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十一篇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与古晨的交流
  “其实自己想来,按照虞茗与帝君的描述,曾经的阿撒托斯体内的邪恶自身都难以遏制。现在单独分离一半至虞茗当前身体上,却能与灵魂融合而如此随心控制。帝君既然肯定则必然是事实不错。”

  “然而虞茗略带笑意的简单描述,其实这意识融合灵魂的期间,虞茗独自承受的痛苦,一般人根本无法想象,或者说强者都难以想象出来。”

  张陈站在山门前没有继续跨入狱灵山脉内部的意思。

  “无论如何,从虞茗拿出的卷宗,对自己身份的解释,一直到最终得到帝君的欣赏应该都在他的计划之中。如此以来帝君的传承多半会落入虞茗的手中,只要阿撒托斯死亡,对我便是最好的结果,过程并不重要.”

  张陈转过身向着灵城方向走动,谁知在返回的途中,张陈的血能之躯得到激发,天边渐渐浮现出一抹抹血红色的云层。

  “嗯!古晨吗?看来已经平安无事通过狱尉的考核,居然有如此大的提升吗?”

  张陈关闭面前即将开启的空间通道等到着古晨由天空中的血云凝聚而降临。

  “张陈,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当前的身份不太适合待在这里,有空来我府上一谈吗?我本是赶往亘司大陆有些事情,谁知在途中感应至你的气息。”

  晋升为狱尉的古晨由狱间专门为其在灵城周边适合于古晨身体的环境中建立出一栋独特的个人居住地,狱尉的居住地有着最高的隐秘性,但凡没有经过允许是绝对不可踏入内部。

  “恩,你带路。”

  张陈在前行的过程中观察着当前的古晨身体,全身每一处都有着本质的改变,最为主要的则是左胸内部。血祖晶珠替换掉曾经的主魂石。

  按照血祖晶珠的功效,使得一切镶嵌品达到神器层次,如此完美融合在古晨身体内。效果恐怕比刑喰融合的噬君之戒还要强大。

  “你竟然将血祖晶珠完全融合了,不错。”

  “巧合而已。只是张陈你体内的血胎怎么不见了?你的血能没有太大的增长,不像是融合。”

  “之前一场战斗将血胎破损,正好你在这里,看看有没有方法进行修复。”

  “恩,我一会看看……”

  在引路的过程中古晨何尝不是在观察着张陈,自从两人在喰界事件后分别,古晨则一路将依附血界进行着邪恶勾当的中小界域杀尽随后一直隐匿于血界之中对外界的事情一无所知。

  当时在喰界中的张陈不过是达到使徒层次,然而当前张陈给予古晨的感觉却已经是达到一个极高层面。

  古晨自身魔化程度达到常人难以想象的层次。因此在安排狱尉住处时,遵循古晨自身的意思较为远离灵城,安置于一处名为血染森林的中心地带。

  之所以这片区域命名为血染森林,是因为在此所有的植物都是血红色,体内也是依靠着血液来维持生机,而血液的来源则是附近有一种名为血贪的当地生物,将猎杀生物的血液都存放于这片土壤下方。

  古晨的到来让这群生物根本无感冒犯,甚至一些衍化出智慧的血贪还会主动将古晨认为主人。

  两人穿过血液粘稠度较高的树林来到中心时,一处欧式的贵族建筑出现在这里,不得不说古晨的审美还是相当不错的。

  “一个人住在这里?”

  虽然建筑不错。然而周围压抑的环境若是一个人长期居住于此处,对于心神不免会有着负面的影响。

  “是的。”

  古晨推开别墅大门,内部的空气还是较为清新。示意张陈随意在大厅沙发坐下。

  两人的关系从最开始的绝对的敌对,到后来古晨明悟内心与张陈成为战友,以及古晨在血界寻找自身救赎的决心,张陈目前是完全将古晨当作朋友来对待,也相当佩服这样的人。

  “张陈你怎么突然现身在狱灵山脉?”古晨端来一杯热气升腾的奶茶递给张陈。

  “一些事情藏在狱灵山脉中,不过已经办理完毕。”

  “恩。”古晨对于张陈的了解,根本不怀疑什么,“将血胎给我看看吧。”

  张陈直接伸入喰腹世界内将由烛九阴破损的血胎从口中吐出,即便是这么几天的时间过去。在血胎的尖牙洞穿口内依旧是逸散着大量毁灭气息。

  “张陈你……这是与什么样的对手交战!?”

  古晨接过血胎感受着伤口逸散的气息不由得露出惊讶的表情。

  “相当厉害的家伙,否则也不会落得如此狼狈。你看看情况如何。”

  “恩。”

  古晨利用对于血能的控制将血胎悬浮于左手掌上空,心脏位置作为核心的血祖晶珠将极为精纯的鲜血通过古晨手臂内的血管输输送。从五指尖头慢慢溢出一点一滴鲜血与空中的血胎相互接壤。

  龙牙咬合的孔洞渐渐填补,不过古晨的面部却有些凝重。

  看着伤口快要修复如初时,却忽然再度崩散。

  “怎么回事?”

  张陈身体连同的血胎,明明感觉古晨的修复有用,但是却在即将修补完全时功亏一篑,龙牙依旧是存在于血胎上。

  “我虽然可以克服伤口内的威能却无法与血胎完全契合而完全修复,这件宝具想要彻底修复恐怕需要寻找根源,以我的能力再尝试多次也无法修复。”

  古晨做出定论而将血胎还给张陈。

  “根源吗?看来有必要前去一次血界,这血胎可是与血界中的河流相互连接的……话说古晨你主动找上我并让我来你这里,应该有着什么事情吧?”

  “恩,的确是有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我需要向你打听一个特殊的人。”

  “但说无妨。”

  “此人身体与我一样拥有着强大的血能,不过本质完全不同。在喰界事件结束时,此人与血祖有过交手并出现在虞茗身边。”

  古晨这样的描述不是佟乌还是何人。

  “佟乌吗?当前虞茗所建立的五邪界你应该知道,当前的五邪之一则是佟乌。”

  “这人的性情大概是什么样,张陈你熟悉吗?”

  听闻古晨这样的问话,张陈推测古晨恐怕通过某个途径了解到有关于佟乌的事情,毕竟曾经的佟乌曾作为狱使,天分丝毫不低而且从其观摩张陈剑法的认真态度看来,此人的实力与其不懈努力以及长期的坚持有关。

  “这个人虽然曾经大量屠戮狱使,不过从他的为人看来应该存在有内幕,在五邪之中算是我印象最好的一位,对我也是相当尊敬。”张陈给予佟乌一个相当不错的评价。

  “既然张陈你如此评价,看来又是一个好人吗?”古晨无奈地摇了摇头。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打听佟乌的事情是有什么想法吗?”

  “不瞒你说,在我狱尉的考核结束时,狱间意识之间引领我前往佟乌被废弃狱使身份前的木牌存放处,让我对这个人有所了解并告诉我想要达到血魔的完全体,必须要将佟乌吸收。并且吸收佟乌带来的收益甚至远远高于血祖。”

  张陈听闻眉头一皱:“你有什么想法?”

  “我会亲自前往零间与这位佟乌见上一面,我拥有着自己的原则。当前的我还没有杀掉血祖完成赎罪,因此我的行为有着原则上的约束。如果此人在我审视看来不能杀,我则根本不会动手,但如果要杀,即便是张陈你要阻止我也非杀不可。”

  “恩,有些事情自己去考量,我不会加以干预。话说狱使应该已经知道阿撒托斯暴乱的时限吧?”对于佟乌而言张陈只是当做普通朋友,生死与自己没有太多关系。

  “当然知道。”古晨点头。

  “近段时间狱使有什么相关的安排吗?”

  “这件事情理论上是不能够告诉他人的,属于最高机密,不过张陈你并不是外人……这么给你说吧,能够参加最终的战役,狱尉是最低的限度。”

  “这是当然。”张陈点点头,曾经米国新晋的克里斯狱尉实力根本连底线都达不到。

  “狱尉之间也是存在高低之分,曾经一旦达到高阶狱尉层次的狱使都将前往狱间的某一处进行终极考核,成功者将成为狱督。当前的情况特殊,无论什么级别的狱尉,我们都将在五年过后前往这一处终极考核地点。”

  “终极考核?能不成与狱使的终解存在关系吗?”张陈心中有些诧异。

  “具体事情我并不清楚,而考核的地点只有达到高阶狱尉的兰缪知道,邬老也应该有所耳闻吧。”

  “狱使还有着这样的手段吗?不知到时候我能否参加……”张陈当前依旧是狱使身份,这样提升实力的考核张陈内心是相当感兴趣的。

  “不知道,张陈你当前可是在通缉名单上而且你也还没有达到狱尉层次。”

  张陈端起手中的奶茶微微一抿:“哈哈,古晨你能够告诉我怎么多已经很不错,到时候再看吧。毕竟还有五年的时间,什么都有可能不是吗?”(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