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十二篇 第四十五章 大灾变
  贾心的视野中,大量第九层的鬼物破开封妖塔的结界而离开,短时间内封妖塔竟然没有自行修复,而且连同道宗本人也没有到来制止这样的情况。 `

  当前情况足以说明外界正有着大事生。

  “钟嗣大师,外界情况恐怕异常凶险,你化为本体潜伏于我衣饰内,此地不可久留。我将所有的材料以及炼器工具收纳入我的空间储物袋中,带你离开这里,恐怕零间有着剧变生!”

  钟嗣此人身为上任虫界的元老,其眼力相当了得,当前的这位青年在钟嗣看来实力绝对不下于第七使徒,而且心府极深有着高的智谋。

  对于面前情况的观察以及对于贾心一定程度上的信任,钟嗣化为一只与6地蜘蛛体型差不多大小的八足蜘蛛隐匿于贾心的服装之下,待到贾心将当前所有的神器材料以及炼器工具收好时,第三次冲击到来。

  这一次使得封妖塔大面积的结界破损,连同底层的鬼物妖魔都借机而逃散。

  贾心混在一群实力不强的鬼物从封妖塔破碎结界口一跃而出时,面前的场景不由得让贾心悬在天空中愣了半天。

  原本应该是云雾缥缈四季常绿的修真界,当前却是被一种深灰色所笼罩。

  贾心眼中,数以千计冲出封妖塔的鬼物暴露在这种环境下时,在不足五秒钟的时间内,大量实力居中的鬼物生机被抽走,没有生机的**躯壳纷纷天空中落下,唯独有困在第九层的一些实力强大的鬼物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中保持着生机。

  “虚空地带笼罩整个修真界,道宗以宝具封妖塔为核心在抵挡着虚空的侵蚀!修真界存在于零间以南,怎么会波及到这里来,而且虚空的强度很高。即便是一些洞怨层次的魇都难以抵挡,阿撒托斯动作这么快吗!?”

  贾心驭动着仙元抵挡着周围的虚空地带对于生机的剥夺,目光从大量尸体掉落的天空转向修真界的主峰,道宗所在的大殿位置。8小 说`

  视野中的主峰顶端练武场内,数百名核心弟子血溅当场。尸分离。

  此时此刻有着三位在修真界中地位不凡的仙人让还残存的核心弟子逃入大殿内,而三人则站在练武场中央对峙着全身肌肤透着血红色,面容相当俊俏的西方男人。

  此人有着金黄色的短,双耳挂着一对血晶色的耳坠。在肢体衔接处有着大量血管飘动。

  三位仙人都是从人间度过九九大天劫而晋升成仙的强者,一人持着长剑,一人手拿双戟而第三人双手抚琴,以最强的状态与对方交手。

  而当前的道宗正悬浮于主峰正上空五千多米的位置,审视着虚空地带所蔓延的情况。同时驭动着封妖塔来抵挡虚空冲击。

  “佳音师妹,你务必使用御琴之法为我与文轩师兄加持。对方近战能力很强,手法诡异多端,师妹你不适合与其交手,切忌不要主动招惹他,只需要辅助我们两人即可。”

  手持双戟的中年男子吩咐着抚琴女子,后者双手提着琴弦立即跳跃至一侧房屋的瓦顶,在上方开始弹奏一曲《四林乐》。

  琴声只是单独针对于下方的两位仙人,琴音入耳,两者体内的仙元即刻间爆出最强的能量。

  “文轩师兄。杀!”

  两位仙人以刺杀阵型前后攻杀站在中央的西方男人。

  “千仞破!”

  同为修真界的仙人,平日里两人有过不少的交集与配合,共同行使刺杀大阵在两人看来除非对方有着堪比于道宗的实力,否则非死即伤。

  两人身体化为两道交织的光线穿过中心的西方男子,其身体立即被切成手指般大小的肉块,紧接着由远处房上的抚琴女子变换曲调,利用强劲的琴律直接将分散在空中的肉块震碎。 `

  “没想到这样不堪一击的生物竟然可以来到主峰上杀掉如此多的内门弟子,其中甚至不乏一些真传弟子。看来我修真界是应该好好整顿一番了,文轩师兄?”

  手持双戟的中年男子询问着站在另一侧的师兄时,对方一时间没有回应。

  “师兄!”

  待到中年男子转过头看去时。手持长剑的师兄当前身体僵直地站在原地,双目瞪大而充斥着血丝,仿若要从眼孔内突出一般渗人。

  中年男子正要准备上前探查情况时,师兄的嘴口中猛然生长出大量的血丝。与同之前鲜血生物身体间长出的血丝相同。

  “蔡……蔡靖师弟!快,杀了我!我好痛苦啊!”

  平日里实力仅次于道宗的文轩师兄当前却显现出这一副放弃生机而极度痛苦的模样,中年男子自身不由得从体内生出一阵畏惧感。

  紧跟着,文轩师兄的全身毛孔由内向外撑开,仙元肆逸。

  大量的血丝从毛孔内生长而出随即包裹着文轩的肉身,渐渐将其占为己有而变化成之前被两人斩成碎块的西方男子。

  “烈日焚天法决!”

  蔡靖气运丹田。以仙元燃烧为代价由嘴口内喷吐出大量的仙火将面前的西方男子笼罩于其中,甚至这主峰练武场用仙石构成的地板都因此而渐渐熔化。

  不过在白焰的仙火之中,一道人影缓缓走出,笼罩在仙火内部的西方男子整体毫无伤。

  随着西方男子的靠近,蔡靖心中渐渐生出一种弱小与恐惧感。

  “蔡靖师兄快退下!”

  坐在房屋顶的女子一声大喝直入蔡靖的内心,只是等到蔡靖从惊讶之中反应过来时,一只有着血丝飘动的坚实手臂已经捏握在蔡靖的脖颈上,将其身体提离地面。

  “吱吱吱!”

  从西方男人手臂上长出的血丝仿若有着生命一般,破开蔡靖的真仙之躯,由脖颈皮肤慢慢侵入内部。

  “适可而止吧!”

  一道巍峨的声音从天而降,顿时间抓在蔡靖脖颈的手臂灰飞烟灭。戴着斗笠的道宗,手持木杖而落下,一旁的西方男子面露笑意当即化为一团血雾而离开。

  “想走吗?”

  道宗用力一脚踏在刚死去的文轩仙人所留下的剑柄边缘,剑体携带着道宗的力量向着血雾逃散的方向穿刺而去,蕴含着道宗道念的仙剑将会自动追踪对方的主体核心,即便化为血雾也没有任何作用,除非对方有能力强行接下。

  忽然之间,血雾凝聚而成一只有着血丝缠绕的强壮手臂。

  在仙剑穿刺核心前将尖锐的剑刃紧紧握住,紧接着‘呯呤’,携带着道宗道念的仙剑破碎成铁屑而从天空中掉落。

  “哈哈,当代第四使徒——道宗!幸会!”

  一阵狂妄的笑声从血雾传来后,整体迅离开修真界,期间道宗也并没有继续追上去的意思。

  “道宗大人为何不追上去?此人杀我修真界近乎所有内门弟子,文轩师兄也死于此人手中。听闻最近血祖更新换代,这人的血能如此强大想必是新晋的血祖。实力顶多过第八使徒一部分,绝对不是你的对手。”蔡靖稳定下心神而问向道宗。

  “蔡靖你的心神乱了,我之所以我不追上去是因为刚才我们之间的交手,并没有任何人占据上风。另外此人的身体不受虚空地带的影响,从而可以肯定其并不是零间中的生物,更不是什么新任的血祖。”

  道宗面色凝重审视着当前由灰色虚空地带侵蚀的修真界。

  “收!”

  立于一旁云端的封妖塔在道宗的号召下渐渐化为只有两寸高的玲珑小塔而收入道宗体内孕育并修复,道宗立即转动双眼与天边看向主峰的贾心对视一眼,后者眼神变化间似乎与道宗进行着信息交流,随即迅离去。

  “蔡靖你负责携带我修真界中的重要功法典籍以及重宝,佳音你负责携带当前宗门内存活的弟子,我修真界恐怕需要向着零间以东的方位移动了。”

  “要放弃这里吗……遵命!”

  对于道宗的吩咐两位仙人没有任何的质疑,然而先祖留下的基奠则如此轻易的放弃,蔡靖的心中满是不甘。

  但虚空冲击的情况都看在眼里,即便道宗拿出全力也无法抗拒这样强大的虚空侵蚀,即便是有愧于先祖,但眼下保命才是最重要的。否则别说是基奠,到时候恐怕连同一位仙人都不复存在。

  道宗身在天空中控制封妖塔的过程中对于整个零间进行审视,虚空侵蚀的区域这一次乃是覆盖整个零间以西,是完完全全不可逆的覆盖,可以说近半的地域都已经不属于零间所有。

  “真的没想到,阿撒托斯的行动比鬼冢连同菩提两人预计的最短时间还要少,刚才的强者难不成是虚空中的‘死灵’吗?但交手期间却可以感觉到对方实在的肉身,不知这样的死灵到底还有多少位。”

  道宗当即前往主殿内部将密室内的封印一道道全数解开。

  封印下端,一道散着微黄色光芒的正方体半透明晶格随着道宗的指引而收入体内。

  ‘真仙王格’由道宗纳入体内,意味着万年积淀的修真界在当前不可逆转的情况下将放弃一切的地域基奠,前往零间以东重新展。(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