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鬼咒 > 第869章 粪坑(加更)
  “柯姐,田知府!”王雨馨大吃一惊,奋不顾身地扑上前去。

  但是陈语嫣却在这时,又打出了两张白纸荷花,奔着地上的两道鬼影而去。很显然,陈语嫣想收了两鬼。

  “你们退下!”丁二苗一声大叫,百忙之中,插剑回鞘,抛出五行旗,撞开了陈语嫣的白纸荷花。

  王雨馨得了这个空,一弯腰,虚空一抱。田知府和柯姐儿就势飘起,重新附在了王雨馨的肩头。

  但是丁二苗这么一分心,却被陈语嫣猛地一扯红绸,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皮鼓和快板配合起来,一阵乱响。快板催命,皮鼓夺魂,吵得丁二苗心烦意燥。

  嗖嗖……

  姚栈薰的三柄飞剑,从天空扎下,分取丁二苗的咽喉,膻中和小腹。

  这已经是要命的打法了,出手狠辣,丝毫不留情。

  “疯子!”吴昊目眦欲裂,疯了一般扑向丁二苗,希望以血肉之躯,替他挡住这三柄飞剑。

  咻咻咻……!

  突然间破空之声大作,一条铁索凌空盘旋而来,带着阵阵鬼啸,令人闻而变色!

  当当当,三声清脆的碰击声,姚栈薰的三柄飞剑,都被一起撞飞。

  陈语嫣的白纸荷花,也在空中一顿,迅速地飞回了主人的手中。

  刘伟的快板声戛然而止,在空中转了一圈,飞回了先前的空屋子。

  唯有那皮鼓的咚咚声,还在继续。

  铁索击飞了三柄飞剑,去势不停,直奔使铁拐的汉子卷去。

  那汉子也自然吃惊,举起铁拐来迎。

  可是两件兵器尚未相交,随后一条人影扑进巷子中,一挥手臂,第二条铁索飞出,卷住了先前的铁索,一起带了回来!

  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八仙五门中的几个高手,竟然没看清楚这人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出手的。

  “来者是谁?报上名来!”姚栈薰和陈语嫣齐声喝道。

  “打了再说名字也不迟!”来人一声娇斥,竟然是个姑娘的声音。

  不用说,那是茅山吴展展驾到了。只不过,八仙五门的人不认识她而已。

  咚咚咚……

  对面楼顶之上,鼓声突然加快,震慑人心。

  “响鼓还需重捶,等我助你一臂之力!”吴展展一声冷笑,一抖手臂,一条无常索已经收起,变成手镯的模样,直奔楼顶而去。

  咚!

  一声闷响,然后楼顶之上传来一声惊呼,一个矮胖子翻落下来,怀里抱着一个大腿粗的圆筒状物件。

  想必这就是他的皮鼓了,只是这面鼓,也太蠢了点。

  飞出的手镯砸中皮鼓,自动飞回,吴展展一挥铁索,将手镯卷住,然后才沉声说道:

  “法出茅山衍大流,九转阴阳一索收!茅山吴展展,前来领教!”

  “什么,你们是茅山派的人?”姚栈薰和陈语嫣以及刘伟,竟然同时变了强调,惊诧地问道。

  这时候,丁二苗和吴昊,也早已从地上爬了起来。

  丁二苗还好,笑眯眯地看着吴展展耍威风。而吴昊和王雨馨却早已看呆了,直愣愣地看着吴展展,心里无限崇拜和仰慕,难以言表。

  尤其是吴昊,中午和吴展展等人,是在一起吃饭的,当时他也知道吴展展不简单。可万万没想到,这姑奶奶竟然如此生猛,一招之间,打的八仙五门落花流水!

  其实丁二苗现在有了打尸鞭,战斗力更超吴展展。但是刚才这番比斗,丁二苗要分心照顾吴昊和王雨馨,所以连一半的武力,也没使出来。

  而吴展展不一样,她是在八仙五门的人,和丁二苗恶斗之时突然杀出的,所以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一举立威。

  “既然是茅山弟子,就应该明白道理是非,为什么和养鬼妖人,勾结在一起?”刚才被吴展展打下来的玩鼓的矮胖子,阴沉着脸说道。

  “你们既然是八仙五门的弟子,就应该心存慈悲普度世人,却又为何出手狠毒,取人姓名?”吴展展冷眼打量着对方,又道:

  “绑架勒索,恃强凌弱,以众欺少,难道也是你们祖师爷教你们的?”

  姚栈薰脸色一变,喝道:“吴展展,别太猖狂了,我们八仙五门的人,还轮不到你来教训!”

  “今天姑奶奶诲人不倦,还就要教训你等!”吴展展怀恨他们刚才对丁二苗痛下杀手,所以更不留情,一挥手,白手镯奔着姚栈薰砸去!

  陈语嫣挥出红绸来迎,刘伟的快板也再次飞来,矮胖子退出几步,把个二尺长的皮鼓举起来,一端对着吴展展,然后在另一端猛捶起来。

  使铁拐的汉子,则是一声怪叫,挥动铁拐,朝着吴展展双腿扫来!

  “不见棺材不掉泪啊!”丁二苗哈哈一笑,挥动了打尸鞭。

  吴昊左右开弓,把他的独家法宝,价廉物美的小红砖,不住地向外乱抛乱砸。

  双方混战在一起,打的昏天黑地,五彩缤纷……

  “丁师叔祖吴师叔祖,我来了……”远处一个胖子脚步咚咚地跑了过来,一边挥手大叫:

  “大师兄带十个兄弟守住东边,二师兄带十个弟兄守住北边,今晚我们来个瓮中捉鳖,不要放过这几个五花八门的家伙!”

  这么多人?姚栈薰等人心里发虚。

  刘伟说道:“姚师兄,好在没有伤亡,我们先撤,以后再说!”

  “好,茅山派以多欺少,早有预谋。这个场子,我们以后再找回来!”

  姚栈薰收了飞剑,接连打出好几道掌心雷,逼住了丁二苗和吴展展,然后带着陈语嫣和刘伟等人,顺着巷子,向西边狼奔豸突,落荒而逃。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丁二苗舞着鞭子大叫,道:“师妹,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吴展展会意,把无常索挥舞的啾啾作响,也大声说道:“追,不要放过一个!”

  两人一唱一和,脚下加力,紧追不舍。

  听见丁二苗和吴展展说的这么吓人,姚栈薰等人更是恨不得变成四条腿逃窜,也不敢看身后,只是向前狂奔。

  一追一逃,眨眼间姚栈薰等人冲出了城中村,奔向前方的菜地。

  “哪里走!”

  毫无征兆的,前方的地面上,突然冒出一个白胡子老头,架着双拐,支着一条腿,威风凛凛地挡在了姚栈薰的身前。

  距离太近,姚栈薰差点刹不住车,但是他又不敢硬撞。紧急之中,只见他腰肢一扭,生生地改变了方向,向着左侧的菜地跳去!

  使铁拐的汉子和打鼓的家伙,都紧随其后。看见姚栈薰改变方向,他们更不犹豫,也同时跳了过去。

  扑通!

  扑通!

  扑通!

  粪水四溅,恶臭熏天。

  姚栈薰等人做梦也没想到,那块盖着农用薄膜的菜地下面,竟然是一个粪坑!

  三个人接二连三,一起跳进了粪坑里。

  在他们身后的陈语嫣也停不住脚步,纵身跳起,眼看着就要重蹈姚栈薰等人的命运。

  但是身后风声一动,丁二苗的鞭梢飞了过来,卷住了陈语嫣的细腰。

  最后的刘伟比较机警,见势不对就地一滚,竟然玄玄地停在了粪坑的边缘之处。

  可惜,吴展展随后赶到,给了他一脚……

  “美女,那澡堂子太小了,你就不用下去洗澡了吧?”丁二苗用鞭索扯着陈语嫣,笑嘻嘻地说道。

  “技不如人,我无话可说!”陈语嫣愤怒地一瞪眼。

  “承让了!”丁二苗一抖手臂,把陈语嫣带到了安全地带,然后松开了鞭索。

  毕竟是美女,丁二苗不忍心看见她跌落粪坑,所以出手相救。

  狗改不了那啥,丁二苗的怜香惜玉情结,已经到了空前绝后的地步。

  粪坑中,一阵扑腾。

  使铁拐的汉子冒出头来,抹了一把脸,破口大骂李清冬:“老东西,留个名字下来,我与你不共戴天!”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李清冬把拐杖在地上杵的当当乱响,道:“我姓李,外号人称铁拐李,是你的祖师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