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鬼咒 > 第836章 长缨(加更)
  因为大殿中间,有那一口该死的大锅挡着,所以丁二苗只听见声音,但是却不到正门那里的动静。

  饶是如此,那种千军万马奔袭而来的声势,也让丁二苗骇然变色!

  难道,先前通道处两边石房子里的守墓兵将,都一起活了过来?

  听见喊杀声越来越近,接着踏水声也传了过来,丁二苗知道,那些守墓兵将已经冲进了大殿,向着自己杀来。

  想象着对方的千军万马,丁二苗下意识地就要逃跑。

  双拳难敌四手嘛,浑身是铁,能捻几根钉?

  可是一想,现在这大殿,唯一的出口就是正门,自己又能逃到哪里?

  再一眼看见自己手里的长鞭,丁二苗心头的杀机一闪!

  今日长缨在手,何不浴血一战?

  想到此处,丁二苗攥紧龙须鞭,趟着与人胸平的清波,向着喊杀声迎了过去。

  没走几步,前方明晃晃的刀枪一起杀到,果然都是明朝打扮的兵将,吆喝着杀了过来。

  “来得好啊!”丁二苗抡起手臂,龙须鞭从后向前,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径直地劈向了迎面而来的兵将队伍。

  长鞭在空中呼啸有声,催人胆魄。

  那队兵将不敢阻挡,个个面露惊恐之色,齐刷刷地闪开在一边。

  啪——!

  长鞭抽在水面上,一道凌厉的杀气,破开水面直入地下。

  随后哗啦一声巨响,水浪滔天翻起,卷着那一队兵将,向着墙壁拍打而去。

  “哎呀……”

  “不好……”

  一队兵将惨叫着,如同被卷在狂风中的落叶一样,直扑墙壁,然后发出噗噗的碰撞之声,再落下来,随波逐浪,七窍流血……

  其中有很多人,连惨叫都没有,就直接昏迷过去,在水面上浮浮沉沉,荡来飘去。

  还有两三个动作稍慢没有躲开,手里的兵器都被龙须鞭抽成了两段。

  “哈哈哈……,还有没有来送死的?”丁二苗放声大笑,一抖手臂,将鞭梢收在手中,指着后面目瞪口呆的兵将们说道:

  “你们人不人鬼不鬼,神不神妖不妖的,本来就不该存在在这个世上。今天我大发慈悲,超度你们去阴曹地府,再转世为人!”

  说罢,丁二苗一轮手臂,手中长鞭再度飞出!

  这些人不过是被刘伯温制成了活死人,存在于世上,大违天理人道,所以丁二苗下手之际,并不留情。

  这一次气势更加骇人,长鞭不过一丈长,却在水面上,抽出了一道五六丈长的裂痕,直通大殿门槛处。

  身前的几十个兵将,被水波卷起,飞向四周的墙壁和顶棚,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丁二苗一鞭抽出,不再进击,冷眼看着大殿里的情形。

  忽然身后水声响动,却是一队人马,从大锅的那一边绕了过来,杀到了自己的身后。

  “去死!”丁二苗反身一鞭砸下,冷笑道:“还知道包围我?”

  啪地一声炸响,又是水浪滔天,人影四处乱飞乱撞……

  “贼人凶猛,撤,取弓箭……”惨叫声中,不知道谁在发号施令。那声音,竟然中气十足,有大将风范。

  那些兵将听闻,立刻一声呐喊,纷纷转头向大殿外逃窜。

  “一个都别想走!”丁二苗哼了一声,手里拎着长鞭,缓缓地跟出了大殿之外。

  放眼看去,先前的走道两边,那些石门都全部打开,门前黄沙遍地,一片狼藉。

  不用说,也是因为机关触动,所以那些处于龟眠状态下的守墓兵将,一起魂魄附身醒了过来,然后从黄沙中爬出来,保护刘伯温的大殿。

  可怜这些人,身前死于刘伯温之手,死后的魂魄和肉身被拆分,被拘禁在这里,现在醒过来,还要为刘伯温卖命。

  而刘伯温一代圣贤,竟然用这种邪法,来为自己守墓,又和妖人何异?

  丁二苗心坚似铁,决意剿杀这里所有的魑魅魍魉,所以一步步地跟着守墓兵将,向着来时的通道走去。

  啪……

  一道鞭影闪过,石屑黄沙纷飞。却是最近的一道石门,已经被丁二苗挥鞭震开。

  躲进石屋里的兵将们一声惨叫,再无声音。

  前方的石门里,有些脚快的兵将已经冲了进去,从黄沙里扒出了弓箭,又从门边探出头来,张弓欲射。

  “都去死吧!”

  丁二苗暴喝一声,手中长鞭从头上劈下,正抽在通道的正中间地面上。

  地面上黑色的岩石,被抽出一道深深的裂痕,石屑向两边飞舞疾射,呼啸有声……

  “啊……!”

  那些飞出去的石屑,有如子弹,顿时将两边的兵将射的千疮百孔,浑身血窟窿。

  啪!

  啪!

  啪……!

  丁二苗更不留情,连续几鞭接连挥出,砸的整个地宫里摇摇晃晃,天崩地裂。

  随后,惨叫声渐渐停止,但是地面和墙壁的摇晃震动,却烈度变大。

  “地宫要塌了吗?”丁二苗环视着四周,略一思考,反身走向大殿。

  现在龙须鞭在手,丁二苗有把握打破断龙石而强行逃生。

  所以,丁二苗走回来,要走季潇潇出去的那一道墓门,然后去寻找季潇潇和顾青蓝。

  刚刚撤离通道跨进大殿,就听到身后轰隆隆的巨响,如闷雷滚滚。

  通道的顶棚和四壁,已经被彻底摧毁,这时候大厦将倾,大小碎石正在不住地掉落。

  丁二苗不管身后的动静,走进大殿,趟水而行。

  大殿里,先前被震晕的兵将,还横七竖八零零落落地半漂浮在水中,不知死活。

  丁二苗看也不看,径直走到大殿的最深处,然后一转身,踏进了先前季潇潇等人逃生的墓道暗门。

  可是就在一转身的时候,大殿水面上有光影一闪,又让丁二苗停住了脚步。

  发光的东西,正是那面可以复制人的铜镜。

  先前,雕像的脑袋被丁二苗劈断,雕像的身体,又在后来被水波震荡,从神龛上分离。

  现在,那无头雕像正背着铜镜,俯卧在水面上,一荡一荡的。

  随着雕像的飘荡,铜镜上面也发出一道道的光影变化,反射在大殿的墙壁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