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鬼咒 > 第1314章 不良
  dsdx;

  刚才的混乱,确实太不像话。

  如果没有详细的规则加以限制,估计大家到最后,要动用机关枪了。

  所以吴展展重申,严禁参赛者,带任何法器进入赛场。

  没有兵器,大家拳脚往来,重伤的概率,就小得多。要不,

  真的会闹出人命来。打个鼻青脸肿没事,大家都有自家配置的跌打药酒,擦一擦就好。

  丁二苗无所谓,把腰间的打尸鞭抽出,递给了季潇潇,然后拍了拍自己口袋,表示别无一物。

  丁二苗的对手,不良道长张镭,也一言不发地把拂尘递给了罗茜,然后举起手转了一圈,表示自己也很干净。

  “大家各自小心,一旦发现你们带着其他的法器进场,就取消资格。”罗茜又强调了一遍,然后一挥手:“开始吧。”

  众人随即行动,一起抢到了灶台边。

  有了上一轮的经验教训,这一轮的开局,和谐了许多。大家都打定主意,先合力把令牌捞出,然后再商量归属问题。

  走在路上,丁二苗就问身边的不良道长,道:“不良道长,咱们怎么办”

  “还用说吗先把令牌搞出来,再说别的。”张镭脚步匆匆,道。

  “好,你来做法,还是我来做法”说话间,已经到了油锅边,丁二苗问道。

  谁做法,这也是一个问题,里面有讲究。

  假如丁二苗作法,在取出令牌的最后一刻,不良道长就有可能出手偷袭,抢夺令牌;假如不良道长作法,那么取出令牌以后,他肯定又要居功,在分配上,将会占了理。

  所以,丁二苗先问清楚。

  “我做法,你准备;我不行,你再上”张镭倒也不客气,一纵身上了灶台,动作也是非常麻溜。

  “行,不管谁来,取出令牌以后再说”丁二苗暗自准备,一边来看张镭作法。

  却见张镭取出一张纸符,在手里折了几折,然后迅速地撕去了一点,再随手抖开,已经变成了一个小纸人。

  “白纸作你面,彩纸作你衣,未开光便是纸,开了光便神通;开你左耳听阴阴曹,右耳听阳间;开你左手提钱财,右手去灾殃;莫问是谁人,与我同时同日同月同年生;翻山过海下油锅,与我一条心。去也,神兵火急如律令”

  张镭念咒极快,一边念咒,一边早已咬破中指,在纸人身上乱点一通。

  咒语念罢,张镭手一挥,那张纸人就像鱼儿一样,游进了油锅里。

  丁二苗看得明白,他这是在用替身咒,驱动纸人代劳,下油锅取令牌。这种通灵法术,对自身伤害较大,纸人下了油锅,施法者也会感同身受,十分痛苦。

  果然,纸人刚刚下去,张镭的身体,就是剧烈一抖,满脸惨白。可以想象,他正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行不行啊,道长”丁二苗看着摇摇晃晃的张镭,有点担心。

  “先看看、看看”张镭痛苦地挤出几个字来。

  可是他的话刚刚说完,就看见油锅里,那张小纸人忽地一下翻了出来,最后碎成了几处,飘荡在油锅边缘。

  “妈的,尽然不行,我再来”张镭骂了一句,又取出第二张纸符,随手撕成了一个神将门神的模样,丢在空中,掐着指诀点去,喝道:

  “天雷尊尊,龙虎交兵,日月照明,照我神魂;远去朋友,接我号令调到天兵天将,地兵地将,神兵神将,官兵官将,五雷神将,符至则行,急急如律令”

  那纸符受到催动,随即活过来一样,一头扎进了油锅里。

  可是不过是几秒钟之后,油花翻滚,那个神将也没了。

  “还有一张纸符,我再来”张镭又急又怒,取出最后一张纸符,准备最后一击。

  “道长你歇着吧,再来,令牌都融化了”

  丁二苗纵身跳上灶台,把不良道长推了下去,然后取出一张纸符,在手里一搓,搓成了细细的纸卷。

  弯腰探身,从灶下引火点燃了纸卷的一头,丁二苗摆出上香的模样,道:

  “天清清,地灵灵,焚香拜请张天尊。千星雷公千星尖,万星毫光万星明,千星发起毫光视,万星制法鬼神惊;弟子一心专拜请,天师教主降来临。神兵急急如律令”

  张镭愕然不已,道:“你是茅山弟子,怎么请张天师出来”

  “这是他的地盘,难道他不该给我把令牌捞出来吗”丁二苗瞪了张镭一眼,然后取出三枚铜钱,哈了一口气,全部丢进油锅里,喝道:

  “三光日月星,三才天地人。电逐星驰出玉真,阴阳二气逆顺行,转”

  铜钱落在油锅里,自然看不到转动,但是油面上,却旋转起来,越来越快。虽然油面转动很快,但是距离锅沿还有一点距离,所有倒也没有油汁溢出。

  很快的,油面中间,起了一个漩涡,并且越来越深,最后直达锅底。

  那巴掌大的令牌,就躺在锅底,随着油汁的转动而微微晃动。

  丁二苗正要继续作法,将铜钱带出,却见张镭忽然出手,手里捏着两枚铜钱,就想把令牌夹上来。

  “注意你的铜钱,别落进锅里,否则就破了我的三才阵了”丁二苗急忙出声提醒。

  可是怕什么来什么,只见张镭颤巍巍地令牌夹了起来,刚刚提起一点,就铛地一声,再次掉进了锅底。

  而且悲催的是,他手里的两枚铜钱,也随后脱手,一起掉了下去。

  三才阵变成了五才阵,原本顺序转动的油面,突然向中间一合

  “啊”张镭抽手不及,整个右掌,全部被滚烫的油汁泼中,惨叫一声退出老远。

  “坏我大事”丁二苗一个跟头纵下灶台,两手结印在胸前,脚一跺地,喝道:“翻天灵印结掌心,太清宫里会风云,弟子丁二苗,有请师公来上身”

  现在时间来不及了,只好师公上身,徒手下油锅,把令牌捞出来

  再晚一点,令牌就要融化了

  咒语念罢,丁二苗毫不犹豫,将右手向着油锅里探去。

  这是七月23日的第一更,还有两更,到23号中午吧,别等了。昨天有个书友,说我每天不够三章,哥们,我比窦娥还冤啊我在新的一天的第一时间更新章节,但是却总被认为是前一天里最后的时间过了夜里十二点,就是新的一天,好不好以后的每日更新,统一换到中午吧,要不总有人搞不清时间概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