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十三篇 第五十九章 上火
  “啊”

  在张陈身旁的空地位置自己的世界隔膜竟然被一人给轻松撕开。

  黑发英俊的面庞为张陈所熟悉,本应该穿着黑色风衣的康斯坦丁,当前只是穿着一件有些皱褶的白色衬衣与西裤出现于张陈的世界中,一副睡眼惺忪哈切连天的模样似乎刚从熟睡中被人给吵醒。

  “你们两人大半夜还真是烦人,阿撒托斯非要让我来处理这件事情,因为上次在沙中国内的任务失败,我也不太好拒绝他这一次的要求。话说刑天应该已经被吸收了吧?如果没有被吸收的话,你们可以继续下去。”

  一旁的张陈并没有因为康斯坦丁的随意而放松警惕,右手捏握着后背刀鞘内的斩齿刀柄,随时准备应对此人。

  “你打算躲走刑天吗?这里可是我的世界。”

  “你的喰腹世界似乎并未诞生太久,若是可以做到菩提老祖的**世界层次,我想要进来也得花费不少功夫。张陈,你还是很有意思以及对对大局相当重要的一人,当前请让开一条道路吧,我需要进行回收工作。”

  “明知这里是我的世界,你竟然还胆敢闯进来”

  张陈心中将此人与东极大帝放置于同一平台,当前自己有着天时地利,同时刑喰也刚好刑天所吞食,虽然没有来得及消化融合喰腹,但却吸收掉大量的能量使得身体恢复至九成,这样的情况下联手对付此人应该不成问题。

  “请让开,我的回收目标是这只饕餮。”

  “恕难从命。”

  张陈当即引动着世界中象征规则的锁链由天空中降下,试图将康斯坦丁给束缚住,然而一道道规则锁链却直接从康斯坦丁身体穿过,对方如同一道投影虚体般根本不受锁链触碰。

  “虚体?不可能,明明是本人在这里,但为什么”

  张陈的的确确感受到此人就是站在自己的面前,但却不明白为何锁链会从此人的身体穿过而不受影响。

  “等你的世界体系逼近人间的程度时,这些规则恐怕还能够真正的触及到我的身体。所谓规则,实际上与一个人达到的层面有关,并非要**世界的支撑比如。”

  康斯坦丁由衣兜内拿出相同的雪茄而叼在口中,同时由左手拿出一道打火机准备点火。

  对方的这一动作让张陈冥冥之中感觉到剧烈的压迫感与危险性,没有丝毫停顿而拔出斩齿大刀直逼康斯坦丁的本体。

  白发飘逸的张陈,两只耳坠不断震动,稳定自身心神的同时释放喰念来给对方施压。

  手中的斩齿大刀携带着巨大的势压与力道落向此人的头颅。

  “叮!”

  不可思议的一幕在张陈面前发生,康斯坦丁以右手两根手指夹住斩齿的刀刃,甚至所有的力量都由两根手指所吸收,张陈的攻势被完全止住。

  不过张陈依旧注意到一处细节,康斯坦丁所穿着的白色衬衣上有着两颗纽扣出现变故,其中一颗直接花费粉尘,而另一颗纽扣松线掉落在地。

  “破坏力很不错。”

  在康斯坦丁给出六字评价后,左手的打火机被滑燃。

  火焰从火机口升出的瞬间不仅仅是叼在口中的雪茄尖头慢慢被点燃,被定在空中的张陈身体毫无征兆般被引燃,一种难以抗拒的火焰包裹着张陈全身,温度竟然毕竟上万摄氏度而使得周围的山川绿野全部化为一片焦灼之地。

  目视着在一旁被烈焰灼烧而打滚的张陈,康斯坦丁深吸一口雪茄而吐出大量烟圈。

  “接下来是本次的目标人物,杀掉刑天如此之迅速也是阿撒托斯看上你的主要原因。是自己跟我走还是”

  刑喰见到全力帮助自己完成这一切的张陈竟然由此人在烈焰中焚化,当即将眼前此人挡住死敌,手中的吞剑黑舌以六根舌头形态展开包裹身体呈防御姿态而以免被灼烧张陈身体的火焰所攻击。

  “元素界的吗?”

  刑喰以瞬身之术抵达康斯坦丁的右侧身体,胸口位置有着一抹光亮闪现,伴随着一缕缕真纯的喰鬼气息通过体内的经脉涌向刑喰右臂前端的手掌,准备一爪扣在康斯坦丁的脑袋上,采用实体化吞噬直接抹杀此人。

  “吞噬,是这样吗?”

  本是安然的康斯坦丁面部嘴口陡然放大,类似于喰鬼的行为对战刑喰的吞噬之力,两人在互相触碰时,竟然一时间不相上下而康斯坦丁右手衣袖位置在对拼过程中裂开一道缝隙。

  “果真很厉害,不愧是饕餮接下来将以我神魔之力于你封印。”

  康斯坦丁空余的手掌中从腰间取下一道银色十字架,同时同一只手一把抓向面前与自己相持的刑喰,力量上竟然使得刑喰身体失衡而重重摔倒在地面。

  “真神封久棺!”

  在刑喰刚摔落在地的瞬间,康斯坦丁手中的银色十字架直接由底端破开刺破刑喰身体的一部分。一股难以言喻的能量注入刑喰全身,紧接着刑喰面目狰狞,整体身躯竟然化为一道道暗色丝线在十字架上凝聚。

  最终随着刑喰的身体彻底消失后,于银质十字架上多出一道长着巨大嘴口的洪荒古兽雕塑,似乎由十字架所禁锢与封印。

  “完事,收工!回去睡觉吧。”

  康斯坦丁将十字架收入腰间,正要转身走向张陈**世界的出口位置时,一道由灼热火焰遍布的手掌抓住康斯坦丁的肩膀,上万摄氏度的高温火焰却无法灼烧康斯坦丁衣物分毫。

  “不许离开。”

  “好好休息吧,神罚之焰可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

  康斯坦丁试图移开张陈已经无力的手掌时,烈焰焚烧下的手臂猛然发力,五指龙首全力咬合对方的肩膀位置,这一下使得康斯坦丁面部剧变,转身一掌拍击在张陈的颅骨正中央。

  “啪!”颅骨碎裂的声音响动。

  看着自己衬衣破碎而内部有些丝丝鲜血流出的肩部伤口,康斯坦丁不由得眉头紧皱地看向瘫倒在地无法动弹的张陈,随后转身直接由世界的裂口离开。

  属于张陈的世界感受到主体受到严重火焰灼烧而降下大雨使得大地都漫上数米高的水潮。

  张陈的身体漂浮在潮水之上,而身上的火焰却依旧燃烧着,将周末包裹的清水全部蒸腾为气体,差不过数万平米的水分可以换来张陈身体火焰百分之一的消减。

  差不多三个小时过去,最终用水分将张陈身体的火焰抵消,而喰腹世界的整体温度也是从原本适宜的二十摄氏度上升至接近六十度的高温,使得不少植被迅速衰败死亡。

  张陈的躯体也是倒在地面上,若不是包裹于躯体的黑色瘟疫鬼衣的保护,张陈**恐怕早已经被融成血水化为雾气消散,同时本体可以抵御一切攻击的黑色长衣当前也出现着或多或小的空洞。

  构成鬼衣的病原主体害怕于高温炙烤,以至于当前鬼衣变得不难不堪。

  入魂层次的宝具与主体完全相连,当前感受着危险散去,残破不堪的鬼衣化为真鬼气息收纳回到张陈的体内。

  张陈有些模糊的意识中虽然感觉全身灼烧感依旧在隐隐作痛,但却有一冰凉双手触及在自己灼伤的皮肤表面,朝向每一缕受伤的伤口中输送冰凉而刺激自己恢复的血能,使得自己全身的灼烧感慢慢尖锐。

  不知多长时间过去,张陈模糊的意识缓缓凝聚而清醒过来。

  环视着周围阴暗的环境,自己似乎身在一个木制的小房间中,在房间角落位置还堆积着大量的零食与杂物,张陈大概也知道身在什么地方。

  抬动双臂至眼前审视时,本以为会是一番体无完肤的模样却发现双臂已经恢复如初,自己的身体除开在内部还存在着些许灼热感外,体表的灼烧伤势已经彻底恢复。

  不过因为衣物被烧光的原因,当前的自己自然是一丝不挂,由酥软冰凉的被褥所遮挡。

  “你醒了!快点喝点冰镇绿豆汤吧,我在电视上看见的,说是对上火的人特别有效。”

  富江还专程熬制绿豆汤来递送至张陈嘴边,后者也是无奈地笑着:“呵呵,我的确是上火的人,差点被烧死了。”

  绿豆汤的冰凉滋润着张陈躯体,在意识渐渐清醒的过程中,张陈也大概知道自己的这一次上火给喰腹世界造成多么庞大的破坏,当即用意识操运转着世界核心,操控着天地能量将接近六十度的高温环境给降回二十多度,剩下的残局稍等一会再来清理。

  这样的举措也是损耗掉大量的世界之力,不只需要多久才能恢复。

  “多谢了,富江。”张陈将一碗冰镇绿豆汤下肚后真诚感谢着,同时继续问着:“话说我来到这里几天过去了?”

  “两天吧。”

  张陈关切时间是因为自己与血源的约定,而回忆之前康斯坦丁入侵自己的世界,各种匪夷所思的能力让当前的张陈陷入沉思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