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鬼咒 > 第186章 惊鸿照影来
  洪流一呆,随后辩解道:“道友,你也是知道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那女子合该当日淹死,天命难违,我为什么还要去救她?”

  “住口!”丁二苗大怒:“天行健自强不息,地势坤厚德载物。尽人事而听天命,才是道家的慈悲!你明明有道术在身,可以救起那女子,却担心有损自身的修为,所以袖手不管,还敢跟我扯什么天命?”

  洪流面皮一红,低头无语。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巧姐儿双眼滴血,做出一副恐怖的样子,叫道:“你是茅山捉鬼法师,我们是鬼。你的嘴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呸,还不是弱肉强食!”

  丁二苗心如铁石,依旧冷冷地道:“巧姐儿,有什么委屈,等我送你们去判官面前,你再申冤不迟!”

  王胡子见机不对,转头对洪流叫道:“牛鼻子,他丁二苗要我们的命,我们也不让他痛快。茅山无常索不是在你手里?拿出来,毁了它!”

  “你好聪明啊,王胡子!”丁二苗哈哈大笑,道:“灵宝法司印下,你们十分修为,能出一分就算不错了,现在想毁去我茅山至宝,恐怕也太迟了点!”

  笑声中,丁二苗脚下步法错动,倒踏七星,口中念咒,手上掐决,整个人如同疯癫,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破,破,破……!”

  丁二苗的咒语声越来越急,罩在王胡子等水鬼身上的阴影也就越小。

  三个水鬼被渐渐挤压到一起,背靠背三分鼎立,各自双手乱挥,拼死抵抗。

  “阴阳无极,人间有法!五行常转,追魂——!”

  随着丁二苗的一声大喝,附在孔明灯上的五色小旗子,突然从空中降下,悬在王胡子等水鬼的四周,盘旋着飞舞,速度越来越急。

  “咿咿咿咿……”

  “嚯嚯嚯嚯……”

  各种鬼音从五色旗中飘出,夺人心魄催人肝胆。王胡子等水鬼,眼中所见都是旗影,耳中所听,都是鬼叫,视听全部被飞舞怪叫的五行旗打乱,心神不宁,各自抱着脑袋,痛苦不堪。

  锁龙潭上风云惨淡,各类鱼虾都惊慌不已,不住地跃出水面,四面逃窜。

  盘旋飞舞的彩旗中,王胡子三个水鬼,被灵宝法司印的阴影裹挟着,缓缓地向着丁二苗立脚处的北岸靠近。

  这时候的丁二苗,就像一个正在收网的渔翁,而王胡子和巧姐儿以及洪流,就是落在网中的鱼,虽然竭力挣扎,但是却无法摆脱控制。

  丁二苗的咒语仍然在继续,五色旗也依旧在飞舞。王胡子三人的身躯,在五色旗的旋转力道下,已经被挤压在一起,分不清彼此,唯有三个脑袋六个胳膊还没有合并。看起来,就像一个三头六臂的怪物,既古怪又滑稽。

  “丁二苗,丁**师,丁大人,我知道错了,求求你饶了我!”王胡子的英雄气概荡然无存,连声求饶,叫声凄凉。

  相对来说,巧姐儿反倒显得比较刚强,咬着牙齿一言不发。

  “现在求饶,太迟了!哈哈……”丁二苗眼见王胡子等水鬼越来越近,离自己只有十来丈远,心中不由得大喜。

  再坚持两分钟,捉了这三个恶鬼,就是几百年阴德到手。

  而且,找回无常索,自己也可以去跟吴展展光明正大地见面,叙一叙师兄妹的感情了。自己这次帮了她这么大的忙,上次的小小误会,应该可以揭过去了吧?

  “牛鼻子,你昨天不听老子的话,贪图什么茅山无常索,结果终于惹来大祸。老子瞎了眼,怎么就认识你这样的东西!”王胡子知道再也无法脱身,瞪着牛眼,大骂洪流。

  丁二苗听在耳中,却微微一笑。原来罪魁祸首,就是这个道士洪流。

  洪流也大失方寸,红着眼叫道:“王胡子,你现在怪我,是何道理?昨天淹死吴展展,却是你的主意,你不要抵赖。”

  巧姐儿也不甘示弱,骂道:“要是男人就给我闭嘴,死到临头,还争争吵吵,管什么用?!昨晚,书生劝大家一起逃跑,你们两人怎么说的?当时充好汉,现在就不要孬种!”

  听到这儿,丁二苗明白了。原来,书生见机不对,昨晚就逃跑了。而王胡子和洪流却自以为有些手段,所以没把自己当一回事!

  丁二苗踏罡步斗,手执长剑大笑:“要争要吵,都给我赶紧点,时间不多了。哈哈!”

  说话间,王胡子等三个水鬼,离岸边又近了几步,只有七八丈远。按照他们移动的速度来看,大概还有一分多钟,就到岸边。

  突然,道士洪流的脸色一变,张口结舌,似乎想说什么。

  这妖道,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丁二苗一呆,眼睛盯着三个水鬼,谨防他们最后的花招。

  谁知道正在惊疑之间,身边风声一动,丁二苗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一道人影,足踏清波,向着王胡子等三个水鬼疾驰而去!

  去势如惊鸿,衣袂飘飘。

  然后,耳边一声娇喝,清清楚楚:

  “翻天灵印结掌心,锁龙潭上会风云。弟子吴展展,有请师公来上身!”

  ——我去!吴展展?

  丁二苗一愣之间,停止脚下的罡步,眼神傻傻地看着潭面,心里就在纳闷,怎么这次的行动这么绝密,还是被吴展展知道了?

  “妖孽,拿命来!”吴展展口中娇喝,足下浪花点点,手中掐着指诀,转眼间已经冲到了王胡子等水鬼的身前。

  一个丁二苗,就让王胡子夫妻和洪流心惊胆裂。现在吴展展骤然现身,斜刺里杀了出来,三个水鬼更加惊慌失措,心如死灰。

  “臭丫头,跟你拼了!”洪流狗急跳墙,一挥手,一黑一白两道圈圈向着吴展展砸过来。

  丁二苗定睛细看,发现那一对圈圈,却正是吴展展失落的黑白手镯,茅山至宝无常索!

  “来的正好!”吴展展脚下不停,踏着水面迎了上去,同时朝着飞来的黑白手镯一挥手。

  也没见吴展展怎么动作,那两只手镯已经到了她的手中。

  一阵叮当脆响,手镯被抖成了铁索,接着呼啸一声,朝着拧成一团的三个水鬼腰部卷了起来!

  “啊……!”

  无常索过处,一阵纷乱的鬼叫,潭面上已经不见了王胡子等三个水鬼的身影。

  铁索余势不衰,依旧在盘旋飞舞。

  吴展展的双手一错,一甩头发,铁索变成了一条,围着她的脖子嗖嗖转动。同时,她也潇洒地一个转身,张开双手,踏着河水向岸边掠来。

  阳光照耀下,吴展展倩影照水,足下的浪花,恍如朵朵金莲,把丁二苗看的如痴似醉。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