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鬼咒 > 第376章 太公在此
  李清冬正在口若悬河吐沫横飞,那鸡场老板也已经动心,谁知道在这生意就要做成的时候,丁二苗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李清冬大为恼火。{}

  李清冬抬起头,没好气瞪了丁二苗一眼,正欲发火,却又换了一幅笑脸,摊开手嘻笑道:“驱瘟神咒?我不会啊。”

  “你不会,我来。”丁二苗也不搭理李清冬,单手打开背包,翻出符纸朱砂,左手纸笔,在符纸上画了一个大大的敕字,又在旁边写了两行小字:太公在此,百无禁忌。

  一口气画了十几道符咒,丁二苗让鸡场老板,拿去张贴在各个鸡棚门前。

  鸡场老板有些怀疑,问道:“这就可以防治鸡瘟了?”

  “这是道家大符,别说鸡瘟,人瘟都能防止!”李清冬白了鸡场老板一眼,又道:“赶紧拿去贴,别废话。”

  “那、那……太公在此,是什么意思?”鸡场老板还是半信半疑,指着纸符说道:“这太公,是不是我太爷爷?”

  吴展展扑哧一笑,说道:“不是这样的,大哥。太公说的是姜太公。当年姜太公封神,她的老婆吵着要当神仙,姜太公一着急,就随口骂了一句‘瘟神快滚’,结果他老婆就成了瘟神,祸害人间。后来姜太公没办法,就把自己手持打神鞭的画像,印了好多,让大家贴于鸡笼鸭棚之上,以防止瘟神进入……”

  一番解释,鸡场老板终于打消了疑虑,拿着纸符到处张贴去了。

  得了这个空儿,丁二苗三人刚好放开了说话。

  李清冬朝着丁二苗撇嘴,道:“你看到了吧,你的符咒一文不收,白送人家,人家还不放心,问东问西问半天。我弄点假的给他,他还要千恩万谢,大把钞票送给我,这就是区别!要不是你乱说话,钱都到手了!所以说,这个社会,好人做不得……”

  “大师伯……”吴展展皱眉说道:“二苗怜苦济贫,以道家手段帮助养鸡大哥,这是好事啊。怎么……怎么你反而抱怨他?”

  其实吴展展想说,这大师伯太荒唐,如此身份骗人钱财,不是给茅山道教丢脸吗?但是林凤娇的名头太大,又是长辈师伯,所以吴展展不敢明说,只能侧面敲击,以示不满。

  李清冬咧嘴一笑,道:“你说的倒好听,但是吃饭穿衣都不要钱啊?你帮助别人,急难之时,却又有谁会来帮你?这社会很现实,好人做不得……”

  “打住。”丁二苗一挥手,打断了李清冬的话,然后转头对吴展展说道:

  “师妹,这个人不一定就是大师伯,先问好了,要不会吃亏的。我师父说过,大师伯十之**已经不在人世。而且,如果大师伯还活着,怎么也得一百多岁。李清冬,不过七十多岁的人,比我师父还小了一大截。而且大师伯久居港府,说话口音应该和内地不同。总之……,一点多多。”

  “可是他的天地遁法……,这个世界上,除了大师伯之外,还有谁会?”吴展展疑惑地看着丁二苗和李清冬,喃喃地道:“难道,他是……大师伯的传人?”

  李清冬任凭丁二苗和吴展展推测分析,兀自转着眼珠子,手理长须笑而不语,装出一副深不可测的模样。

  丁二苗冷笑了一声,转向李清冬,说道:“现在我问一句,你回答一句。要是说假话,我的万人斩和我师妹的无常索,可不是吃素的。”

  李清冬无所谓地一笑,抬手说道:“你问吧。”

  “你是不是茅山弟子?”丁二苗缓缓问道。

  李清冬笑着点头:“货真价实的茅山弟子,在万同富家门前,我就这样说的,偏偏你不信。”

  “我呸,你还说我们是师叔侄哩!”丁二苗瞪了李清冬一眼。

  “的确是师叔侄啊,如有假话,天打雷劈!”李清冬举手向天,发誓道。

  丁二苗和吴展展同时一愣,难道这老家伙真是林凤娇,要不,怎么敢发如此毒誓?

  “那好,我问你,你既然是茅山弟子,命字是什么?!”丁二苗又问道。大师伯林凤娇命字为孤,丁二苗是知道的。

  “我……,我命字为夭。”李清冬说道。

  “什么,你命字为夭?”吴展展脸色一变,沉声喝道:“你再说一遍!”

  茅山弟子,一共只有三个命字可以选择:贫、夭、孤。

  贫者,就像丁二苗,穷困潦倒过一生,身上永远不会有隔夜之财;孤者,天煞孤星,克亲克友,形影相吊一辈子;夭者,天不与寿英年早逝,注定活不过三十岁。

  眼前的李清冬,都七老八十了,说命字为夭,吴展展当然不信,所以勃然变色。

  “是啊,我命字为夭啊,怎么了?”李清冬笑嘻嘻地重复了一遍。

  “哈哈,哈哈哈……,我说的没错吧师妹,这家伙,就是一个老骗子!”丁二苗放声长笑,单手揪住了李清冬的衣领,防止他土遁溜走。

  吴展展寒着脸走上前,瞪着李清冬说道:“你既然命字为夭,又如何活到这把年纪的?还有,我大师伯命字为孤,你根本就是前言不搭后语,冒充林凤娇,来占我和丁二苗的便宜!”

  “放手,放手啊!”李清冬大叫道:“我的确不是林凤娇,但我是茅山弟子没错,命字为夭也没错。你们要是不信,我可以拿出证据给你们看!”

  “既然不是林凤娇,为什么要冒充?为什么我叫你大师伯,你竟然不做说明?存心占我便宜是吧?”吴展展大怒,举起手镯就要砸下,但是看着李清冬一把年纪,终于还是没能下手。

  丁二苗嘻嘻一笑,道:“证据,你有什么证据?你想骗我放手,然后土遁溜走,对不对啊老骗子?”

  这句话提醒了吴展展,为了防止李清冬遁走,她手臂一抖,把手镯抖成了铁索,顺手挥出去,已经卷住了李清冬的脚踝。

  “二苗你放手,现在他跑不掉的!”吴展展对丁二苗说道:“让他拿出证据,要是拿不出证据,今天有他好看的!敢冒充大师伯,还命字为夭?”

  (继续求月票,求推荐票!各位好朋友,请支持《鬼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