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十三篇 第三十八章 顶级对战
  道宗的真仙形态,修真者达到至高层次的形态展现。强大的仙人气息甚至逸散至深层空间中来,让张陈等人都可以清晰感知到纯净仙气的波动。

  “不愧是道宗,我一开始还是有些小看此人。零间使徒前五的人物中果然没有一位是简单角色。在之前被道宗与靳庚夹击时,道宗竟然可以一眼识破我黑色鬼衣的薄弱点并直接由指剑洞穿我的头颅,破坏力也是抵达沙佣躯体的承受上限,这一下与鬼冢单独交手应该是一场不错的对决。”

  “要需要我做出一道空间薄层来观赏比赛吗?”一旁的邬老问着。

  “风险如何?”

  “没什么风险,我是在与我们完全不同的另外一处位置开启一道空间薄层,再将薄层与我们这里进行连接。即便薄层位置遭到发现,我将立即断开联系,我们躲藏的位置也不会暴露再说当前的刑喰不是被道宗关入封妖塔之内吗?”

  “邬老果真在空间上有着很多学问啊。”

  邬老淡淡一笑,立即用剩下的唯一手臂勾动着另一处空间,在众人面前的淡蓝色空间中渐渐构建出一副从斜向观察的窗口。

  “让两名不知名的小辈在封妖塔内对付我的团队成员,先不说刑喰这人可以一口将你的人吞掉,其它人中也有不少非炮灰的角色。另外,这样以来道宗你没有宝具,拿什么与我谈论胜负?”

  鬼冢将头仰望向空中扭动着脖颈似乎在进行比试前的热身活动,同时慢声说着:“我培养的这位刽子手罗切斯的肉身中蕴含的嗜杀情绪有些超过我的估算,时常会让我陷入想要杀人难以自拔的中。以至于我每隔一段时间都必须亲手宰杀一人,之前的菩提没有拿出真本事而没有让我尽兴,现在拿你来开刀吧”

  道宗看向面前身躯血管涌涨,双眸透射着红光的鬼冢与自己记忆中的鬼冢完全不同,“夺舍肉身还能够拓展此人生前所走的大道吗?杀戮之道配合你的生死大道,夺人性命恐怕如信手拈来般容易吧?”

  “来了吗?好快!”

  在鬼冢将仰天的头颅刚刚降下的瞬间,整个人直接消失在道宗的眼中,当前的身体素质正是鬼冢故意夺舍罗切斯的身体而得到极大强化的结果。四大鬼御之中,鬼冢特意培养四人拥有着不同的特性。

  伊丽莎白最为特殊本是鬼物移植者,只要夺舍伊丽莎白的身体将使得鬼冢获得狱使的力量,同时还可以操控黑暗空间的融合体暗物质。

  刽子手罗切斯专注于肉身培养与杀戮,在手刃数万甚至数十万生灵的过程中,身体在杀人的过程中被煞气所锻造。夺舍罗切斯的身体激发潜在的强大肉身力量而使得鬼冢

  俞鬼老管家擅长于暗杀一道,而另一名女人擅长于鬼气的驾驭。

  当前夺舍掉罗切斯身体的主要目的便是为了达到与原雉同等的身体素质,当然也是因为罗切斯已经从内心背叛鬼冢。

  “十字鬼斩!”一道红芒在道宗身后闪现。

  玉质的剑尖迅速点地,真仙形态下的道宗以优柔的姿势腾飞至空中,而在原来自己停留的位置上,替代鬼冢左右双手的拳刃十字交叉斩过,正对的镜面墙体直接被强行切开一道十字印记,缺口内甚至有着阴色的死气显露。

  一斩被道宗躲开,然而下端的鬼冢甚至没有收招的动作与时间,在道宗腾飞在空中时,凌乱黑发下红色的眼眸已经出现在刚刚在空中稳固身形的道宗身后。

  “剔骨!”

  鬼冢手中的刀刃发出类似于骨质压缩的声音,笔直指向面前道宗的后背脊骨,一旦命中,道宗的整条脊椎骨都将被剜割而出。

  “御剑指第七式,玄门钉!”

  真仙形态下的道宗不甘示弱,面对眼前难以避开的趋势以左手食指中指伸出。肉眼可见在道宗伸出的指尖上留有着真仙气息凝聚出来的实体甲层,直接对向鬼冢切来的拳刃。

  “叮!”

  双指夹在拳刃的尖端位置,一时间竟然止住鬼冢的攻势。

  这一幕由全沙中国所有人看在眼中,两人的对拼显然比之前鬼冢与菩提的交手要精彩数倍,特别是道宗以双指挡住鬼冢夺命的这一刀时,大多数人都为之沸腾。

  “不错的指法,道宗。不过你是不是显得有些大意?”

  陡然间鬼冢的气势变化,整个人竟然直接将脑袋凑近道宗的面前,零距离与道宗的双眼对视,丝毫不担忧道宗右手所持的玉剑会斩向自己。

  同一时间被道宗双指夹住的拳刃发现形态上的根本演变,从刀刃形态变化为正常的鬼冢手臂。

  “我作为灵体英灵的本质,在夺舍一个人的身体时乃是百分之两百的完全驾驭,不一定非要维持此人肉身形态,可以根据我的思想来进行转变。”

  随着刀刃的变化,本是由道宗双指夹着的刀尖竟然演化成鬼冢的手掌,一把捏住道宗的双指。

  用力一拧!

  “咔擦!”

  手指强行由根部折断,同时加之死气的勾动,一缕缕阴色的气息从道宗手指折断处逸散,两只手指渐渐退变成原始的沙粒形态,道宗本人也是感受到灵魂灼烧般的疼痛感而在面目上布满着痛苦的神情。

  “剔骨!”

  同样的招式以鬼冢另一只手臂施展而出,当前的道宗只得以用右手所持的玉剑进行格挡。

  阴蓝色的大刀劈砍在道宗挡在面前的玉剑上时,激荡起一层极大的波动向着迷宫区域四周蔓延,肉眼可见道宗胸口有着三条肋骨直接被无形的刀刃从血肉中给剜出,整个人也是因为巨大的冲击力而斜下栽入镜壁。

  道宗胸口血肉淋漓的胸口流淌出来的是一种纯白色真仙纯液,每一滴都价值连城,只不过在滴落期间会有着阴色死气从内部逸散,导致落下的仙液化为无用的沙粒。

  更重要的一点,这些由死气所剥夺的生机之物,将会无形之中由鬼冢吸收,成为自身的生机。

  “所谓的生死大道吗?这样看来胜负似乎快要揭晓。”

  张陈看着这一幕时都不要倒吞一口唾沫,实在没有想到鬼冢竟然这么强大。

  “还不一定,道宗此人何尝不是一位野心家,为求权利与实力不惜任何代价。必然还有手段没有拿出,不至于这么简简单单结束。”一旁的邬老对于道宗的评价较高。

  “拭目以待吧,我也想看看道宗在这种困境中如何翻盘。”

  “咳!咳!”

  身体瘫软在凹陷镜墙中的道宗因为胸口肺部受损而不断咳出鲜血,只要被鬼冢造成伤口,便会立即由死气所缠绕,沙佣替身根本扛不住这种死气的生机剥夺。

  “不愧咳!不愧是鬼冢,碾压性的实力会让很多人都感到绝望啊。”

  道宗依旧瘫软在原地一动不动,而天空中的鬼冢已经降下身形一步步朝向道宗走来。

  正当还有两米远便抵达重伤的道宗身前时,本是空无一物的地面似乎有着变化,瘫在墙面内的道宗右手双指竖立在面前,口中默念着一系列难以听清的咒文。

  在鬼冢脚下不知何时留下的阵法被激活,从阵法之中升腾起来一条流溢着金光的绳子将鬼冢全身束缚。

  “锁仙绳这东西你短时间内是无法挣脱的,专门用来应对像你这样的肉身强者,锁仙绳用到的材质可以从被束缚生物的身体中摄取力量,你挣扎的越是强烈,它摄取的能量越是强大。绳子是一个整体,利器的切割也不在话下咳咳!”

  道宗支撑着躯体慢慢从凹陷的墙面内站起身,凝视着在面前锁仙绳中疯狂挣扎的鬼冢,即便归总的双手臂再度化为利刃,也无法对绳子某一点进行切割。

  “伤势很重,幸好在之前与白虎团队有过交手,将几个成员用丹炉炼化为沙佣替身构成的精华沙粒。否则我可是连同杀掉你的力气都没有,你的死亡侵蚀比我想象的还要恐怖。”

  道宗从衣兜内取出一口形似黄铜材质的微型铜炉,由内部直接取出三粒沙黄般的丹药投入口中直接吞下。

  五秒钟的时间内,身体上巨大的沙化伤口以及左手被鬼冢折断的双指迅速修复完成。

  “噌!”玉仙剑由道宗祭出。

  “接下来则是取你首级的时候,我会瞬间破坏掉你的沙佣核心,不会给予你再生的机会。我说过的鬼冢,既然当年你输给我,现在也不可能赢得了我的。”

  道宗走至由锁仙绳束缚而正在猛烈挣扎的鬼冢身旁,手中的玉仙剑表层流溢着白玉般的光泽,

  “化为沙尘吧!”锁定鬼冢体内的核心,剑刃闪过一道白光刺穿鬼冢的身体。

  猛烈挣扎的鬼冢顿时间停顿,猩红色的眼眸转头看向身后的道宗,慢声说:“只有这点能耐吗?道宗。”

  “不可能,核心明明已经被我刺破!”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