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鬼咒 > 第521章 阴沟翻船
  “这个你担心,我有安排。”丁二苗从雨伞中取出青色小旗,道:

  “我的五行追魂旗,会跟你一道去的,如果你出了意外,我会立刻去救你。”

  稍稍一顿,丁二苗又道:“我们随后也会出发,在野外空旷处等你的消息,如果你有什么发,可以随着五行追魂旗找到我们,我们再作打算。”

  清婉这才转忧为喜,接过青色小旗,然而退。

  丁二苗对康欣怡和李清冬一挥手,示意出发。三人各自准备好东西,匆匆下,开车出发。

  “二苗,我们在去哪里?”在车上,康欣怡问道。

  “向东开,看看这条路通向哪里。”丁二苗道:“这里地气如此充盈纯净,应有一条地脉。利用邪法修仙的人,应就住在这条地脉之上。”

  康欣怡点点头,驾车出发,一边道:“前方的公路,其实是在山之间的山谷中修建的,我走过一趟。北山是旅游风景区,南山,就是昨晚飞僵所在的荒山。”

  “是吗?这条路,有多?”丁二苗问道。

  “大概十公里吧。”康欣怡道:“穿过山之间,那边也是一个小镇。”

  丁二苗点点头,不再,睁大眼睛,打量着边的山形地势,偶尔看一眼伞柄上的罗盘。

  路边的山坡上,分布着零散的民居。有的民居因地制宜,借着旅游区的人气,开起了饭店或者小旅馆。即使是晚上,这里看起也不算冷清。

  这侯也不过七点多,路上三三的,还有不少车辆。根据康欣怡的法,这些大多是自驾游的游客,正在往回赶。

  公路蜿蜒曲折,越往东去,地势越高,民居也渐渐减少。丁二苗让康欣怡放慢速度,而行。开出十里以后,眼前逐渐荒凉,人烟稀少。

  继续向前,十公里的路程过后,丁二苗三人,到了修宁县的另一个小镇,盘石镇。

  在镇上漫无目的地转了一圈,丁二苗让康欣怡回头,再次上公路,往落石镇而去。这次上公路,开了大一半的路程,在荒凉处,丁二苗让康欣怡靠边停车。

  远处还有一些零星的汽车灯光,萤火虫一样去。

  “怎么样,二苗,转了这么一圈,有没有发什么?”康欣怡熄了火,拉起手刹,问道。

  丁二苗一笑,微微扭头冲后座问道:“李清冬,你有没有发什么?”

  问过半天,后座上一点反应都没有。丁二苗一回头,发李清冬正躺在后座上一动不动。老伙毕竟上了年,不胜酒力,在车上晃晃去,竟然又睡着了。

  “李清冬,我滚起!”丁二苗好气又好笑,隔着座椅,回身猛推李清冬,道:“叫你少喝一点你不听,在灌多了,又挺尸!”

  虽然丁二苗推晃的厉害,但是李清冬依旧睡得死沉。

  康欣怡咯咯地笑道:“算了二苗,让他睡一会儿吧……”

  知道,康欣怡的话音未落,驾驶室那边的车门被猛地拉开,一束刺眼的灯光照了过,同一声大喝响起:“动!”

  “啊……”康欣怡吓得一声尖叫,正要反抗,一把明亮的匕首,已抵上了她的脖子。

  丁二苗也吃了一惊,回身查看情况。但是此刻,副驾驶这边的车门也已被拉开,一把西瓜刀横了过,架在了丁二苗的脖子上。

  毕竟是在车上,活动空间有限,所以丁二苗不好避让。另外,康欣怡这也已被控制,丁二苗投鼠忌器,不敢有大动作,就是担心对方伤了康欣怡。

  “好啊,半夜三更,孤男寡女的,在山上玩震?”一个****猥琐的声音,奸笑着道:“怎么样,很快活是吧?”

  妈蛋,大风大浪走过无数,今天阴沟里翻了船!丁二苗明白,这是遇上敲勒索的地痞流氓了。

  也怪自己,刚才就发一辆面包车在不远处停了下,却没有往这方面去想。

  一定是自己刚才推晃李清冬的候,动静太大,这个杂碎,看到车身摇晃,又听到康欣怡的笑声,所以就以为有人在玩震!

  不过回,就算车身不晃,就算康欣怡不笑,这群杂碎还是会动手的。这种低级混混,勒索不成,就会转变为抢劫。

  “哥们,有话好。”丁二苗处惊不乱,一边敷衍着眼前的混混,一边对康欣怡道:“康康怕,稳着点。”

  同,丁二苗微微斜眼,避开电筒的强光,打量着外面的形势。

  外面一共四个混混,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个在左边,个在右边。

  左边的个,一个拿着匕首逼住了康欣怡,另一个站在他身后,打着电筒;右边的个,一个用西瓜刀架在丁二苗脖子上,另一个手里举着数码相,装模作样地“取证”拍照。

  丁二苗心里想笑,果然又应了那句话,出混,总是要还的!康大者,到处用相拍人家,没想到,今天也被人拍在了镜头里。

  康欣怡难免有些惊慌,颤声问道:“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是什么人?”

  “干什么?你我们要干什么?!”左边拿匕首的胖子,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道:

  “我们是防的。在,你们涉嫌、淫、嫖、娼,非法交易,我要送你们去派出所,通知你们的家人和单位!”

  首先冒充联防队,让自己看起很威武正义,然后通知家人和单位,连环出招。如果真的是玩震,被这句话一吓,会束手就擒,乖乖就范。

  混混们敲诈勒索,都是一样的套路,屡不鲜。

  “康康怕。”丁二苗示意康欣怡,转脸对那胖子道:

  “联防队?哥们,你干脆你是中南海保镖,不是更厉害?大家都是明白人,要多少钱,你。”

  拿着西瓜刀的伙一愣,和对面的胖子对视了一眼,皮笑肉不笑地道:

  “果然是个明白人啊,好吧,问要多少钱,你身上有的,全部给我拿出!然后,这个女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