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二篇 第七章 真相?
  张陈静坐在‘紫云阁’内,面前的茶水丝毫未动。不时地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总算到了7点20,张陈起身向着这咖啡厅外面走去。夏日的夕阳已经落下了山坡,外面路灯已经亮起,照亮着黑暗中的人们。

  “果然还是来了啊”张陈看着慢慢驶过来的奔驰车,心里的焦虑也一扫而空。白色的奔驰车缓缓停在了‘尚饮岛’的停车区域后,一个穿着黑色低胸裹裙,身材妖娆的女子从车上走了下来,看到张陈后噗嗤一笑。

  要不是她手上那十个鲜红的指甲在黑幕中都如此耀眼,张陈还可能真的被她给牵着鼻子走。

  “谢老师,包间都订好了,跟我进来吧。”张陈对着谢雯说道。

  谢雯也不说话,贴着张陈的手臂,一起跟了进去。这里的服务员看着张陈身边跟着这样的一个女子,各个都瞪大了眼睛,把张陈同富二代,官二代绑定在了一起。张陈也懒得管这些人的目光,大步的走进了‘紫云阁’。

  服务员递过来,张陈在上面翻了半天,没有一个价格低过30元的,最后只有硬着头皮点了一杯美式咖啡。这一幕让对面坐着的谢雯看到后,微微一笑。

  “我就要一杯热的摩卡就行”谢雯没看单子,轻轻地说了一句。

  服务员点了点头出去后,不一会就端着两杯咖啡到了两人面前,离开后,张陈站起身将门一锁。然后,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谢老师,你是人还是鬼?”张陈突然问道。

  若是普通人定是会认为张陈就是一个傻子,然后气冲冲地就离开了。不过谢雯轻轻地端起杯子,抿了抿杯子里的咖啡后,说了一个字:“人。”

  张陈一笑,说道:“你们家那么有钱,你也是高文凭,高能力,长得也是十分漂亮。为何回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教书呢?是你死去丈夫的原因吗?”

  张陈一边说,一边仔细地捕捉谢雯的神情,在说前半段的时候谢雯还露出了丝丝笑容,可张陈一说到她老公,一下子就开始悲伤起来。不过在这中间有一个细节被张陈捕捉到了,就是在哭之前,明显有一段十分犹豫的神情,但似乎马上就被过滤掉了。

  “难道她真的没有问题,而是一个受害者?是他丈夫的问题吗,因为某种原因死后,一直缠着他,杀死她身边的人?才让她不得不搬回到这个小县城来,但是为什么要把自己疼爱的表妹牵扯进去呢。而且向她这种有钱人想必在大城市里也花过重金来对付缠在她身边的东西,因为都失败了所以才不信任我吗?”

  张陈想了想后,看谢雯不说话,便盯着面前的咖啡,原本在杯中的液体慢慢的浮了起来,一滴一滴的在空中聚合成了一个咖啡色圆球。一旁的谢雯不可思议地看着张陈的表演,然后圆球又变成了各种形状,最后又缓慢落入杯中。

  谢雯有些激动但又马上失落了下来,见谢雯如此说,张陈便起身,示意着谢雯跟来。在张陈刚进这个咖啡厅的时候,注意到了这里大厅的角落散发出了丝丝阴怨之气,若猜的不错,里面定是有一只鬼,而且不一般。

  张陈带着谢雯走到了角落,里面居然有一个三米长的走道,而走道尽头竟然是一道门,上面贴着‘闲人免入’四个大字,还用一把大铁锁锁的死死的。

  见没有人跟来,张陈走到门前,感觉到这门缝溢出的气息,比刚才在外面感觉到的腰浓郁十倍。二话不说,张陈盯着这铁锁,不一会锁就自动打开了,一阵阴风吹了出来,张陈身后的谢雯直打啰嗦。

  “要进去吗?”谢雯似乎有些害怕,门后面一片漆黑。

  “跟着我就是”张陈一步踏了进去,一股臭气袭来,张陈连忙捂住鼻子,借助走道的光亮,张陈勉强看清了这里面原来是一个废弃的厕所。然而,谢雯犹豫了片刻也跟了进去。

  就在谢雯进去的一瞬间,门被死死的关了起来,顶上的灯亮了起来,不是白光,而是淡淡的红光。

  “啊~~~”谢雯大叫了一声,用手指着洗手台那边。张陈自然也感觉到了,一眼看去,一个穿着这‘尚饮岛’服务装的的一个男子,正在那里摸着自己的头发,而镜子里,那男子头上那是什么头发,全是一些蛆虫。

  男子转过身,本是一张不错的脸,不过鼻子被割掉了。他先看了看谢雯,张陈注意到,这男子看到谢雯的双手时,双眼闪出了一丝畏惧之色。一下转向张陈,一下飞扑过来。

  “小心”谢雯一声尖叫。

  可张陈完全不在意,半年没有进食过‘生肉’的张陈,一把抓住飞来的男子,想要一口吞下。不料那男子异变突起,头上的头发一下长得好长,将张陈死死缠住,而男子的本体从背上长出了许多类似于螳螂的前臂一样的异肢,朝着被缠住的张陈刺来。

  张陈丝毫不慌不乱,眼睛盯了一下,身边不远的马桶。“咔擦”一声,马桶从地上被拔了出来,径直飞向服务生男子,直接将其撞飞到了墙上。缠住张陈的头发也送了开。还不等男子起身,张陈一把抓住他,嘴巴张大,一口就吞了下去。

  顿时废弃厕所里的阴气就散去了,灯光也变成了正常的白色

  一道声音响起

  “吞噬掉完整的低级厉鬼,获得饱和度:17%,获取技能:生长(残缺)

  张陈

  主魂格状态:开启

  主魂:贪吃鬼

  饱和度:72%

  与当前**匹配度:35%

  副魂格状态:未开启

  技能格数目:3

  已使用技能格数:1

  拥有技能:念力(可进化,已使用),生长(残缺,无法使用)

  念力:可以凭借意念超控无形之力,目前熟练度41%。

  身体机能:较差

  感知能力:高

  总体评价:较差”

  “好好吃啊,运气也这么好,这鬼杀了还有一个技能,但是残缺无法使用是怎么回事。”张陈没想到本来想随便找一个孤魂野鬼来让谢雯相信自己的,没想到还碰到一个厉害的家伙。

  而一旁的谢雯也已经震惊住了。

  “走吧”说罢,便带着吃惊的谢雯回到了‘紫云阁’,回去同时也锁住那废弃厕所的门。

  谢雯依旧有些震惊,不过也有几分伤神地说道:“张同学,其实我知道你有些不同,但是和你类似的人我也见过。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吧。”

  “我和我老公遇见的时候是在我刚上大学,我是文学院的,而他是美艺院的。两人在参加社团活动的时候认识,那时候他告诉我,他也是金溪县的他长得一般不过人很好,每次去哪里都会给我买一瓶酸奶,说喝了对身子好,渐渐地我们就走到了一起。”

  “他很会美甲,对指甲情有独钟,每天都会把我的指甲修得十分漂亮。那时候真的很幸福。”说着,谢雯居然留下了丝丝眼泪。

  “四年下来我们感情很深,可毕业的时候,我们就遇到问题了,他家境不好,而我家里人不让我们在一起,另外我读了研,他却在我们学校外面开了一家美甲店,省吃俭用,把挣到的钱都存起来,希望我读研的三年下来能够有资格取我。”

  张陈也注意到谢雯说这个的时候脸上铺满了泪水,但是,总觉得哪里没有对一样,一时想不出只好继续听着谢雯讲述。

  “三年结束了,可是他带着挣到的钱去我们家提亲,却被我哥哥他们赶了出去,说他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将他轰了出去。我哭了很久,家里人始终都不许我们在一起。最后,我在家里收到了他死了的消息。”

  张陈立即问道:“也就是你们还没有结婚了?还有,他是怎么死的?”

  “是没有结婚,但是他怎么死的我不知道。”谢雯擦了擦眼角的眼泪说道。

  “不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张陈惊讶道

  “我那几天被关在家里不许出去,没几天,哥哥就进来告诉我,他死了。我问他怎么死的,他也不说,我后面真的一直也联系不上他,去了以前开的美甲店也关了门,任何关于他的消息都查不到。”

  “但是,就在我快要忘掉他的时候,出事了。家里的哥哥说他的指甲有一个变成了红色,我们都看不到,以为他怎么了。但是,每过一天哥哥他都说他手指甲多了一个变红,大家也没在意。十天后哥哥就死了,死在自己床上,四肢和脑袋都被割了下来,好恐怖”

  “跟着哥哥的妻子,孩子全都死了。直到了我的指甲也变红了,家里人就花了钱请了自称很厉害的人,不过全是幌子,我的手指甲还是一天一天的变红。”

  “直到有一天,父母不知道从哪里带来了一个男人,那人身高刚到一米七,长得很奇怪,但是能够看到我的红指甲。那人来到我家后,四处看了看,突然,脸上的五官全部没入进了脸里,变成了一个‘无面人’。不一会又变回了正常人,接着说了一句‘跟我去金溪县’。”

  “也不知道父母从哪里请到的这个人,万般无奈之下,我们就只好回到了这里。跟着那人的指示,就到了我现在住的房子里。那人让我在外面等着,说他进去看看。我就站在门外,不时地听到里面有东西碎裂的声音传出来。我很怕,但也只有等着。”

  “不一会门打开了,那人断了两只手,脸被刮得很烂,我当时一下就叫了出来。没想到,他打开门就倒在了地上,一张纸从身上掉了出来。”

  “等等”张陈一下打断她“脖子是不是也被割开了?”

  “是的,你怎么知道?”谢雯问道。

  “你继续说”张陈没有回答。

  “那纸上写着:‘谢小姐,若想活命就买下这房子,晚上9点以后必须呆在房子里。这也算还你父母的情了。’,于是之后,我便搬到了这里,按照纸上写的9点以前就呆在家里,等到10个指甲一直变成了红色也没事。”

  张陈听完后,得到了几个信息,那个‘无面人’定就是自己昨晚送王艺芷去谢雯家时的那个一直摇头的残肢鬼,想必是给张陈警告。

  张陈突然说了一句:“为什么要把王艺芷牵连进去?”,这句话说完,整个桌子都在剧烈摇动,可杯子里的咖啡却丝毫未动。

  “难道艺芷她也变成了红指甲?”谢雯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似乎对这件事毫不知情一般。然后,双眼也湿润了起来。“我也不知道,我以为那东西只会针对我,毕竟我父母他们都没事,我如果知道,肯定不会……呜呜呜”

  看着谢雯这般伤心,张陈也似乎觉得自己有点过了,似乎这个表姐真的毫不知情。

  一阵无话后,谢雯看了看时间,脸色一变,立即用纸巾插了插眼泪,说道?:“已经八点半了,我得回去了。”

  张陈点了点头,虽然心中有些疑问,不过万一真的出了事就不得了了,便结了账跟着谢雯走了出去,看着远去的奔驰车,张陈站在原地想着“这就是真相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