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现代都市 > 夫人虐渣要趁早 > 第475章 殷勤,我是路小狼不是季白心(二更)
  一顿饭吃了2个多小时。

  饭席结束。

  所有人走出酒店。

  大门口,各自的轿车都停在了外面。

  殷勤主动的对着他父母说道,“我先送你们回去。”

  “不用。”覃可芹非常大声的说道,“不用不用,你和季白心回去就行,我们怎能麻烦你,我们自己回去。”

  殷勤看着他妈。

  覃可芹非常自若,“你好好和白心在一起,照顾好白心,我和你爸就不劳你操心了,你结婚哪天来着,记得通知我们一声我怕我忘了来参加。对了,平时没事儿也别给我打电话也别回来,我现在怀孕了,经不住刺激,不不不,是经不住人太多,这年纪越大就真的是越怕吵。”

  殷勤抿唇。

  他母亲还真的是毫不掩饰对他的讨厌。

  或者说,对他和季白心的讨厌。

  明摆着就是让他以后别回去了。

  他没说话。

  季白心听着,也是刺耳得很,但好在,她还是有她的教养,她没必要和他们计较。

  再说。

  她心里一直根深蒂固的觉得,以前的父母也是被路小狼蒙骗,到时候真相大白,他们自然会解释她。

  “不早了,我们就先走了。医生说我高龄孕妇,得早点睡觉。”覃可芹招呼着,拉着殷彬的手,“我们先走了。”

  看上去是一秒钟也不想多呆。

  张清媚此刻连忙客套道,“那你慢走。”

  覃可芹点头,被殷彬扶着上车那一刻,又突然转头对着宋知之,“知之,有空多到阿姨家来玩,带上你那朋友叫什么”

  “辛早早。”宋知之连忙说道。

  “对,早早。我可喜欢那孩子了,有空就多到家里来,阿姨一个人在家也无聊得很。”

  “好。”宋知之非常热情。

  季白心脸都绿了。

  殷勤也是很无语。

  覃小姐能不能不要表现得这么明显。

  覃可芹也不管其他人的感受,和殷彬一起坐上轿车扬长而去。

  覃可芹一走,其他人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

  宋知之坐在季白间的副驾驶室。

  宋知之说,“你觉得殷勤和季白心的婚姻能幸福吗”

  “那是他们的事情,我没兴趣。”

  “殷勤不是你大儿子,季白心不是你妹妹”

  “但是感情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季白间冷漠。

  “”这个冷血的人。

  宋知之转头看向窗外。

  她喃喃的说道,“要是殷勤和季白心在一起好就算了,我真怕到头来殷勤会肠子都悔青。他和季白心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很难相信他们能够回到最初的模样。”

  “那也是殷勤自己的选择,哭死了也活该。”季白间显得很平静。

  所以你丫的是知道殷勤会哭死吧

  “有那个时间关心别人还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把计划造上。”季白间说,脸色有些不太美好。

  “好好想想就能造上吗”宋知之回怼。

  “做了总比不做强。”

  这货就是病急乱投医吧

  殷勤喝了酒,季白心开的车。

  车子也在锦城的街道上行驶。

  摇摇晃晃。

  殷勤喝得有些多,也没有到醉的地步,就是脑袋有些重。

  他歪靠在窗户上,眼眸就这么看着外面的景色发呆。

  季白心转头看了一眼殷勤,她说,“吃饭的时候,我大哥叫你说什么了”

  殷勤眼眸动了动,沉默了几秒。

  “她说我坏话了”季白心带着玩笑的口吻。

  “没有。”

  “还真的是有些打脸。”季白心自嘲的说道,“我斩钉截铁的给我大哥说路小狼也是自私的,路小狼也不愿意为你了去给外界澄清事实,下一秒,路小狼就在媒体上为你洗白,而他劝我让我把我的遭遇对外公布我却因为自己的名誉不愿意,在我大哥的心目中,我应该是自私自利,路小狼应该是无比伟大的吧。”

  “你大哥看人看事儿从来不会这么片面。”殷勤直言。

  季白心冷笑了一下。

  但事实上,现在所有人都看不起她。

  殷勤的母亲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

  宁愿和宋知之这个没什么关系的人亲近,也不愿意和她有所接触,明摆着不想让她进了他们殷家的大门。

  殷勤结婚可以。

  出去结婚,别回来。

  她其实什么都看在眼里,她只是不计较而已。

  “那你和我大哥在外面这么久,就什么都没说”季白心有些固执的问道。

  殷勤动了动身体,让自己坐直了起来。

  季白心能够隐约感觉到一些不好的事情。

  殷勤说,“你大哥要用法律的手段来解决你的事情”

  话一出。

  季白心突然一个急刹。

  殷勤猛地抓着旁边的扶手。

  他转头看着季白心无比激动的模样。

  季白心狠狠的看着殷勤,“不是答应过我不这么做吗不是说要保护我的名誉吗我都说过了我不计较,我宁愿不计较那天的事情,我也不想把这些丑陋的一面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为什么你们非要这么做”

  殷勤没说话。

  季白心情绪更加激动了,“现在路小狼不是已经在媒体上说了你和他的感情都是她的一厢情愿都是她的阴谋算计,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现在网络上也没有那么多的人声讨你,慢慢的,你的形象就能够好转,根本就不需要我再来给你添一把火,根本就不需要为什么你们却还是不放过我”

  “白心你冷静一点。我们不能让伤害过你的人逍遥法外,我们不可能忍下去。”

  “我能忍下午,我能这些都是我的遭遇我说了算,我说可以就可以我不需要你们的好心不需要”季白心大声吼道,异常崩溃。

  “何必要这么去委屈自己,被人糟蹋不是你的错,你不能一直用别人的错来惩罚自己,那些人应该受到该有的下场,否则这个世界上要公平要法律来做什么”

  “公平,什么是公平你们认为把那些伤害我的人绳之以法就是对我的公平了你们想过让他们绳之以法了我会承担些什么吗我会被所有人以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以后怎么工作,我以后还怎么去好好生活”

  “你为什么一定要在乎别人怎么看你你为什么一定要在乎别人的眼光在我心目中你就干净的纯洁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还不行吗”殷勤声音也有些大,显然有些怒火。

  季白心被殷勤吼得有些愣怔。

  殷勤每次对季白心发过脾气之后就会心软。

  其实。

  任何一个女人遭遇这件事情,心态都会崩,季白心也不过是一个普通女人而已。

  有些僵持的空间。

  殷勤声音放低了些,“白心,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你曾经受到的那些伤害,我会弥补你,别把自己钻进死胡同里面了,任何事情都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季白心眼眶红润。

  但是她就是不心甘。

  她一旦想到自己被曝光的那个画面她就完全受不了。

  她甚至可以想象网络上会有什么闲言闲语。

  她甚至可以想象以后她在工作上会遭遇多少风言风语,特别是在竞争对手那里,会被怎样的讽刺。

  她不松口。

  紧咬着唇瓣不松口。

  “白心。”殷勤主动去拉着她的手。

  季白心泪眼模糊的看着殷勤,“就不能,让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吗就当没有发生过,我们好好的在一起,让这件事情就这么烟消云散,可以吗”

  殷勤有些难受的点头,“你大哥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

  “为什么他可以为我做决定,凭什么”季白心情绪又开始失控。

  “他也是为了你好,你不能这么一直逃避”

  “他不是”季白心大声说道,“如果为了我好,就会站在我的立场上思考问题而不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大哥从小到大对亲情就很淡漠,她不只是对我们如此,对我父亲都是如此,在这个家里面从来都是他说了算,他都是以他的利益出发,从来没有为其他人考虑过”

  季白间不是这种人。

  他虽然冷漠,对待任何人都很冷漠,但他不是只为自己的利益。

  他会为很多人考虑。

  “殷勤,你和我大哥从小感情就好,你帮我给我大哥说一下,你帮我给他说一下,让他不要这么对我好不好”季白心还是不愿意,怎么都不愿意。

  殷勤摇头。

  他此刻也真的觉得,用法律手段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季白心看着殷勤,突然有些讽刺的笑了,她说,“反正,你只听我大哥的,不会听我的是吧。”

  殷勤选择了沉默。

  他只是觉得,季白间的处理方式很好。

  对白心也好,对他们也好。

  白心应该维护自己的权利。

  魏呈应该受到该有的教训。

  易温寒那个一直在暗地里使坏的人,也应该得到相应的报应。

  他不觉得季白间的处理方式有什么不好。

  季白笑得更加讽刺了。

  她说,“你下车吧。”

  殷勤看着她。

  “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你下车”季白心怒吼。

  “白心”

  “别叫我既然你和我大哥一样,都不在乎我的名誉就算了我也不需要你们的可怜也不需要你们的同情,我遭遇的一切都是我活该,你下车下车”季白心嘶吼。

  殷勤就这么看着她。

  他对季白心真的有些无奈,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平复她的心情。

  他也不知道他说什么,才能够让她想明白,被人糟蹋真的不是她的错,她不应该为了那些所谓的名誉就让那些伤害她的人逍遥法外。

  他突然打开了车门。

  季白心看着殷勤。

  看着他的举动。

  眼泪瞬间涌出眼眶。

  她就这么看着殷勤下车,他说,“注意开车。”

  季白心没想到殷勤就这么下车了

  她不过就是在发气而已。

  不过就是在发泄情绪而已。

  殷勤不哄她,殷勤不来哄她反而真的下车了。

  她咬牙。

  一脚油门狠狠的冲了出去。

  殷勤就这么看着扬长而去的小车。

  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季白心的时候会这么的心累。

  累到,他甚至很想要逃避。

  明知道此刻季白心独自离开并不是对他们而言最好的方式,但他却不想这么去哄她。

  他伸手,招揽一辆出租车。

  他很自然的说了自己家的地址,说出来那一刻自嘲的笑了一下。

  他都被覃小姐赶出家门了

  他让司机把他送去了一个夜场。

  他打算,不醉不归

  突然这一刻有点想他那个酒肉朋友慕辞典了。

  也不知道那货还有多久才会出狱。

  一个人喝酒的滋味真的,很难受。

  好在他醉得很快。

  不到一个小时,就把自己给喝得神志不清了。

  服务员来扶他送他回去。

  他死活推开,嘴里一直喃喃,“我有人要我有人要,不要你管”

  服务员很无语。

  那一刻殷勤就拿出手机,非常嘚瑟按下了一串电话号码,拨打。

  电话打通,他冲着手机大声说道,“白心,来接我,我醉了”

  “我不是季白心,我是路小狼。”

  “”

  ------题外话------

  三更可能会很晚,但确定肯定能有。

  笔芯。

  别忘了月票月票哦。

  爱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