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鬼咒 > 第512章 实在人
  康欣怡气愤难平,一边走,一边回头大发牢骚,气愤愤地道:

  “等我完了这件事,就调查你们的祖上十八代!被我查出蛛丝马迹,我就爆你们的黑幕,你们都我当心点!”

  警查叔叔们站在门前,面面相觑,也不敢跟康欣怡争吵。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康康,跟他们一般识,正事要紧。”丁二苗把康欣怡拉上车,一行三人,再次前往南山。

  这候,已是下午四点,天黑就在眼前。

  其实丁二苗的意思,是想叫王跃峰留下。这家伙胆子又小,身手也不利索,带着他一起行动,实在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但是王跃峰却以护花使者自居,一定要跟康欣怡同行,保护康欣怡。

  就这瘦弱的小身板,细胳膊细腿的,也能当护花使者?丁二苗连连摇头,哭笑不得。

  回到南山脚下,丁二苗一刻也不敢耽误,立刻提着糯米粉,带着康欣怡和王跃峰,前往李清冬监视的山洞那里。

  好在这条山路,回回走了好趟,在行走方便了许多。一个小不到,三人赶到山洞前,和李清冬会合。

  天色也刚刚黑透。

  李清冬正趴在地上,死人一,一动不动,盯着山洞里的动静。

  到丁二苗等人过,李清冬终于松了一口气,从地上爬起,低声道:“叔你可了,从你走后到在,我盯着山洞,眼皮都没眨一下,差点被尿憋死。”

  “让你不去尿了?”丁二苗手,道:“赶紧去尿,被尿憋死无法投胎的,阎罗王嫌肮脏!”

  “我是担心尿臊味被僵尸闻到,所以才不敢尿的。”李清冬嘀咕了一句,并着腿跑向远方的草丛。

  女鬼清婉然而出,对丁二苗行礼,道:“**,我也一直在这里监视,但是没有发僵尸出。不过,我听到了山洞里,有咀嚼骨头的声音。大概是僵尸睡醒了,在吃饭……”

  听闻此言,王跃峰打了个冷颤,一脸惊惧。

  “辛苦了,一边歇着去吧。”丁二苗对清婉点点头,以示嘉奖。

  清婉点点头,然而退。

  康欣怡紧之中带着小兴奋,或者,带着复仇的激动,拉着丁二苗的衣服,低声问道:“二苗,在怎么办?”

  丁二苗看了看王跃峰,吩咐道:“你和李清冬,先走远一点,去吃点东西。我和康康在这里监视,等你们吃完以后,再换班。”

  王跃峰显然不想离开康欣怡,更不想丁二苗和康欣怡单独相处的会,所以站在那儿,期期艾艾地,就是不动脚步。

  “好吧,你和康康在这里监视,我和李清冬先去一边吃东西。”丁二苗冷笑了一声,拔脚就要走。

  “还是按你的好了,我先去吃东西……”王跃峰一把拉住了丁二苗,让他留下,然后自己走向了李清冬的方向。

  他和康欣怡在这里监视,万一僵尸跑出,还不是白搭?美人诚可贵,生命价更高。王跃峰可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王跃峰走远,丁二苗才拉着康欣怡,在草地上趴了下。康欣怡用夜视望远镜,紧紧地盯着洞口。

  “康康,这么紧。”丁二苗在康欣怡的香肩上拍了一把,低声道:“茅山弟子在这里,百无禁忌。”

  “我相信你的法术,可是我还从没有过僵尸,所以难免有些激动和紧。”康欣怡扭头一笑。

  “山洞里面那个家伙,要是知道有个茅山弟子在外面等他,我敢保证,他比你还要紧一万倍。”

  康欣怡忍不住一笑,捂嘴道:“你的安慰。”

  “不客气。”丁二苗很绅士地一笑。

  “我们这样话,里面的僵尸,会不会听到?”康欣怡问道。

  丁二苗摇摇头,低声道:“隔得这么远,话小声点,他听不到的。在刚刚天黑,天地之间气未退,他也不会出的。”

  “跟你在一起,还不到一天,我的认知就被彻底颠覆。”康欣怡吐气如兰,道:“以前,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从不相信鬼怪之。昨晚到清婉之后,才知道,自己对这个世界了解的太少了。”

  “玄学一道,精深非常。科学家都解释不了,你搞不明白,不奇怪啊。”丁二苗笑道:

  “即使我们茅山弟子,专门致力于玄学的研究和实践,但是所了解和掌握的,也不过是沧海一粟,不值一提。再往前,道家真人大德,也难免有迷惑的候,庄生晓梦迷蝴蝶,就是明。”

  康欣怡投敬佩的一瞥,道:“想不到,茅山弟子这么渊博。以前,我认为你们这样的术士,都是……”

  “都是神棍?”丁二苗笑着问道。

  “没错。”康欣怡捂着嘴巴点头。

  人趴在草丛里,絮絮叨叨,跟谈恋爱一样。康欣怡紧的心情,也慢慢放松下。

  “对了二苗,那个清婉的故事,非常非常非常的感人,要不要我你听听?”康欣怡突然想起清婉的前生往事,如此道。

  “要是清婉跟我,我就不感兴趣。不过康康跟我,我就非常非常非常……感兴趣。”

  康欣怡扭头笑道:“奇怪了,难道是因为我们做者的会话,让故事更好听?”

  “不是。”丁二苗尽实,道:“我不喜欢女鬼,但是喜欢美女,这才是原因。”

  “你果然是个实在人,人家喜欢美女都放在心里,你却挂在嘴上,呵呵……”康欣怡咯咯一笑,乐不可支。

  “我最大的优点,就是实在。”丁二苗趁得瑟,道:“你看那个王跃峰,明明就很喜欢你,但是却不敢明,那就叫虚伪……”

  “逗了,他是我小弟,还在实习期。”康欣怡笑靥如花,道:“反正在没事,我就跟你清婉的故事。”

  “我洗耳恭听。”

  康欣怡又用望远镜看了一眼山洞,正要开,身后的草丛里,却传的声音。回头一看,却是李清冬和王跃峰猫着腰走了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