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鬼咒 > 第560章 愿赌服输
  毕竟李清冬惯走江湖,眼睛够毒辣。丁二苗的障眼法,过了东瀛老鬼和林兮若等人,却没有过他李清冬,被他一道破。

  众人听李清冬的解,这才恍然大悟,一脸敬佩地看着丁二苗。

  丁二苗淡淡一笑,一挥手,起身走到门边,打开了电灯。最后一根蜡烛,也在此恰恰燃尽。房间里还是五人一鬼,没有多出一个人,也没有多出一个鬼。

  “老鬼,你输了,愿服输,你知道该怎么做!”丁二苗逼着东瀛老鬼,冷冷地道。为防老鬼逃遁,丁二苗就守在门边,万人斩已拔在手中。

  “没错,我输了。还是你的故事最精彩,我……低估了你的智慧。”东瀛老鬼神色黯然,迎着丁二苗的剑尖,缓步走:“我愿服输,在以身就剑,自寻了断!”

  李清冬一挥手,道:“且慢。”

  “你还要干什么?”老鬼回头问道。

  “我想和你做个交易,你带着我,去寻找其他的鬼,把这些东瀛鬼一网打尽,我可以让我叔饶你不死,送你魂归东洋,怎么样?”李清冬道。

  老鬼瞪着李清冬半天,然后摇头:

  “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你,小看了我们东瀛人的骨气!我可以告诉你,这里一共十九个鬼,除了上次被杀死的黑冢,我,还有才的一反棉之外,还有十六个。即使你们不去找,到候,他们也会找你们的。”

  罢,老鬼猛地一转身,扑向了丁二苗的万人斩!

  “好,我就成全你!”眼东瀛老鬼已穿剑而,丁二苗猛地一抖手腕,舞了一个剑花,把一心求死的东瀛老鬼,搅了一个魂飞魄散……

  这二也真强,竟然连惨叫也没有一声。

  房间里重归平静,丁二苗打开房门,站在门前看着瑶海公园,不知何,雾气已升腾起,在路灯的照耀下,公园里渺渺,恍若幻境。

  走回房间,丁二苗看看间,已是晚上十点。

  “二苗哥,厉害啊,一出手就消灭一个东瀛老鬼,真是旗开得胜,大壮军心啊。”万书高竖起大拇指道。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丁二苗的表情却不轻松,道:“后面还有十几个鬼,斗智斗勇斗法,这才开始。”

  李清冬手捋须,笑道:“叔,你是怎么认识这些东瀛鬼种的?其实老鬼一进屋里,我就知道他是客人神,正要提醒你的。没想到,你也认得。”

  等你提醒,估在已被一反棉勒死了!丁二苗斜了李清冬一眼,懒得跟他废。

  其实前几天在茅山,丁二苗就担心东洋鬼子难对付。所以,在龙双火守孝的那晚,丁二苗特地在虚云的藏书阁里,找了几本关于东瀛鬼怪的手,彻夜未眠,强迫自己住了这些东瀛鬼种和他们各自的攻击手段。

  对于丁二苗所做的前期准备工作,李清冬一无所知。那天晚上,他睡得跟死猪一样。

  “二苗,才的那个什么一反棉,死了没有?”林兮若问道。

  丁二苗指了指门外,道:“应该没有死,但是肯定已被黑铁浆所伤。在雾气太重,一反棉隐身在雾气之中,很难寻找。这样吧,我们再准备一些黑铁浆,去公园里找找看。”

  然后,丁二苗把制作黑铁浆的方法,跟李伟年万书高了一遍,让他们跟着林兮若,去寻找材料,准备黑铁浆。

  等他们走了以后,丁二苗转身对李清冬道:

  “李清冬,才的东瀛老鬼,还算言而有信。但是我担心,其他的东瀛鬼子,会狗急跳墙。所以,你用天机盘算一下,看看他们的大本营在哪里,今晚,我们就一鼓作气,彻底剿灭他们!”

  李清冬坚定地摇头:“我不算!”

  “为什么?”丁二苗一瞪眼。

  “叔啊,你忘了吴叔的吩咐?”李清冬道:“离开茅山之前,吴叔特意把我拉到一边,让我看着点你。她交代过,在她没之前,我们只能侦查,不能动手。”

  “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此一彼一,你怎么不知道变通?”丁二苗道:“你我算,以后你吴叔追究起,我一力承当。”

  “我就是不知道变通,我就是不算。”李清冬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般,下巴上的一大把胡子,也扫帚一样摆摆去。

  丁二苗气,吓唬李清冬道:“信不信我一脚踹死你!”

  “踹吧踹吧,踹死我,我也不算!”李清冬的强坚毅,简直堪比革命先烈。

  “哦……,我明白了!”丁二苗武力威胁不行,改用激将法,道:“其实你不是担心你吴叔备,而是你自己孬种。”

  “我怎么孬种了?嘿嘿。”李清冬一笑,一点也不生气。

  丁二苗踱了步,道:“因为你吴叔没到,你认为没有十足的把握取胜,担心被东瀛鬼子弄死,所以不敢行动。去,就是一个懦夫!”

  “好吧,我就是懦夫,行了吧?”李清冬嘿嘿奸笑,道:“叔你白力气了,任你口吐莲花,我就是不算。除非我吴叔驾到。”

  “……”

  面对李清冬这样油盐不进、剁不开煮不化的滚刀肉,丁二苗无可施。正想骂几句消消火气,门外脚步声响,李伟年和万书高,准备好黑铁浆回了。

  “我凑,你们准备了多少?”丁二苗一看,哭笑不得。

  只李伟年和万书高,都是双手提着一个大号的色拉油桶,里面是黑乎乎的铁浆水,然后,脖子上还用绳子,吊着好几个矿泉水瓶。一个个,都像是要去炸碉堡的英雄一样,**包背满了全身。

  “多准备一点,有备无患嘛,反正不用我提。”林兮若跟了进,笑嘻嘻地道。

  “行了行了,一人带一个矿泉水瓶的,就够用了。”丁二苗夺下李伟年手里的色拉油桶,丢在地上,一挥手,道:

  “走,去公园巡逻,便找找被我打伤的一反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