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十三篇 第一百一十八章 黑暗与恐惧
  鬼冢在被黑暗所侵袭时身体一震而将黑暗驱散开来。◎,

  在之前于地下密道前进的过程中虞茗已经将高阶生物的事情告诉鬼冢,本以为对方不过是一只被鬼王击败而镇压的低劣生物,谁知当前距离封印镇压中心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时,分散出来的黑暗之物已经让鬼冢感觉危险与胁迫。

  “黑暗之物,高阶位面中都属于独立特殊的存在,最终被阿撒托斯联手鬼王击败并镇压在这里,对方的强度没有让你失望吧,鬼冢?”

  虞茗走上前去将手臂搭在鬼冢的肩膀上时立即由鬼冢摆肩膀而震脱,鬼冢内心极端排斥他人。

  “有点意思,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控制这家伙还是将其扼杀在这里?”鬼冢站在黑暗侵蚀的通道里问着。

  “正如我之前所言,这东西是由阿撒托斯与鬼王联手击败,阿撒托斯应该有解除他封印并稍稍加以控制的能力。不过在最终阿撒托斯战败之前,他是不会轻易调用这个东西的。所以我们需要提前将它除掉,至于是杀掉还是控制,视情况而定吧。”

  虞茗的回答中存在着很多疑点,鬼冢又擅长抓住这些疑点来提问。

  “阿撒托斯为何不来将这东西取至他现在建立的城镇下面镇压?”

  “虚空死城的建立还没有完全建成不是吗?一旦落成,阿撒托斯肯定会将这家伙转移过去的,而且是相当小心翼翼地转移过去。”虞茗给予回答。

  “另外,你说这东西是阿撒托斯与鬼王共同击败并镇压,之前你的混沌本质也能将门完全开启。我们来到这里阿撒托斯恐怕已经知道,如果他本体到来将这家伙的封印全部解开并共同针对我们,这种死局如何破解?”

  “死局?不……阿撒托斯的确是知道我们来到这里,但沉沦鬼境一直以来由鬼王一手接管,如果按照股份制来计算,阿撒托斯顶多占据10%的股份而剩下全部归鬼王所有,阿撒托斯他还没有本事解开封印。另外也不会在虚空死城落成的如此关键时期将这东西给放出来。”

  对于虞茗没有破绽的解释鬼冢心中依旧抱有些许疑虑,“这样说来,身后有追兵吧?”

  “恩,阿撒托斯必然会派出一队死灵小队等到我们与至黑暗生物接触时,从身后包夹我们,逼得我们无路可退而被彻底杀掉。所谓的蝉,螳螂与黄雀的故事。但在我们进入最终的封印地之前,谁是蝉,螳螂或是黄雀的身份都没有完全确定下来。”

  “哼……喜欢耍小聪明的家伙,走吧。”

  鬼冢身体表面一层真鬼气息包裹,无视着黑暗侵袭向着通道深处走去。

  “小聪明与大智慧无非是用在什么事情上的区别。”虞茗微笑而跟在鬼冢身后,这些黑暗气息根本无法突破虞茗的体表。

  张陈正要踏入时发现古晨站在身旁而猛然停住脚步。

  “怎么了古晨?”

  古晨眉头紧皱缓缓说着:“这一路走来每个守墓人所在的地方都飘散着微弱的血源身上的血腥气味,但在刚才这些所有的血腥气味全部消失一空。有可能血源这家伙彻底死亡了……”

  “血源吗?这家伙在被你击败时,对于鲜血完全的信心已经被挫败,面对如此强大的黑暗生物,死在这里是必然的事情,走吧。”

  虽然张陈这样说来,但古晨却有着另外的想法,血源的死亡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张陈凝视着面前的黑暗时,不由得回想上一次自己走山门而入,从密道下端阶梯慢慢涌溢而上黑色生物的场景,死亡的威胁感萦绕在张陈心间。

  “这次的行动没有想象中简单,即便有着鬼冢的加入……面对的是高位面都无法彻底控制的特殊生物,身后还有死灵小队,看虞茗作何处理吧。”

  古晨身体的鲜血同样轻易将这种黑暗气息抗拒在外,张陈白色的肌肤同样无视着这种边缘地带微弱的黑暗侵袭,走在这里却让张陈想起自己心中的执念。

  “艺芷,算是这种黑暗生物的后代吗?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会变成什么样。”

  张陈思索的同时向着内部深入,这一次来到这里的目的,张陈主要是来考察沉沦鬼境发生巨大动荡的原因以及伊丽莎白的安危问题,另外,张陈在上一次到来这里时隐隐感觉自身与内部镇压封印的生物存在联系,当前正好印证一下。

  “欢迎大家到来这里,没想到你们竟然可以击败齐钰这个莽夫,让妾身来陪你们玩玩吧……我是第三位守墓人,嘻嘻!在这条冗长抵达黑暗深处的通道内,我会好好陪伴你们玩耍的。”

  在张陈最后走入时,身后的石门重重关闭,通道内顿时间陷入一片黑暗,一道阴郁的声音回荡在众人的耳侧,对于普通生物来说加上黑暗环境的侵蚀必将会毛骨悚人,但张陈等人却是在对方声音发出时极力定位对方的存在。

  “虚体,大家小心点!对方的实力虽然不至于对我们造成伤害,但借助当前的黑暗环境,再加上对方可能对通道进行结构改变,很有可能将我们从中分割开来。”

  在虞茗提醒结束时,周围的墙面内渐渐亮起一种灰暗的光芒而在前方通道的转角处,一位穿着黑色修女服装的女人正面对着张陈四人,嘴角的白色尖牙上夹杂着鲜血,笑容狰狞而让人发自内心恐惧。

  “嗖!”

  一道灵态的箭矢速度近乎难以捕捉而直接穿透修女的头颅,即便是虚体脑袋也被整个射穿,脑袋化为一缕暗色的烟雾消散不见。

  不过修女余下的无头身躯在插入墙面的灵态箭矢消失后却能够自由活动,转身走出众人的视野范围。

  “嘻嘻!”毛骨悚然的笑声伴随着墙面散发出来的灰暗光线而闪动。

  “达到这个层面的鬼物竟然还有人喜欢惊吓别人。”鬼冢似乎相当不屑这位守墓人,不顾身后虞茗一行人,迅速追赶而去。

  “恐惧,若是内心薄弱一点的人,刚才的一幕将会被恐惧入体,意识受到影响而死在这里。第三位守墓者不简单,生前应该精通着恐惧能力,且习惯栖息于黑暗之中。在这只高位面黑暗生物营造的环境下恰巧将自身的能力发挥至最强。”

  “恐惧……封印在里面的家伙也有这一特性。”张陈嘀咕着。

  “看来张陈你似乎已经与对面打过交道了啊?恐惧这一能力即便是作为最劣等的低级鬼物都拥有,但想要正式踏上恐惧大道,少有人能够达到。论大道的品阶,恐惧大道与时间空间并肩,相当麻烦的能力,无孔不入侵蚀他人的心神。”

  踏入恐惧大道的人张陈成长至今见过一位,曾经东瀛国度内地藏的第一手下,酒吞童子。张陈曾经陷入对方的无尽恐惧中差点没能逃出来,张陈能够在后来前去狱间亘司大陆寻找体内的鬼物本质也是因为上交酒吞童子主魂石的原因。

  对于酒吞童子这位悲情人物,张陈还是记忆犹新。

  “不用跟上鬼冢吗?”走在最后的古晨问上一句。

  “当然不用,鬼冢达到的生死大道连同阿撒托斯都忌惮不已,这种恐惧是不会对鬼冢有任何的作用,然而对方的目光也会随之停留在我们三人身上。”

  虞茗话语落至,一只苍白而细长的手掌直接从中抓住张陈的头颅,将张陈隔着古晨与虞茗一把拖入通道旁的暗格之中。

  张陈右手一动,抓在自己头上的手臂直接被斩断,掉落在地面上化为一条条恶心的黑色蛆虫而钻入地面缝隙之中。

  “真是一个白俊的小子,夹杂在队伍中,是在害怕而躲避我吗?”

  张陈没有做出任何回答而是将目光看向这一处类似于寝房的昏暗房间,在床脚角落处立着一面由破布遮挡的巨大衣冠镜吸引着张陈的注意力。

  “我是第三位守墓人克拉西娅,背弃光明的修女。由鬼王大人将我收留,但我却忍不住去杀掉一些总喜欢在我面前装模作样的人,让他们从内心深处体会什么叫作恐惧。”

  声音从房间各个角落传来而无法分辨明确的方位。

  张陈慢步走向自己最为在意的衣冠境,伸手将盖在上面的破布给掀开,内部古典而精致的衣冠境显露而出,同时从镜面中可以看见一位穿着黑色修女服侍的女人侧身站在张陈身侧,一道长着黑色指甲的尖长手掌慢慢滑上张陈的肩膀。

  一股股恐惧气息正在无形之间侵入张陈的皮下。

  “被恐惧侵蚀意识,化为无主的傀儡而留下来陪伴我千年,直到我的刑期全满而释放吧。”

  声音在张陈的脑海中响动,刺激着张陈体内的恐惧气息向着意识游荡而去,一股脑全部涌入。

  “恐惧,还不至于让我真正绝望,还差远了。”

  张陈将手掌落在肩膀上修女的手背时,身后疯狂的尖叫声肆起,周围所有的恐惧与黑暗随着张陈心神一动而全部开散。(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