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十三篇 第八章 死灵的行动
  死灵一方的五人除开东极大帝与石母两人由阿撒托斯被迫安排到此来参加零间一方的比试大会决赛外,另外的三人全部是自愿参与其中的。

  这次的决赛在这三人的眼中完全是一场杀戮的游戏,在虚空中漂泊数万年的这群人已经好久没能与零间鲜活的生命体接触,像是血源这人都有些记不清楚不同生命体中鲜血的美味,而原雉的贪婪也想要更多的生命体来为自己的槐树补充能量。

  如同菩提老祖所猜测的一般,五人小队内部有着一定的分歧,东极大帝与原雉两人必然不可能走在一起,在决赛开始的第一时间两人则各自选择不同的道路,即便阿撒托斯安排的任务要求是五人协力完成。

  最终五人因为他们俩走上不同道路而分成两只小队。

  同样邪恶的血源选择跟随东极大帝,原因很简单,虽然自己与原雉都喜欢杀人,但杀人的品位与理念完全不同。另外跟在东极大帝身边在血源看来更有保障一些,血源也是从当前血界中打听出零间的一些内部消息,所谓的鬼冢是他最为忌惮的一人。

  石母自然也不喜欢与满身都是尸臭的原雉待在一起。

  因此死灵的五人以东极大帝,血源,石母三人一小组行动。另外犼尸原雉与刑天两人一组行动,因为刑天擅长着空间能力,有着原雉的支撑下两人在流沙迷层中快速移动,寻找因为流沙迷层特殊性被分割开来的参赛者进行杀害。

  “咳咳已经是第八人,当前年代的这些零间的生物即便是通过比赛挑选出来的精锐也太过弱小,根本提不起一点我的兴致,只能作为我最为低等的一种饲料。”

  原雉手掌中抓着一位中年男人的头颅,此人是来自于青龙团队中一位喰界的黑喰军百夫长。此刻抓在原雉手中双眼不停的抖动,一条血管由原雉手腕处延伸侵入此人的眉心触及着其沙佣身体中连接着本体的丝线。

  前面被原雉单独抓住的七人本体都已经彻底死亡。

  正当原雉以同样的手段试图抹杀当前的黑喰军百夫长,意念沿着对方身体中意识丝线而抵达本体时,对方本体的力量竟然瞬间将原雉的意识所吞食。

  “噗!”

  毕竟只是沙佣的身体,原雉的神识强度只有本体的十分之一。一缕意念遭到吞噬的原雉,沙佣替身止不住从嘴口内喷洒出大量夹杂着尸臭的墨色鲜血,本是苍老的身躯显得更加枯槁。

  “刑天,有人来了!”

  一股强大的空间波动降临在两人身边,一位黑发披肩身形魁梧的男人在一旁的刑天还未来得及挥动手中利齿斧时,直接用单纯的力量将其压倒在地面,发动融合在体内的噬君之戒一口将刑天的上半身吞去近半。

  同一时刻,从空间中降临一位没有双耳的寸发男人。

  单臂直接抓住身体有些虚弱的原雉脖颈,将其老朽的躯体从地面上提起来。

  “咳咳”原雉剧烈的咳嗽,将喉咙管内部的腐蚀血液落在对方阴蓝色的手臂上,在触及手臂皮肤前却立即被手臂上逸散的真鬼气息所抹灭。

  “鬼冢,阿撒托斯让我们最需要注意的头号人物居然被我遇上,看来我原雉的运气相当不错啊。话说刚才吞掉我一缕神识的是你吧,刑喰?”

  原雉偏过脑袋看向将刑天压在地面的黑发披肩男人,当前刑喰的目光中只有刑天一人,对于一旁鬼冢压制的原雉根本不在意。

  “只有这点能耐吗?”鬼冢看着面前身子骨松散的原雉,甚至有些失望的眼神。

  “能耐对付你们这些小辈,还用不着我原雉拿出全力吧。”

  “废话真多。”

  鬼冢对于面前的原雉从根本上失去兴趣,另一只手臂直接穿透原雉的心脏,将内部一颗腐木雕刻的心脏抽出直接捏碎。

  原雉的身体随着核心的碎裂而化为粉尘落下,不过在其面部即将消失时一股诡异的话语说出:

  “好戏刚刚开始,既然你们有点能耐,我也拿出真正实力吧。”

  同一时间,一旁的刑喰面色剧变,来不及去在乎鬼冢的情况,自身迅速遁入空间中并快速关闭空间通道。

  躺在地面上半身残缺的刑天,腹部的嘴口猛然张大,其身体范围五十米范围内的所有物体,包括菩提老祖加持过的迷宫墙面,甚至包括刑天自己的身体,全部由腹部的嘴口所吞噬。

  大约五分钟的时间过去,刑喰从空间通道中慢慢现身,当前的事发地一片狼藉,五十米宽度的圆形吞噬区内近乎什么都不剩下。

  不过在刑喰的眼中鬼冢却是毫无损伤地站在原地。

  “不愧是悟得生死的家伙,这种程度近乎黑洞湮灭层次的吞噬都毫发无损吗?”刑喰对于鬼冢的评价有着极大的提高。

  这时背着弓箭的声音来到两人身旁。

  “这两人之前的前进路径已经分析出来,主动去找上他们的老巢吗?”

  背着弓箭的男人则是华夏国的天井,其强大的侦查感知能力被鬼冢在这一次决赛中重用,猎杀原雉与刑天的行动早在一个小时前则已经开始布置,黑喰军百夫长也是刑喰故意放置的陷阱,用自身意识进行连接,而让原雉神识受损。

  毕竟刑天与原雉是实力尚不确定的死灵,鬼冢也特此安排天井无需参加这次猎杀行动,而去锁定两位死灵一直以来在迷宫中的前进路线。

  “走吧,老奸巨猾的家伙必须首先清除掉,对方的再生手段很有必要了解清楚,对于我们日后的大军交战有重要的作用。”

  鬼冢在原雉肉身灭亡的瞬间,从对方眼中读出一种自己最为厌恶的邪恶,这种人生来世间便只会给一切带来绝望,鬼冢的原则不允许这种人存在。

  死灵的另外一方。

  行动起初,东极大帝准许石母利用优势去自行行动,自己带着血源在迷宫中行径着,路上偶尔会遇见落单的零间成员,然而东极大帝却根本不下杀手,反而给对方指名可以与队伍汇合的方向。

  跟在身后的血源对于东极大帝的做法完全认可。

  看着这些落单的零间生物从绝望转变为希望的情绪变化,血源反而感觉十分的有趣。不同于原雉这人,血源对于虐杀弱者根本没有任何的兴趣,在他看来,杀人是一门上层的艺术,想要使得自身的品位提高,每一次杀死的生物一定要是上品。

  东极大帝来到这里的目的只是完成阿撒托斯交代的根本任务而已。

  两人很快来到与张陈小队同样涉足的珊瑚水区,而这个时候石母从地面下端凝聚本体。

  “怎么样,找到任务目标了吗?”东极大帝以平和的语气询问着。

  “恩,不过目标的所在地距离我们较远。顺便我也将零间势力的大致位置与整个迷宫的布局全部进行些许了解,迷宫大致的布局是这样的”

  石母话语结束时,面前的地面直接生气一道圆桌,在桌面迅速构建着流沙迷层的迷宫走势以及区域分布,详细而没有任何的瑕疵。

  “我们当前大概在迷宫的西北位置,目标却在东南方位,迷宫每一段时间会发生结构变化,我们要赶过去至少也得花费一个小时的时间。另外我们当前的区域中,菩提老祖与另外一位突破最终瓶颈的人物也在这里。”

  “恩,直接朝着目标前进吧,由石母你来引路。路上尽量避开不必要的麻烦。”

  “另外原雉与刑天似乎与最为麻烦的鬼冢团队碰面,情况不知如何。”

  “不用管它,这个老东西如果这般容易杀死,老夫在万年前则直接将它杀了。”

  “恩,我来带路吧。”

  对于东极大帝这人,石母本身并没有任何的偏见,而且东极大帝的实力乃是公认的,相比于阿撒托斯,石母更愿意服从东极大帝这样的正派人物。

  “等一下,石母你说这里有一位同样突破最终瓶颈的人,我记得没错的话,跟在菩提老祖身边的一位白头发青年相当不错,是他吗?”

  “恩。”

  “还有个问题,石母你的伤势是谁造成的啊?我很奇怪竟然有人能够伤及你的外壳。”

  “一道沙佣而已就是你想要找的人,话说你又感兴趣了吗?”石母在零间初期与血源打过不少交道,同时元素界与血界相距也不太远,在早期的两个大界域曾经有过不少的交集并处于友好关系。

  “的确很感兴趣,东极大帝,我去稍稍玩乐一番,到时候再来找你们吧?”血源在离开时还是需要请示着东极大帝的意思,毕竟在这里是东极当权。

  “去吧,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不可耽误我们原本的任务进行。”

  金发妖艳的男人露出迷人的笑容而做出的手势,转眼间化为一滴血液直接融入地面的水层中消失遁走。

  东极青华目光淡然地看着石母,轻声吩咐着:“带路吧,这次行动必须成功。”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