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十二篇 第五十二章 奇怪的事件
  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要看书 w ww·1kanshu·cc

  由张陈拗断手臂的大汉忍者疼痛从地面上勉强起身,当前脑袋中的酒劲已经全然退散。

  环视着周围渐渐退散的镇民,大汉知道‘见义勇为’的异国人已经将自己的妻子带走且不知去向何处时竟然一点也没有大发雷霆的表现,反而是露出一种松懈的笑容,赶在治安队到来前回到家中自己处理手臂的伤势。

  另一方搀扶着伊丽莎白的张陈来到小镇外的一处郊野中。

  当前伊丽莎白头颅被酒瓶钊开出一道很大的血洞,甚至隐约可以见到内部的颅骨,伊丽莎白近乎处于昏迷状态,张陈借此运用十分微毫的血能加速伊丽莎白伤口的修复并为其身体补充血能。

  等待怀中的金发女子睁开双眸时,见到面前的张陈,从惊讶的表情看来完全不认识。并立即挣脱张陈的怀抱而躲在一棵树下瑟瑟发抖,显然当前的伊丽莎白已经是完全融入生前角色。

  “伊丽莎白小姐?”

  “异国人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金发女人与伊丽莎白长得一模一样,样貌姣好皮肤白皙,身材也是高挑诱人,只是服装穿着都是中世纪的打扮。

  “这个不重要,刚才打你的人是你的丈夫吗?”张陈以关切地语气问着,试图拉拢自身与对方的关系。

  在张陈提及男人时伊丽莎白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鸟,当即环顾四周的情况,确定没有任何人心中才得以平息下来。这种表现似乎看得出伊丽莎白十分惧怕那个男人。

  “我想起来了,是你将我救出来的对吧?……谢谢你!”言谈过程中伊丽莎白大颗粒的眼泪止不住下滑,“他是我的丈夫。 壹 看 书 ww w看·1kanshu·c c莱茵哈姆!他是不折不扣的酒鬼,因为家里贫穷我十八岁就嫁给他,随着生活的时间越来越久,他的本性也慢慢暴露出来。”

  在哭泣的过程中,伊丽莎白不由得向着张陈所在的位置慢慢靠近过来。

  “没事的,我可以保护你。以后跟着我行吗?”

  “真的吗?你是贵族还是大商人?”

  “你似乎对于金钱和地位相当关心啊?”张陈反问一句。

  “我家里还有两个妹妹与母亲,莱茵哈姆是当地经营织布的商人,我嫁给他的条件就是每个月能够给我家里十枚银币,供我妹妹还有母亲的生活。”

  “我当然有钱,你跟着我一起,我会每个月给你一枚金币,你看行不行?”

  “好的。”一枚金币的价格可是十枚银币的数倍。

  张陈看着面前贫穷而可怜的伊丽莎白,怜悯之中,张陈心中却生出些许不太对劲的感觉。

  当前的意识场景时伊丽莎白生前负面情绪生成的开端。但张陈只是看到较为恶劣的家庭矛盾。而且当前自己的涉足似乎将剧情好转,并没有任何恶劣的情况表现出来。

  “话说你跟着我并没有行使法律效益吧?我还是通过合法的手续让你跟着我好吗?”

  “什么叫法律?我当初是莱茵哈姆花费五枚金币买过去的,而且他当前的生意不太好,对于每月需要供给我家十枚银币也总会拖欠。我的离开,或许他并不会去追寻吧。如果他找上门来,相信先生你一定有手段将我留在身边的对吧?”

  伊丽莎白主动挽上张陈的手臂,张陈差不多已经看出,人类时期的伊丽莎白似乎是一位被金钱所束缚的普通女人而已。但当前导致伊丽莎白化为厉鬼的矛盾关键点依旧没有任何头绪。 要看 书·1ka书nshu·cc

  “我听到树林中似乎有溪水的声音,你满身都是血渍不是很好。不如你去溪水中洗净身体的血渍,待我去小镇上给你买些新衣与鞋子?”

  “恩,谢谢你……真是奇怪,我头上怎么一点也不疼了。”

  伊丽莎白摸了摸原本破开头皮的头顶,找不到任何的伤势。在张陈的陪同下伊丽莎白来到林边小溪,根本毫无顾忌地先将张陈的外套递送回去。再将内部沾染有血渍的衣物脱下。

  张陈不经意瞥向一眼对方雪白肌肤,伊丽莎白身体上只有略微少许的伤痕,看不出有任何受到长期虐待的痕迹。

  “我会很快回来的。”

  张陈迅速由小溪边离开而返回镇上,这里的所有人过着除开生意往来外互不相干的生活。张陈利用一些细小的能力很快得到不少的金币与一栋固定房产,同时快速为伊丽莎白从裁缝店内买来两件较为合身的衣物。

  待到张陈回到河边将衣物递给伊丽莎白时。还特意在衣物中放置着十枚金币。

  而伊丽莎白则是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而将金币收入囊中,一路上都极为亲近地挽着张陈的手臂,甚至会不时地用身体与张陈进行亲密的接触。

  待到张陈带着伊丽莎白来到自己刚才利用买衣服时间购来的房产面前时,后者瞪大着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你不是异国来的外来人吗?怎么在这里会有房子呢?”

  张陈购得的房子比其丈夫莱茵哈姆的精致木屋更为高大上,伊丽莎白毫无顾忌地在两层楼的房屋中窜梭着,满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伊丽莎白的美貌与这样高雅精致的木屋相映衬而没有任何的违和感。

  “难不成是因为我的出现将后来出现的悲惨记忆给改变了吗?不对啊……我只是以客体的意识进来的,应该不会对于当前这段记忆有太大的影响。”

  张陈心中的疑虑并没有任何一丝的消减,面前的伊丽莎白将木屋逛完一圈后直接向着站在大厅的张陈扑来,两者的身体紧紧相贴,张陈近乎可以感觉到伊丽莎白的心跳声。

  在拥抱的过程中,伊丽莎白还将嘴唇向着张陈靠近过来,不过立即被张陈用食指给挡住。

  “请问我的房间是哪一间呢?”伊丽莎白见自己的动作被制止而当即转移话题。

  “这里都是你的,你想睡哪一间房间都随便你。”

  “那……那我要睡在你的房间里。”

  张陈笑而不语,带着伊丽莎白走上二楼为其安排好合适的房间,“你今日变化环境有些不适应,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我来到这一处小镇是因为生意的问题,忙了你的事情还没来得及与我在这里有生意往来的朋友见面,傍晚我应该会回来的,到时候拿着这些钱币去买一些生活必需品和让我满意的晚餐吧。”

  张陈再度放置两枚金币在伊丽莎白的床头,后者兴奋地点了点头并招呼着张陈路上小心。

  张陈离开房子自然不是去谈生意,房子的地点也是距离伊丽莎白曾经的丈夫家有着较远的距离。张陈来到最初的事发点,门前的血迹都已经别路过牲畜所扬起的灰尘所掩埋。

  “咚咚咚!”

  张陈还是颇有礼貌的在房门面前敲响三声,只是许久过去并没有动静传来。

  “手臂折断而去小镇某一处治疗了吗?”

  张陈绕行至木屋后侧由窗户开口进入空无一人的内部,外表看上去精致的家中在内部却是异常凌乱,各种家具散落而张陈还嗅到一股从二楼传来的血腥味道。

  待到自己走上二楼时,之前由自己拗断手臂酗酒大汉躺在地板上,死去大概一段时间。

  其死亡原因是因为某人用利器将大汉的整个脑袋给切割下来,因为其右臂被张陈给拗断的原因,导致反抗能力减弱而最终落得这般下场。

  “案发显然是在我与伊丽莎白离开的这一段时间,难不成记忆中导致伊丽莎白惨死的另有其人,而非其酗酒的男人吗?如果这个人则躲藏在起初围观的人群中,糟糕……当前伊丽莎白一个人身在家中!”

  张陈没有任何的滞怠,立即由原路返回。同时心中担心着电影中的情形发生。凶手将自己调虎离山,并借机栽赃嫁祸。

  在张陈于后门离开时果不其然有着卫兵已经从街道上走来,张陈作为异国人相当显眼,只好绕行较远的路线返回自己所购得的木屋前。

  由正门进入内部的张陈发现本应该存在于二楼的伊丽莎白已经不见踪影。

  “时间没有过去多久,从酗酒大汉死亡的场景看来行凶者应该是人类而非超能力者或是鬼物。对方应该没有离开多久,我现在去找还来得及。”

  当张陈准备全力去搜索行凶者,刚从二楼走下时,大门口伊丽莎白手中提着大包小包的蔬果肉质以及一些必备的居家用品从门外走入。

  “你……”张陈神色疑虑,与自己脑海中构想的事情发展完全不同。

  “怎么了?你不是叫我去买些生活用品并准备今晚的晚餐吗?这里什么都没有,所以我买得比较多一些。晚上我做拿手的牛排给你吃,好吗?”

  “恩,你有没有遇到什么可疑的人,或者是感觉有人在跟踪你?”

  伊丽莎白将购买来的物品放下后不知所云地摇了摇头,“没有啊。话说,你与朋友谈生意这么快就结束了吗?莱茵哈姆往往一出去就是一天的时间。”

  “恩,今天只是见个面,今后还会继续详谈的……”张陈开始感觉有些地方不太对劲。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