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鬼咒 > 第166章 传声筒
  ps:鞠躬致谢:帕巴拉仁博切、陆开军。鬼皇、苏队、w、春梦总是被尿憋醒、利群爱火柴、恒星的恒心、人丑嘴不甜长的磕碜还没钱、baby釹子、伊小猫、安静、布尘的书友的慷慨打赏!

  今晚加更两章,明天的三更,会迟一些,大家见谅!

  ——下面正文——

  陆开军和万书高都看着骸骨,又惊又怕。陆开军就要驾船掉头,却被丁二苗厉声喝止。丁二苗口中说话,眼睛却不看骷髅,而是面色沉静地盯着骷髅下的水面。

  李伟年一弯腰,从船板上拾起一支柳叶镖,挥手射了出去。

  嗖!

  没想到这家伙最近的镖法练得很不错,柳叶镖带着破空之声,准准地扎进了当中那具骷髅的右眼窟窿里。

  如果是活人,那么就被他这一镖就打成独眼龙了。

  但是骷髅挨了一镖,只是身体稍稍一晃,并没有减缓向前的速度。

  骷髅越来越近,眼看就要和渔船撞在一起。

  丁二苗突然伸出左手中指,在右手心里一按。

  刚刚被剑锋割开的伤口,瞬间又流出血来。丁二苗转动着左手手腕,在右手心里画了一道血符,一抬手,对着中间那具骷髅站立处的水面劈了过去,同时大喝了一声:“妖孽,让你尝尝我茅山掌心雷!”

  “轰——!”

  一声闷响,伴随着一道红光。

  那具骷髅被炸的四分五裂,骨骼四飞,同时一阵凄厉的惨叫,从水面下传来:“咿咿……啊!”

  叫声似婴儿夜啼,又好似野猫叫春,扎的人浑身发毛。

  丁二苗一声冷笑,又一挥手,一道红光接着打了过去:“砰……!”

  水面下,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翻上来,在水面上一闪又消失不见,留下一片血迹,在河水里慢慢荡漾开,逐渐稀薄……

  左右两具骸骨也在这一刻突然倾斜,跌落水中,缓缓沉下潭底。

  潭面上再次归于平静。

  陆开军擦了一把汗,万分敬佩地看了丁二苗一眼,继续开船向前。

  “二苗哥,那是鬼吗?鬼怎么会有血?”万书高吃惊地问道。

  拴柱的声音,又飘了出来:“那不是鬼,只是水面下有几只水獭,举着人的骸骨装神弄鬼。水獭嘴里含着人的肠子做传声筒,传声筒的另一头,通到骸骨的口腔里,然后他们在水里头笑,笑声就从骸骨的嘴里传了出来……”

  李伟年打了个激灵,用人的肠子做传声筒,这些水鬼,果然邪恶!

  “原来是这样,”万书高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我以前也在这里呆过,这些把戏都玩过,当然懂了!”拴柱得意地笑道:

  “刚才二苗哥……,不不,是丁**师,他用掌心雷炸开了那具骷髅,有些碎骨头扎伤了那个水獭,所以就有血迹出来,明白了吧?”

  这小鬼头,跟丁二苗等人在一起有些时间了,竟然也顺着李伟年和万书高的叫法,把丁二苗叫做二苗哥。

  “小东西,卖主求荣,竟然还有脸在这里津津乐道!”拴柱正在洋洋自得的时候,突然一声咒骂不知从何处传来,嗡嗡作响。

  拴柱听得这声音,似乎吓了一跳,竟然从水面一阵风卷了上来,钻进船舱里,现出人形,对丁二苗说道:“这就是潭底的鬼老大,叫王胡子!”

  看来,刚才说话的王胡子,也就是拴柱以前的主人了,要不,卖主求荣的话,也就无从说起。

  突然出现的鬼小孩拴柱,也把陆开军吓得半死。他一边掌舵,一边扭头打量拴柱,问丁二苗:“小哥,这这这……这小孩又是谁呀?”

  “陆大宝,你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拴柱瞪眼道:“你的曾爷爷和爷爷,我都认识。”

  拴柱死后已有一百多年,被绿珠从锁龙潭救出以后,整日里东游西逛,他认识陆开军的曾祖和爷爷,也不足为奇。

  “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名……叫大宝?”陆开军又惊又怕。

  “嘻嘻……,我当然知道。你的家住在西河滩槐树庄,你的老婆叫翠珍,是从小定的娃娃亲。你还不会说话的时候,我经常带你玩,不过你爹妈看不见我。你小时候好玩,现在越大越不好玩了,我也就懒得找你。”

  “啰嗦够了没有?你上辈子是被话憋死的?话比屁还多!”丁二苗瞪了拴柱一眼,让他闭嘴。

  拴柱立马收声,躲进了船舱里,不敢露头。

  船行平稳,丁二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冲着前方喊道:“刚才说话的水鬼,给我听着。茅山弟子丁二苗在此,有胆量,现身一见!”

  “见就见了,还需要胆量?你以为我上辈子是被人吓死的?”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前方不远处水花一翻,一个身穿粗布蓝褂的人,仰面漂在了水面上。

  阳光烈烈,照着他那张浮肿的脸,仿佛是在水里泡了好几天的死尸一样,看不到一丝生机,直让人一阵反胃作呕。

  那一把大胡子,倒是很威风,随着水波微微晃荡。

  这时候,距离北岸已经不远。

  丁二苗指着北岸,让陆开军继续直行,一边看着那具“浮尸”说道:“你就是那个什么王胡子?好大胆子,竟然扣了我师妹吴展展的魂魄!”

  “浮尸”忽地直起腰来,坐在水面上冷笑道:

  “刚才那个小丫头,就是你师妹吗?她仗着自己是茅山弟子,硬闯我们的府邸,还扬言要把我们全部抓去阴间,实在是目中无鬼!人不犯鬼,鬼不犯人,现在闹成这样,也是她咎由自取,怪不得我王胡子。”

  “荒唐!茅山弟子,逢鬼必捉。”丁二苗手指“浮尸”,大声喝道:“我师妹替天行道,维护阴阳秩序,送你等去该去的地方,有什么犯不犯的?凭你们几个水鬼,也敢与茅山弟子为敌?”

  浮尸仰头大笑:“维护阴阳秩序?那也要看自己有几分道行!我只不过略施小计,你师妹就自投罗网,叫我笑掉了大牙!”

  “笑掉大牙?你当心我等会儿掰了你的鬼牙!”丁二苗嗤地一声冷笑:

  “王胡子,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考虑。识相的话,赶紧交出我师妹的魂魄,我可以将你们从轻发落。如敢违抗,我必定荡平锁龙潭,叫你等百年修为,毁于一旦!”

  “好!我们弟兄几个,今天就陪你斗斗法。抓了师妹,再抓师哥。痛快,痛快呀!”

  王胡子突然一抹脸,刚才浮肿难看的面皮,变成了一张活生生的人脸。目赛铜铃,鼻如悬胆,国字脸,大胡子,不怒自威。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