门。

  叶孤帆只好穿衣起床,开了门,讪笑道:“早啊狄云。”

  狄云一笑,很亲切地拉着叶孤帆的手,道:“老公,我昨晚梦到你了,我们在一起,说了很多话,做了……很多事?”

  “是吗?我昨晚睡的很香,什么也没梦见,嘿嘿……”叶孤帆尴尬地一笑,问道:“在你的梦里,我都说了什么,干了什么?”

  “干坏事呗,还能干什么?”狄云在叶孤帆的手里掐了一下,道:“梦里的感觉很真实,就像现实里生的一样,每一个细节我都记得。我还以为你也做了同样的梦……”

  “怎么会呢,哪有这么巧的事,两个人做同样的梦?”叶孤帆继续掩饰,道:“时间不早了,走走走,下楼吃饭。”

  狄云点点头,等待叶孤帆洗漱。

  叶孤帆洗漱完毕,打开门,现李伟年正愁眉苦脸地靠在门外,像个乞丐一样。

  “叶孤帆,你们终于开门了。”李伟年走近客厅,不无抱怨地说道:“其实不用赶我出去,我可以睡客厅的嘛。”

  “李大爷,今晚还是赶你出去,你要是不想露宿街头,就赶紧定一个酒店。”叶孤帆毫不留情,道:“或者,我和狄云搬出去,住酒店。总之,有行动的时候,你可以跟着我。没有行动的时候,你别打扰我。”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