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游戏竞技 > 兑换狂人 > 六一二、艾斯特初“识”张凡
  “这是……”

  艾斯特看着希露达手指上的戒指,怔怔的问道。

  “这个戒指名为奥丁神戒,是我身为神使的最大象征,也是我掌控所有神斗士的最大凭证。”

  “你和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你想要说些什么嘛?”

  艾斯特抬头看着希露达,迷茫的问道。

  “我要告诉你的,是它的作用。我刚才告诉你,作为神使,掌控所有神斗士,这个戒指是必不可少的。但事实上,这个戒指真正的作用,乃是控制!”

  “唉?你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不!”

  希露达摇摇头,“不是那个控制,也就是说,这个戒指真正的作用不是控制神斗士,而是控制我自己!”

  “啊???”

  艾斯特闻言大吃一惊,眼睛瞪得老大。

  “很惊讶吗?呵呵……”希露达苦笑了两声,“是啊,身为神使,其实我才是最不自由的那一个。你是不知道,自从那一天,我在遗迹中发现这个戒指之后,我的整个人都开始不受我自己控制。我自动的带上了戒指,自动的唤醒了神斗士,之后的各条命令,我的内心很清醒那是错误的,但是我的身体不停我的指挥,戒指,代替了我这个人,成为了控制我身体的中枢。我不知多少次想要将它摘下去,但是我根本做不到。我想张嘴说话,让别人帮我把它拿掉,但是任何人都帮不了我,他们只是听从那个我的命令,根本听不到我内心的声音,我就好像是一个局外人,看着我的身体在自主行动,自己却毫无办法,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我甚至有那么一段时间想过,如果能够死掉就好了……”

  说道后面的时候,希露达的脸色越来越黯淡,兴致也越来越低。

  艾斯特看着希露达的样子,不由得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掌,轻轻的用动作安慰着她。

  “不过,我很幸运,因为我遇到了他……”

  好一会,希露达突然抬起头来,眼睛里满是亮光。

  “他突然出现我的面前,就好像一个神灵,他看着那个被控制的我的时候,目光似乎能够穿透空间,直接看到体内的我,那一刻,我突然发现,是他将我的世界打开了一个窗口,他将会将我从这个鬼地方拯救出去。接下来的时间里,外面的我紧张的时候,我的心里却很安定。因为我看到了,一个个的神斗士都失败了,奥丁的复活大计越来越渺茫。当最后,他当着我的面,让我看到了奥丁宝石的真正面目,并且帮我把这个戒指上面控制我身体的法术清除掉之后,我就下定了决心,这辈子我就是她的女人,不单单是因为他曾经救过我,我会跟着他,只因为他是最了解我的人,他能够看到并没有被控制的我的内心,他能够知道我真正想要什么,所以,我想要成为他的女人,永远陪着他,永远服侍他……”

  希露达说着,脸上露出了甜美的近乎于神圣的笑容。

  这个笑容让艾斯特愣了一愣,心里不由的开始思考,自己想要跟着张凡,究竟是为了什么

  自己的目的真的单纯吗?自己的想法,真的能够被人接受吗?

  两个女人,一个满脑子想的都是张凡的事,另一个想的都是自己的事,一时之间场面居然沉默了下来。

  好一会,艾斯特才突然摇摇头。

  “艾斯特你在想什么啊,你不是发过誓的吗?只要他能够将你从魔界岛拯救出来,你就一辈子跟着他吗?不管你的目的到底单不单纯,不管你的想法是不是真的能够被别人接受,既然你做出了这样的选择,而对方也切实的做到了,你就要履行自己的诺言。而且跟着他有什么不好的?他那么强?最起码跟着他不会担心被人欺负。而且他那么温柔,明知道你做出这样的选择有自己的理由,却还是一点都没有问,完全的相信了你,你现在还有什么好担忧的?什么也别想,专心致志的服侍他和照顾他,永远做他的女人吧!!!”

  想不明白的艾斯特,在心底大声的对着自己说道,然后抬头看向希露达。

  正好此时希露达也抬起头来,同样看向了她。

  两个女人相视一笑,谁也没有说话,安静的坐在那里,抬头看着明朗的天空,享受着这平和的宁静。

  “对了,我一直想问,大人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啊,你只是说神斗士在他的手中完全不值得一提,但我还是无法想象,他究竟强到了什么程度。你应该看到过吧,和我说一说,让我也听一听嘛!”

  过了一会,艾斯特突然转头看向希露达,伸手抱住了她的手臂,来回摇动着说道。

  “很遗憾……”

  希露达微笑着耸耸肩,“其实我还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当时他一直在我的面前,我可从来没见他动过手。”

  “唉?怎么回事?大人他没动手吗?那他是怎么打败神斗士的?”

  “当然是……”

  “因为我们的存在!”

  希露达刚想说出口,一个淡淡的声音已经在她的身后响起。

  希露达和艾斯特同时已经,猛然回过头,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她们不远处的乌尔奇奥拉。

  “你,你是什么人……”

  艾斯特一个猛子跳起来,举着拳头冲向乌尔奇奥拉,一边冲一边大叫着。

  “你敢擅闯射手宫,不想活了吗???”

  “艾斯特不要,他是那个人的……”

  希露达想要制止她的时候已经晚了,艾斯特的拳头已经打在了乌尔奇奥拉的脸上。

  “乌尔奇奥拉,千万不要动手,她是……”

  希露达看到这一幕,心里顿时一紧,连忙对着乌尔奇奥拉喊道。

  “啊,我明白,她是大人的仰慕者,同时也是大人的追随者,未来还有可能成为大人的女人。”

  乌尔奇奥拉被一拳打中,身体动都不动一下,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眼神也依然平淡如水。

  对着希露达说完,他眼珠子微微一动,看向艾斯恩。

  “我是大人的属下,第三十刃乌尔奇奥拉西法。大人离开这里之前将我们召唤出来,命令我们守护所有和他有关系大人,以及其余六名黄金圣斗士所在的星座宫。大人的射手宫,就是我驻守的地方。两位继续聊吧,不用管我,我只是出来打个招呼而已,然后我会隐匿起来的。不会探查你们的**,你们也不必来找我,你们是找不到我的!”

  乌尔奇奥拉没有任何的恼怒,其实是完全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的说着,说罢便转过身,直接从原地消失不见。

  他走了,艾斯特却还保持这刚才的动作,直到希露达走过之后,她才缓缓的收起了架势。

  “希,希露达姐姐,他刚才说他是……”

  “啊,这就是我想告诉你的,当时张凡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命令他的手下,也就是包括刚才那人在内的,十人小组,也就是名为十刃的小队中的七人,将我所统领的八名神斗士全部杀掉的。而且你知道吗?他们几个都非常厉害,神斗士和黄金圣斗士之间的对比你知道了,我告诉你,就是这些人,杀掉几乎等同于黄金圣斗士的神斗士,自己连一点伤都不会受,甚至有几个人以这样的战斗为乐,把这样的战斗当做了游戏。就是这么强大的人,整整十个,却只是张凡的下属,那张凡究竟强到了什么程度,你自己想想吧。我知道的,也就是这样了!”

  希露达对着艾斯特说着,耸耸肩,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怎,怎么这样……这也太……太……”

  艾斯特已经完全傻了,十名,整整十名可以轻松打败黄金圣斗士的手下,那张凡本身的力量呢?究竟有多么强大呢?他究竟还有多少秘密,是自己不知道的?

  “等,等等,他们究竟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这里可是圣域,就算他们是大人的手下,但我再他们的体内只能感受到很小的小宇宙,这十二宫可不是这种人能够进来的啊,他们究竟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其他人不会管吗?其他的黄金圣斗士,还有神宫的雅典娜,他们都不会管吗?”

  “呃……这种事情,抱歉我就不知道了,你是圣域的圣斗士,你应该比我更了解才对,总之,明白了这些之后你就不要再为他担心了,我觉得,只要不是神灵亲临,他是绝对不会出任何危险的,你就放心等他回来好了,明白吗?”

  “嗯!”艾斯特点点头,将心中的疑惑暂时放到一边,面具下的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我明白了!”

  ……就在两人互相交谈的时候,黄金圣斗士和海斗士之间的战斗,也已经悄然打响。

  第一个遇到敌人的,就是白羊座的穆先生。

  穆先生拿到张凡交给他的坐标后,直接发动瞬移赶了过去。

  经过短不足一秒的移动之后,穆先生在先生在南冰洋的海底。

  “唔——不愧是南冰洋,果然很冷呢。就算是穿着黄金圣衣都能感受到的寒冷,当真不一般……”

  “咦?”

  就在穆先生自言自语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轻咦,穆先生下意识的回头看去,看到来者的时候,登时就不由得愣了一愣。

  “穆?”

  “卡妙?”

  没错,突然出现在穆先生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水瓶座的黄金圣斗士,本应该去北冰洋的卡妙。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