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十二篇 第一百三十一章 井底之蛙
  实际上张陈这样的做法依旧违反集会的规矩,一旁的老僧人见到对方竟然直接将时间王格的持有者——新晋第十一使徒,青鬼喊来现场,必然也是使徒级别的人物。 要 看书ww w·1kanshu·cc

  因此没有选择第一时间动手制止,而是尝试与菩提老祖进行联系。

  “朴苏,这件事情当作例外。既然时间界的最高权力者已经表态,死掉一个长老也没有太大的关系。你携带着弟子将现场进行处理,这件事情当做没有发生过,有任何对于这件事不满的人你们想办法进行处理。”

  “是的,师祖!”

  老僧人朴苏难以置信菩提老祖竟然会在这件事情上有所妥协,难以猜测当前的张陈到底是什么身份。

  “既然张陈你的事情已经解决,当前的会议还没有结束,这个废物暂时由我带走,明日再见。”

  “恩。”

  实际上从这位挑事的时间长老之前的话语看来,其与青鬼的关系也很不好,实际上在时间界中此人是极力反对青鬼掌权,但出于其长老的身份青鬼没有什么合适的机会将其除掉,今日恰巧借此机会将此人除掉。

  青鬼携带着灵魂受到一定破损的长老离开,怨念结晶破碎,今后便是一个废物,至于青鬼如何处置也不管张陈的事情。

  “白兄,我们走吧。”

  在张陈转身看向站在其后侧的白胜展时,对方已经是彻彻底底震惊而愣在原地。

  “张陈,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从一开始就没对,难怪张陈你身上会有两千货币,以及知道葬樱草的真正价值。”

  白胜展支支吾吾,对于当前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在自己心中难以平复。来自于时间界长老级别的人物竟然在张陈手中如同蝼蚁般无法挣扎,同时为在佛界菩提老祖指定不准杀人的规矩中废掉对方,竟然直接让时间王格的持有者来见面,并且两人关系很好。 壹 看书 书·1kanshu·cc

  “边走边说吧,这里发生的事情佛界的人恐怕需要认真清理一番,以免我做出带头行动而其他人也开始不顾及菩提老祖定下的规矩而引动内乱。”

  张陈回过头与站在街口的老僧人朴苏对视一眼,而向着自己的居住地方向走去。

  “我当前是五邪界的成员之一,暂时不属于狱使一方。并没有瞒你,我狱使的身份没有剥离,按照狱使一方算来,我当前的阶位属于一级狱司。只是实力比狱尉还要强大一些。”

  “比狱尉还要强大……”

  狱尉是狱使一方实力的代表性人物,部分狱尉的实力可以与排位靠后使徒叫嚣,张陈这般解释间接性说明自己的实力已经达到使徒层次。

  “那么刚才你与新晋的第十一使徒之间如此融洽的关系?是因为你与时间界有很深的交集吗?但为何属于时间界的长老会不认识你?”

  “并不是我与时间界有交集,而是我与青鬼有交集。曾经发生过一些事情,他欠我的。”张陈解释的过程中面庞上露出细微的笑容。

  “原来是我太高看自己……看来张陈你所达到的高度,根本不是我这样井底之蛙可以企及的。张陈你站在的位置原来已经高出我这么多,这次集会过去我得好好努力才行,距离最终的大战应该还有一小段时间,我一定得活下来。”

  在明白张陈真正的层次过后,白胜展显得则是自惭形秽,自嘲自己是井底之蛙。

  “白兄作为一只普通高级鬼物谨慎成魇,历时十多年达到当今中型界域的领袖,已经算是相当不错。 一看书w ww·1 kanshu·cc明日的集会并不是单单召集所有人这么简单,应该会举行一次比试大会,既然召集所有人到来,大会必然是全面开放的。这样的机会很少,白兄你应该可以从其中学到不少有用的东西,记得准时前往。”

  “比试大会?!”

  能够见到使徒级别之间人物的切磋乃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说不定一些精妙的招式使用出来即可让一部分长期困在瓶颈的同道修炼者有所突破。

  “消息必然属实,今日时间不早,白兄赶紧回去休息吧。”

  “好的,今后有机会再见面吗?”

  在白胜展感觉看来,因为实力的差距或许会使得两人之间渐渐变得生疏,毕竟两人站在的高度以及看见的风景都全然不相同。

  “有什么事情直接来五邪界找我,或者派人传信过来都可以。白兄曾经在第五中学救过我吧?这份情谊我张陈没有忘记,之前拍卖货币的事情自然不用说,今后有什么需要帮忙我直接找我就行。”

  张陈的态度完全没有像是强者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对于白胜展如同挚友般对待。

  “好的,今日我就不打搅张陈你休息了。”

  白胜展与张陈道别,走在返回旅店的道路中,脑中回忆张陈仅仅只需要一招则完全制服长老级别人物的场景内心激荡不已。

  曾经来到零间的白胜展有着一颗强者之心,经过十年的生死拼搏而达到书中界‘圣贤’级别,站在一个小山峰上的白胜展因为看到一点美景而强者之心受到一丝遮蔽,当前被张陈这一激发,昔日的强者之心再度焕发光彩,激励着自身达到更高的层次。

  …………

  “时间界的长老……在当前集会中类似于这样的人还有很多。

  从这一件事情都可以看出,不仅是界域之间存在矛盾冲突,即便是界域内部都有着一定矛盾。阿撒托斯的蛊惑能力无法估计,这些有着阴暗一面思想的人物必须要在集会期间集中起来处理,看看菩提老祖如何做吧……”

  在五十平米的朴素旅店房间中洗漱完毕的张陈回忆着今晚发生的一切,不得不说,若是遇不上白胜展,这一场拍卖会自己也不知道。

  “其实今晚发生的事情,最值得注意的还是神圣界这一位从来未露过面的强者,似乎连同从史前时期存活过来,的大鹏王与刑喰都没见过这人。实力不用说,绝对不一般。明天的比试大会上正好可以看看此人到底是什么层次。”

  “另外,有关于他拿出来的所谓‘转世修身’的书籍,其深奥深度与价值绝对不低于《噬体心典》。这个人明天必须要好好注意一番,争取洞察出来此人的真实目的。”

  正在张陈准备早些时间休息时,从门外响动着敲门声。

  “张陈,你今晚似乎在沙中国内引发不小的骚动啊?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

  随着房门的开启,走进来的人除了虞茗外,还在其身后跟着白色头发的虫萤。

  “虫萤姑娘与我今日在一起举行会议,事后询问你的所在,考虑到你们两人的关系我还是将她带了过来,没关系吧?”

  虞茗的眼神中有着别样的意思,张陈也只得以无奈地摇头。

  “虫萤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正好与虞茗有些事情需要商量。”

  “哦……”数十天未见的两人,虫萤再度看见张陈时内心有着难以压制的激动,不过张陈看上去却仿若有着大事需要处理,没有太在意两人之间的事情。

  “整整十多个小时的会议应该相当疲乏吧?你可以先行休息。”张陈看着虫萤说着。

  “没关系的,我等着你回来吧。”

  张陈点点头与虞茗来到隔壁的房间中,先行就有关于自己呼喊青鬼的事情稍稍解释一番。

  “杀掉一只小喽啰竟然这般麻烦,下一次直接杀掉就行,菩提老祖顶多表面上批评一下。话说张陈兄你单独叫我过来不应该是这件事情吧?发现什么有趣的事情了吗?赶紧说来听听!”虞茗露出好奇而兴奋的眼神询问着。

  “你有没有听过一个名叫‘康斯坦丁’的男人,全名应该是艾格索维尼·鲁凯多·迪艾多卡亚·a·康斯坦丁。记忆中有没有这样一个人?”

  张陈没有提及任何神圣界的事情而直接给予虞茗一个名字。

  “好长的名字啊,不过我并没有印象,怎么?”

  “今日在拍卖会上……”

  既然虞茗不知道这个名字也大致可以肯定对方不是零间早期的人物,那么对方是神圣界新星人物的事情也差不多可以断定下来。

  张陈紧接着就今日拍卖会有关于这个人所做作为一丝不漏地详细说明给虞茗。

  听完张陈的描述,虞茗的眉头紧皱:“不可能,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典籍!”

  “无论是分离零间气息,怨念结晶的逆转或是从零间降级在我看来都是天方夜谭。这个人有问题,要我相信他是什么神圣界的新星,除非神圣界与阿撒托斯之间有什么勾当。张陈兄你确认所有的细节信息都没有遗漏吗?”

  “没有遗漏,这个相当的显眼,似乎想让所有人都认识他。”

  “有趣……康斯坦丁吗?明日的大会上得亲自与这个人见上一面,突然有些后悔没有参加你们的拍卖会啦。时间不早,菩提老祖说了很多东西我也需要消化一下,明日清早再见,回房陪陪虫萤姑娘吧。”(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