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十一篇 第一百七十三章 虞茗的真实身份
  “阿加德,赞库放开他。`”

  在确认张陈的身份时,帝君命令站在张陈身后的两位将军将架在张陈脖颈上的大刀撤去,同时束缚在张陈身体上的灵质锁链全部自动回收至宫殿的壁面内。

  “你已经接收到噬狩的传承,为何还要来到这里?你在尝试挑战本帝君的权威吗?”

  帝君的声音引动着整个皇宫动荡,不过在《噬识》大成的张陈看来,眼前所谓的皇宫,自己身边的将士亡魂以及王座上的帝君骸骨,实际上都是一股极强意识对自己与虞茗两人的影响所造成的视野实体化效应。

  正如帝君所述,自己千秋万载的王朝被阿撒托斯所毁灭,自身也早在大败时,肉身与灵魂彻底湮灭。

  之所以意识存在于这里,张陈猜测,帝君这种级别的人物将意识与**灵魂彻底分离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在肉身灵魂湮灭前将意识分离而遁入狱间,受到整个狱间意识的保护,同时借助曾经留下的后手将王朝重要的积淀藏匿于狱灵潭下,让曾经狱使的积淀不至于完全泯灭。

  “帝君前辈有所误会,我们来到这里的初衷是将阿撒托斯彻底杀死。这人是我带来的,他的身份我可以确定不是阿撒托斯,因为我见过混沌原核的本体,不过他到底是什么身份,我也尚不清楚。”

  语言上的技术相当重要,在如今这个节骨眼上,张陈直接点名主题,点名帝君心中同样的主题来缓解眼前的极端情况。同时借此机会来了解虞茗的真实身份。

  “的确没有说谎……嗯!你体内怎么会有史前烛龙的感觉?”

  坐在皇位上的帝君似乎可以看透张陈的内心,正如张陈所猜想这里是帝君意识单独存在的史前王朝遗迹,帝君意识洞察到张陈体内意识中竟然有着一条赤红色的龙影。`

  “前辈能力果然神通广大,我在前一段时间联手同伴将封印的烛龙杀掉,期间摄取了一小部分龙魂神识来增强自己的意识。”

  “记得你上一次到来还不过十年吧?当时你的整体恐怕连一条普通龙族都无法撼动,短短时间竟然可以将烛龙杀掉。这条烛龙在史前可是给我带来不小的麻烦,你的潜力与噬狩十分相似。不枉费吾王将噬狩的传承赐予你。”

  帝君对于张陈如此迅的成长感觉甚是开心,不过对于眼前虞茗的情况依旧慎重对待。

  “不过吾曾经与阿撒托斯大战数十年,对于混沌本核的气息不可能感知错,面前这个人体内的如此精纯的混沌本源气息。只有阿撒托斯身上才得以存在。说出你的真实身份吧!”

  由灵质锁链束缚的虞茗相当无奈地摇了摇头:“张陈兄干嘛非要说不知道我的身份,这下可得让我花费不少功夫解释,当前这个束缚的状态让我显得有点憋屈。而且有些解释,我需要展示一部分能力才行。”

  “帝君前辈让我来控制他吧,保证他不会有任何的异样表现出来。”

  对于张陈的请求。帝君稍微思考一丝半刻,挥动着骸躯的手臂示意对虞茗的封锁全部退去。

  “谢谢,这下舒服多了。接下来对于我的身份进行一番说明吧。先让你们确定一下,我真的不是什么阿撒托斯的本体。”

  虞茗说着将左胸口强制刨开,取出内部阿布霍斯的英灵级主魂石。然而在这一颗暗淡无光的主魂石表面,竟然刻印着‘十’这个数字。(张陈在参悟《噬魂》提升至第八使徒,血祖与虞茗的名次相应倒退。)

  “使徒印记竟然存在于主魂石上……”张陈稍稍有些惊讶。`

  “我当前的身份是第十使徒,帝君大人你的知识相当渊博。一个生命体即便其分身再如何完整,都必然不可能两者同时成为使徒,这一点没错吧?”

  对于虞茗的解释。帝君审视确定对方拿出来的物品的确是使徒印记:“恩……不过你的身份依旧需要说明,若是依照吾的性情,早已将你这种来路不明擅闯皇宫的人抹杀!”

  虞茗先将自己的右臂放入衣兜内,这一动作立即引起侍卫,帝君以及张陈的警惕。

  拿在虞茗手中是一簿厚沉的古老卷宗,在封面写着四个大字《混沌史录》。

  “请帝君过目,在审阅的过程中我自然会道出自己的身份。”

  虞茗相当恭敬地用双手将古老卷宗呈上,帝君立即单手一招使得卷宗落在自己手中,内部记载着五千年来混沌界内对整个零间的干涉情况。

  “奇怪,真是奇怪。这的确是混沌界的史料卷宗不错。为什么会与史前有如此大的差距?”

  帝君审视着卷宗内部的情况露出疑虑的神色。

  虞茗见帝君如此而补充解释:“从差不多四千五百年开始,混沌界不再对于外界进行扩展。即便是暗中控制的黑暗界也仅仅有着一些小动作而已,如果阿撒托斯想要有所动作恐怕整个西部区域都将在这么几千年的时间里完全沦陷。我说得不错吧,帝君前辈……”

  “史前大战结束。地藏王,烛龙,鬼……以及吾的王朝全部不复存在。阿撒托斯虽然有所损耗,但绝对不至于如此安宁的待在混沌界内纹丝不动……你身上的混沌气息,难道你的什么是?”帝君骸骨空洞的眼神凝视这虞茗。

  “帝君前辈果然非同一般,在下由阿撒托斯创造的一具特殊且完全分离的完全邪念意识化身。存放于一名被取名为虞茗的华夏国人体内。”

  “什么!”张陈听闻时大惊失色,自己从来没猜到虞茗的身份是阿撒托斯的化身。

  “完全邪念意识?这句话时什么意思?”张陈不由问出。

  “阿撒托斯他可是宇宙诞生时完全背道而驰的混沌物质,其本性的邪恶趋势他想要杀尽一切由该宇宙所诞生的生灵。在史前时期,混沌界可是共同受到整个零间各个大界域的携手压制,可依旧会不时地出现大量的生灵腐化死亡。”

  虞茗为张陈继续耐心解释着:

  “史前的零间可是一个真正的地狱熔炉,每个界域时时刻刻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最终战争的结束,阿撒托斯也是没有达成自己的目的,混沌界内部也受到巨大的创伤已。不过战后的阿撒托斯现了一个规律,一个人类的规律。”

  “人类的规律?”张陈还是有些不解虞茗的意思。

  “人类这种惰性生物潜力巨大,但如果生活在平静的环境下,他们将会变得平庸。史前的人间可没有现在六十亿数量的人口,当时只有不足五亿的人口。阿撒托斯想要统治一切,腐化整个宇宙,然而他体内的邪恶却止不住去残杀生灵。”

  “这种对于人类的残杀却反向的促使存活下来的生物急剧展,诞生地藏王,鬼王,帝君这样足以撼动阿撒托斯的强者。为了让自身平静下来,孕育体内的力量而不去激人类的潜力,狱使阿撒托斯将体内近半的邪念单独分离。”

  虞茗讲述至此不由的将头颅上仰,双臂展开:“因此有了我的诞生。”

  “阿撒托斯近半的邪念意识,真是有意思!”帝君在这一刻也不得对虞茗好奇:“我相当好奇的是,这样能够充斥天地的邪念如何由一位人类驾驭?”

  “是啊!我也是相当好奇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弄明白,实际上‘我’或者用第三人称称呼这位‘虞茗’的人类并不是邪念意识的第一任宿主,前几任人类在意识入体时直接是将全家杀尽,随即自身灵魂无法承受而崩散消亡。”

  虞茗伸出手指指向自己的鼻头:“可是,我虞茗却在邪念意识加身时完全接受。灵魂也是在一生的时间里将邪念意识完全融入,身体生本质的改变。”

  “正常的寿命抵达上限而死亡,在狱使的考核中轻松通过,被赐予一道史前时期由帝君你亲自杀害的混沌界英灵——阿布霍斯作成的主魂石。真是感觉一切都相当巧合啊,帝君大人你怎么看?”

  “有意思,吾从来没有如此开心的时候,这样的人类倒是值得我的接待。”

  见到帝君的表态,虞茗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帝君建立史前王朝亦是如此,手下四名大将中,有着两人都是心性残忍之辈,不过帝君看重的只有实力与忠心,满足以上两点即可协同帝君一起打江山。

  “你跟我来后房,另外接受了噬狩传承的小子,噬狩早已不属于我的管理,你也不属于这里,离开吧……”

  帝君手掌挥动张陈感觉意识开始剧烈震颤,即便《噬识》身体止不住开始剧烈后退,而期间只见到虞茗将脑袋转过来看向张陈,露出笑容。

  “张陈兄,我会有一段时间存在于这里的,感谢你的引领。”

  “这家伙!”

  等到张陈意识恢复平静时,自身已经是站在狱灵山脉的山门位置。

  “虞茗这家伙的真实身份竟然是这样,这件事情必须提前与贾心商议,与我想象的不太相同。”(未完待续。)

  ps:  今晚有事在外面聚餐,阿肥没有存稿的习惯,所以第二更会晚点,吃完饭就回来码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