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十二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初赛
  “我真正来到零间的时间并不多,虽然对于多数大界域还算是比较熟悉,但这神圣界我却从来没有了解过,内部也没有使徒级别的人物,在大界域中的综合排名也只是倒数几名而已。樂文小说|但现在内部的成员竟然可以击败有着先天优势,并各个实力堪比其它界域长老的鬼界中人,这一点已经相当异常了。”

  “另外在拍卖会中冒出来的新星强者——康斯坦丁,连同虞茗都不敢肯定这个人的身份真实情况。如果真的有问题,在初赛第一场则表现出压倒性的实力,会不会有些太显眼了?”

  “是神圣界一直以来都喜欢隐藏实力,扮猪吃虎,。还是说其内部真的存在严重问题。这件事情必须好好注意,神圣界一旦有任何的端倪显现出来,借助当前身处在沙中国内众强者的力量直接将其控制就行。”

  当张陈目光认真注视着这一群相当有纪律活动的神圣界众人时,一行众人似乎同时察觉到有人的注视而同时转动着脑袋看向张陈所在的位置。

  张陈并没有退避,直接与十余道目光对视。

  对方数人的眼神看不到任何情绪波动,但在面对张陈视野的凝视时,也丝毫没有任何的胆怯之意,一个个实力都达到长老级别以上。

  “第八使徒,有什么事情吗?”刚赢得比赛胜利的恶魔主动传音过来。

  “没什么事情,只是看看你们而已。”张陈平淡回话过去。

  “有第八使徒观看我的比赛,在下感觉相当荣幸。”在恶魔传音结束时,一行十几人同时偏转头颅而走向另一处比赛场位置。

  “这群人有点意思,看来今后的时间里得多多观照一下这群神魔混杂的神圣界。”

  张陈看着手表上的时间,距离自己比赛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于是迅速赶往自己所对应的比赛擂台。

  当前自己将要比赛的擂台上,一位血界的伯爵级别人物对阵一位来自于中型界域——星空界的年轻人,即便血能强大近乎将整个擂台进行覆盖,但却难以触及这位掌控星辰能力的年轻人。

  “这个人行走的应该是与墨清前辈类似的虚无大道,行踪诡异,难以捉摸。看来这些中小界域中也存在着天赋秉异的新人,只可惜出生年代不太对。”张陈洞察出对方精通的大道而认真观察着,毕竟张陈曾经也走过虚无大道,不过最终没有深入下去。

  台面上的年轻人穿着朴素草衣,手中持着近一丈长短的竹竿,完全没有一副切磋比试的模样,时不时会出现在血界的伯爵身后用竹竿敲打对方身体,根本没有太大的威胁性。

  “血界的人果然与师父所说的一样,光是攻击肉身根本没用。”

  忽隐忽现的年轻人看似嘻嘻哈哈,但却将注意力保持着高层次的集中在比试上面,每一次用手中的竹竿敲击对方身体的目的在于找出对方的薄弱点所在。

  “可恶,躲躲藏藏的。这样下去最终结果应该会判定我胜利,毕竟这小子除了拥有一手躲藏的功夫,在进攻上实在是一无是处。”

  血界的伯爵擅长于大范围的攻击,但却根本抓不住对方的踪迹,在伯爵看来当前只需要保持这样的形式而等到比赛时间结束。

  年轻人这一次绕行至血魔身躯后撤,用手中的竹竿刺向对方后背的左肩胛骨位置。

  竹竿仅仅是将表皮触碰陷下而并没有对其本体造成任何的伤害,但在年轻人面庞上却浮现出一抹笑容:“找到了!”

  “唰!”大量的鲜血飞溅在地面。

  这一次的青年没有遁入虚无,而是单手突然发力,直接用手中的竹竿将血界伯爵的身体刺穿。

  在竹竿刺穿的伤口一侧存在着一颗鲜红色的怨念结晶,若是竹竿稍稍偏向一点,恐怕会直接让这位血界伯爵灰飞烟灭。

  “什么!你竟然一直在试探我……去死吧!”

  暴露的伯爵正要对身后的年轻人进行反击时,在两人之间陡然形成一道淡金色的屏障。

  “比试结果以分晓,若再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不管你是什么人物,我都将亲自审判你!”

  菩提老祖的声音回荡在伯爵体内,后者当即收手,虽然心有不甘但却不敢多说什么,低垂着脑袋迅速离开会场。

  “师父知道我赢了肯定会很开心的。”

  站在擂台上的青年看上去十七,八岁,对于刚才伯爵的绝地反击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似乎就算没有菩提老祖出手阻挡,此人依旧有办法避开攻击。

  青年洋溢着笑容从擂台上走下,凑巧从张陈的身旁擦肩而过。

  “你叫什么名字?”张陈将手掌放在青年的肩膀位置。

  青年在肩膀与张陈的手掌相互接触时,感觉到对方体内的蓬勃能量根本不是自己可以对抗的,即便利用虚无之道也会被直接性识破。

  “你……你比师父还要厉害!我叫做朱天大,是师父给我取的名字。”朱天大回答着。

  “很不错的天分,有兴趣的话可以来五邪界找我。”张陈对面前的朱天大有一定的兴趣。

  “不行呢,除开这一次来参加集会以外,师父他从来不肯让我离开星空界。原来前辈来自于五邪界,师父他老人家经常叮嘱我千万不可与五邪界的人打交道,说是内部都是至邪之人。但前辈看上去不像是师父口中所描述的那样。”

  “哈哈,你师父倒是有些意思,这样吧……”

  张陈将食指与大拇指放入自己的口腔中,将嘴口内的一颗纯白色的大牙连根拔除。

  “你将这颗牙齿与你师父看看,是否来五邪界见我由你自行决定。”

  张陈话语说完时拍了拍朱天大的肩膀,后者转眼间来到白虎会馆的出口位置,而手心内已经捏握着张陈从口中拔出的牙齿。

  “我还想要看看比试呢,算了吧,还是先将今天的情况与师父汇报。”

  随着朱天大的离开,张陈走上比试擂台,之所以会留意这位朱天大是张陈决断出此人有着相当不错的天赋,只要给予时间与正确的指引定能成为与自己站在同一平台上的人物。

  但是当前时间不够,这样的璞玉张陈不想要让其还没有打磨完成便死在虚空的洪流之中。

  “请出示你的比试号牌,需要核对你的身份信息。”

  擂台管理者向张陈核实无误后允许张陈走上千平米大小的擂台,同时在对面有着一位中界域的领袖人物,对于张陈十分面生。

  比试在一分钟的时间内结束,对方刚要触及到张陈的身体时,瞬间便落在台下,按照比试规则张陈获胜,而躺在擂台下的败者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比赛的获胜,使得张陈的白虎牌号后方积分变为十五。

  “下一场的比赛安排会在第一轮比赛结束时通知到你们的牌号上,请留心查看。”

  工作人员简单讲解过后,下一场比赛的人员相继走上擂台。张陈笼统观察着当前所有的参赛者,除开神圣界的几人,已经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

  “看来狱使一方并没有让狱尉以下的人员到来,来的都是一些狱尉。今日到此为止,回去好好休息一番,期待进入决赛与鬼冢前辈的交手。”

  比试大会初赛如火如荼的在四个会场中进行者,像是菩提,鬼冢,道宗等,这些在使徒石上面盛名鼎鼎的人物,还没有走上擂台对方则已经投降。

  也有着不少类似于张陈看中的星空界域内,颇有天分的年轻人浮现,击败大界域内实力不错的人物而得到关注,也有不少像张陈这样主动招揽这些年轻人的大能者。

  但最为重要的还是一些隐没于零间的隐士高手似乎已经因为莲心神器的奖励条件,开始在比赛中崭露头角,不过在第一轮初赛中还不太容易看出来。

  另外神圣界内的成员,凡是在夜晚场内的参赛者几乎全部取胜,而且大部分是以压倒性的实力取得胜利,尤其是张陈所在的白虎会馆中一名鬼界成员的败北,引起整个沙中国内较为巨大的轰动。

  在沙中国较为偏僻的街道位置,不同于张陈居住的地方,这里不存在任何佛界的人士,在这里经营旅店,餐馆或是杂货店。全部由此次前往集会的鬼界中人所承包,夜晚到来时,这里被笼罩上一层阴暗的气息,无人胆敢靠近。

  当前一处两层楼建筑的大厅中,一名鬼界的瘦弱男子单膝跪在一位没有双耳而皮肤阴蓝色的男人面前。

  “鬼冢大人,神圣界的人有问题,我与他们交手时感觉对方身体有些不太对劲。”

  “我只想问你,是赢了还是输了?”

  “输了,但是对方体内的能量……”

  男子话语还未说完时,整个人胸口已经烙印上一掌,随即从口中喷出大量液态鬼气而向后飞出去,不过在最终落地签调节着体内的鬼气不乱,落地时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

  鬼冢看着面前承受自己十分之一掌力的手下继续说着:

  “能够承受并稳固体内气息不乱,看来的确不是你的问题,将今晚神圣界的异常详细说来听听。”

  “是的,大人!”(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