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毒婿 > 56 长眉老僧
  白天坐马车,晚上住客栈。不到旬日,洛寒衣便已走到了西湖边上。

  放目远眺,落日的余晖遍洒,苍穹中布满了彩霞,天空中仿佛燃烧着火焰似的壮丽云彩。

  而西湖里的湖水,却是静澜微浪。那倒映在水面上的夕阳,轻抚出了片片的波光粼粼……

  从水面的倒影,可以看出临岸寺塔尖儿的尖顶,以及那檐角上的风铃。

  晚风柔顺的吹过空中,带起了湖面阵阵的微漪,水中的一切影像都漾开了。

  塔檐上的风铃响起的铃声,悠扬的传入了空中,融和在了袅袅的炊烟里。

  几只归鸦负着落日的余晖,越过了宽广的西湖水面,又从临岸寺的塔尖儿掠过,落到了临岸寺后面的林子里。

  暮色笼罩,临岸寺厚重的山门已经关上,庙宇留下了一个高大的影子覆在了地上,伸出的远远的。

  “咚——”地一声空沉的鼓声从庙里远传,接着念经之声也自正殿飞出,清越的檐角铃音和庄严朴实的木鱼声,夹杂在经文声中,荡漾于空中,漂送到了湖边。

  却听念经声中,又带着微微的哀伤,但这哀伤里却又好像有喜悦,让人琢磨不出到底是为了什么!

  几只乌篷小船靠泊在湖边,在暮色的微波里不住地摇晃着。而更远处,却不时传来丝丝弦乐之声,是画船欢乐的在招揽客人了,因为,怡人的夜晚已经开始……

  湖堤岸两旁的柳条,在黄昏中摇摆着柔软的身躯,多情的撩着水波;她们张开着纤臂,在空中轻挥着,好像是要抓住这美好的时光。

  一个白衣人影,自远处匆忙地奔跑了过来。他走到了柳条的怀抱中,站住了身子,急骤的喘回了几口气,伸手攥住了几条拂在他脸上的柳梢,视线却投射在了那挺立的临岸寺塔上。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夕阳西下,单身的日子不好过啊……”他忧伤的低吟着,声音里却隐含着自嘲之意。双手用力一扯,一扬臂弯,手中的柳叶是片片飞向了湖中。

  此时,临岸寺内,大雄宝殿的大门关得紧紧的,里面跪满了和尚,和尚们都低垂着头,喃喃地默背着经文。

  大殿里到处都飘散着青烟。在那供桌上,一个青铜色的古鼎里,插着一大束燃香,是烟雾腾腾,缕缕上升。

  殿中大梁上面,高挂着几盏琉璃灯,悉数是点了的。灯火照耀着整个殿内犹如白昼似的。相辉映之下,供桌上燃烧着的红烛的烛火,倒显得微弱孤寂了。

  大殿中,正前方是一个大大的蒲团,上面坐着一个长眉垂肩白发灰袍的枯瘦老僧。只见他合掌无动,紧闭着双目,仿佛正在入定中。

  随着最后一声沉重的鼓声过后,大殿中念经的声音便都停顿了下来,是一片清静,只有那灰蒙的香烟,仍然在半空中飘忽着。

  蓦地里,从跪着的僧人当中,走出了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和尚来,他向前迈了几步,肃穆的说道:

  “启禀方丈,时辰已到!”

  语歇,长眉老僧是全身一震,两条雪白的长眉,竟忽然飞起,又轻轻的落下。

  长眉僧人睁开了双眼,向着置放在自己面前的一个大缸望了一下,又将视线往每个僧人的脸上扫了过去。

  长眉僧人看到所有的和尚,都带着崇敬祈求的目光,心里不禁一叹,缓缓的道:

  “十七年似梦如烟,一切成空!是情痴,还是老和尚耶?唉……参禅十七年,还是不悟,白费了大好的光阴……”

  说到这里,长眉僧人是猝然双目大张,眼露精光,大喝一声道:

  “快快!速速将山门打开!”

  大殿中那些和尚俱都大吃了一惊,怔怔的,看着那枯瘦的长眉老僧,不晓得他为啥子突然就冒出了这句话来!

  刚才的那个中年和尚讪讪的问道:“方丈啊,您这是……”

  这时候,长眉老僧又闭上了眼帘,耷拉着长眉,一副不管不答的样子。

  那中年和尚有点尴尬,只得遵从方丈之令,出到了大殿外,又走了好长一段路,才到得山门前,把庙门给打开了。

  他刚一开门,就见到门口是站着一个白衣人的,在昏暗的天色下,已经瞧不清来人的容貌,但是依稀能够辨别得出是一个少年。

  那中年和尚双掌合什,打了一个稽首道:

  “阿弥陀佛。天色已晚,不知檀越立在敝寺门前,是有什么事么?”

  来的这名少年人,正是天朝穿越者洛寒衣。

  洛寒衣也回了个礼,遂作陈情道:“大师您客气了。在下是经人介绍过来的,想要见一见贵寺的方丈仓尽空大师。”

  中年和尚眉头一皱,答道:“小兄弟你来的不是时候啊。本寺方丈圆寂在即,恕不能见客的。劳请檀越你,还是自行离去吧!”

  洛寒衣一听,哇靠,仓尽空大师要升天呀,他要是死了,那我去哪儿找自己的亲爹亲妈?嗯……我今天非得见到他不可!

  一念至此,洛寒衣遂提高了声音道:“大师,还请大师您通融。在下今天一定要见到方丈的!在下星夜兼程,从洛阳赶来,连晚饭都还没吃,只是想与方丈会晤一面而已,这也是缘法,您说是吗!”

  说到这里,洛寒衣忽然想起了带得有信物来的,于是从怀中掏出了那半只玉环,呈在手中,解说道:

  “介绍我来的人,让我将这半边玉环,交给仓大师。说仓大师一定认得,一定会见我的。烦请大师您,代为传禀一声。阿弥陀佛,幸甚至哉!”

  中年和尚接过了洛寒衣的玉环,仔细的瞧了瞧,心中犹疑的回说道:“那好吧。檀越你,就在这里等一等,我进去问问方丈,他是不是要见你?”言毕,又深深的看了洛寒衣一眼,这才转身匆匆回去到大雄宝殿了。

  中年和尚是步伐如风,大袍一甩之际,已经步入进了大殿之内。恍一抬头间,却见到长眉老僧,此刻是全身在猛烈抖动,眉头痛苦的紧锁着。

  中年和尚见到情事急剧,只得一提长袍下摆,纵身一跃,从一地满跪的僧人们的头上掠过,轻轻落身在了长眉老僧的面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