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鬼咒 > 第1571章 武圣帝君
  m

  夫妻二人口中说话,却没有放松戒备,一边拨打着天上落下的流火,一边向上飞升。

  可是飞升良久,也没发现进入上一重天的迹象,这让丁二苗有些困惑。

  “二苗,是不是那个刑天,又在欺骗我们?”季潇潇也发现了不对,问道。

  “应该不会吧,巡查刑天的天域之时,我也留了心眼,似乎只有此地,才是天门的可能所在。”丁二苗沉吟了一下,道:“我们目前还在这设定好的通道之中,再往前看看,如果不行,再做他想。”

  季潇潇点点头,和丁二苗继续飞升。

  又往上飞升一炷香的时间,突然眼前一亮,一片火海进入眼中,正是先前出发的那片火海。

  “二苗,我们被骗了!”季潇潇愤怒不已,道:“这是一个圆形的循环通道,我们转了一圈,又回到了起点!”

  丁二苗悬停在空中,左右打量,分析这中间的玄机。

  “先回去,教训一下那个刑天大神,言而无信,欺人太甚。”季潇潇愤愤不平。

  “不,他没有骗我们。这个通道里,还有好几个岔路。天门,应该隐藏在某一个岔路之中,而我们没有发现。”丁二苗回过头来,道:“我们从这里向回走,再看一下那些岔道,一定会有突破。”

  “好吧,如果再转回来,我就把刑天的天域,闹一个天翻地覆。”季潇潇说道。

  两人转过身来,顺着原路返回。

  不大工夫,通道的壁垒上,果然出现了岔道。

  丁二苗担心再次跑错,就从第一个岔道开始搜索。

  一路下来,直到进入第四个岔道,飞升一炷香的时间以后,眼前才为之一亮。

  脚下白云悠悠,一片仙境光景。

  “哈哈,终于走出刑天的地盘了。”季潇潇心情大爽,展颜一笑。

  “莫言下岭便无难,赚得行人错喜欢。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出一山拦。”丁二苗也一笑,道:“不知这一重天,会遇到祝融氏那样的好人,还是刑天这样的恶人?”

  说笑中,夫妻二人前行数百里,在一处绝高的山顶上,翩然而落。

  站在山顶上环视四周,只见这一层天域,比刑天的地盘繁华了许多,周围城郭村落连片,人烟不绝。

  “这是一片福地,不知道哪位远古大能,拥有此地。”丁二苗和季潇潇赞叹不止。

  话音未了,忽见高山四周,黑压压的乌云腾起,向着这边聚拢而来。

  “那是什么东西?”季潇潇问道。

  “是部队,那些不是乌云,而是黑色的天马。”丁二苗凝神打量着,道:“不用管它,等他们到了这里,刚好问个路。”

  “只怕来者不善,他们是来抓我们的。”季潇潇说道。

  不过有丁二苗在这里,季潇潇自然也不害怕,表情淡定。

  狂风呼起,伴随而来的,是四面八方浩荡的威压。

  那些天马部队渐近,悄无声息的,已经完成了对丁二苗和季潇潇的合围。

  对方不仅仅是围住了这座高山,而且,连丁二苗的头顶上高空,也用一张巨网张了起来。

  “来者何人,这里是玄胎重地,你们是怎么进来的?”一个黑脸将军,手持一杆长大铁枪,指着丁二苗喝问。

  “玄胎重地?我不知道啊,请问将军,这里可是玄胎平育天?”丁二苗拱手问道。

  “明知故问,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黑脸将军板起脸来,道:“还不束手就擒,随某家去见武圣帝君?”

  武圣帝君?丁二苗和季潇潇都是一愣,重新打量这黑脸将军。

  “看什么?还不束手就擒,难道要某家动手吗?”黑脸将军喝道。

  “将军稍安勿躁,请问一下,你说的武圣帝君,是不是忠义无双关羽关二爷?”丁二苗笑着问道。

  黑脸将军一呆,随后问道:“此乃帝君在下界历劫时用的名字,你们如何知道的?”

  “哈哈,如此说来,你就是关二爷的扛刀将周仓了?”丁二苗大笑。

  实在没想到,师父没找到,居然在天界找到了关二爷。

  “没错,某家正是周仓。你们知道许多,难道是下界人间道而来?”周仓困惑不已。

  “然也然也,说起来都是一家人啊,我们来自人间道华夏国。”季潇潇一笑,道:“我们来天界找人,请问,这里的天主,是关二爷吗?”

  周仓眼神闪烁巡回,皱眉道:“天主就是关二爷。既然你们来自人间道,那就跟我一起,去帝君面前说话吧。”

  接下来,周仓一挥手,早已十几名彪形大汉围了上来,要将丁二苗和季潇潇捆起来带走。

  “且慢。”丁二苗身上的道气催发,逼退了这些天兵,冲着周仓说道:

  “久仰关二爷义薄云天,肝胆照人,为什么,你们却要捆绑我们?这不是待客之道吧,就不怕关二爷怪罪你们?”

  “你不告而来,算是什么客人?”周仓大怒,纵马挺枪,直取丁二苗。

  丁二苗嘻嘻一笑,一伸手,抓住了周仓的枪尖,道:“素闻周将军神力过人,今天刚好领教一下。”

  枪尖被丁二苗用两指捏住,悬停在空中,竟然纹丝不动。

  “臭小子,敢跟我较力,好,就跟你比划一场!”周仓一偏腿下了天马,双手握着枪杆,拼命地向后扯动。

  “如果你可以拔回大枪,就算你赢。”丁二苗气定神闲,面带微笑。

  “呀呀呀……!”周仓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双臂肌肉隆起,两眼欲裂,拼尽吃奶的力气和丁二苗抗衡。

  突然间砰地一声响,周仓扯回枪杆,猛地向后仰倒,连翻了几个跟头。

  但是丁二苗却一动不动,矗立如山。

  “哈哈哈,我把枪拔出来了,小子,你怎么说?”周仓爬起来,用手里的枪指着丁二苗大笑。

  “可是,你的枪尖还在我手上啊。”丁二苗也奸诈地一笑,摊开手来,果然是一截寸许长的枪头。

  “枪尖断了?”周仓大吃一惊,调转枪头来看,果然最前端的枪尖已经断去。

  这把玄铁精钢打造的法器,竟然在双方较力之下,被生生地挣断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