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十一篇 第九十四章 鬼域
  尸界阴尸山

  的确如同鬼冢所想的一般,田化全返回只需要五天的时间。??一看书1?ka?n?shu·cc

  田化独自一人来到阴尸山的顶峰,存放在顶端的尸棺内,寅尸将臣的残躯因为没有阴气的摄取,依旧保持着腐烂状态留在这里。田化的独特体质是将臣眼中成为至强的希望,因此将自身的初代僵尸血脉全部给予田化,让其来继承尸界的一切,担负尸界的未来。

  之所以田化试图摆脱这一次鬼冢安排的使徒考核,主要是因为自身还未达到最完美的形态,存在寅尸体内的精华至少还需要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进行汲取与提炼。

  “可恶!啊!”

  田化缠绕在双臂的白色绷带末端飘动着,两个僵尸獠牙中一处墨绿色的汁液沿着嘴角留下,看着尸棺内的将臣残躯,从衣兜内摸出张陈所熟悉的锤子,一锤一锤地敲砸在棺材内部的尸体上,骨骼全部变为粉尘,血肉捣成浆糊。

  最终田化双臂将整个厚重的尸棺抱起,将揉和着骨头碎渣与血肉的黏液一口喝下。

  “总有一天我会将零间全全变为僵尸占据的领地,阴气将弥漫零间每一处位置。”

  …………

  鬼域内部

  刻有‘九’字的黑色心脏由张陈存放于体内的喰腹中,这件事情目前除开鬼冢外,无人所知。

  对于成为使徒的情况张陈也并没有继续向鬼冢询问下去,这番提前向鬼冢讨要‘保证金’的做法已经触及到鬼冢的底线,张陈内心可以明显感觉在刚才对话后期,两者之间语境的变化,因此没有多余的事情,自己也不再打搅鬼冢。?要看书·1?k?a书nshu·cc

  “向鬼冢这样的人讨价还价的,恐怕也只有我一人,刚才最后的时刻冷汗都不受控制的流出,没想到鬼冢的实力竟然与我之间相差如此大。剩下十五天的时间里,可以试试向周围的鬼域人事打听有关于使徒的相关情报。”

  “不过从刚才与鬼冢的对话看来。如果我与小丑,虞茗还有田化共同进行使徒考核,应该会存在于同一空间场景内,如果能够在田化成为使徒前将其顺利杀死乃是最好的结果。”

  张陈在第一天的时间内并没有上街走动而在别墅顶楼的阳台边上观察着整个鬼域内部的动态。对这里的环境以及人们的生存方式进行一个简要的了解。

  在半天的观察时间内张陈现,在这里大概居住的鬼物中,只有半数人在房间中而另外一半根本不在鬼域内部。另外,这里虽然是城镇但并没有任何的商贩,毕竟鬼域只有四十一人且每一个都是独当一面的强者。

  这倒是让张陈有些心生疑虑。关于这里生存的人,食物是如何获取的不得而知。张陈倒是无所谓,体内的血能无限,一辈子不吃不喝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另外奇怪的一点时,张陈在半天的观察中,近乎不见得任何一人从别墅中走出,都是呆在自家中不知做着不为人知的事情。特别是起初张陈随同鬼冢来到这里,作为鬼域的开辟者,这里的鬼物都没有一个因为感知到鬼冢的气息而特意出来打招呼。

  “的确如同伊丽莎白所言,鬼域这个地方看上去安宁祥和。人人平等。但实际上这背后却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一股相当诡异的氛围弥散在空气中。”

  张陈正打算回到楼下房间开始对《噬体心典》下卷进行一次初步的观阅时。

  “咚咚!”一阵敲门声传来,张陈明明记得自己从阳台走下时,街道上还是空无一人。??壹看书ww?w·1?k?anshu·cc

  “谁?”张陈已经感觉到从门口传来的厚重鬼物气息。

  “奉鬼冢大人之命,给张陈递送今天的夜饭。你是鬼冢大人的客人初次来到我鬼域,在一些事情上恐怕对于这里的一些规矩不怎么了解,我会在你晚饭进食过后,对这些规矩向你初步进行一次讲解。”

  门外传来的是一阵老年人的声音,张陈听闻立即将房门开启。

  一位瘦骨如柴,全身皮肤下透散着阴暗气息的老者手中用盘子端着一荤一素的简单小菜走入张陈的房间并用有些深邃的双眼认真从张陈的头颅看至双脚。

  “请用吧。不用在意我的存在。”老者佝偻站在大厅一角。

  张陈点动用筷子很快将面前的饭菜下肚,没想到味道还很不错,而且能够在零间环境下吃到产自人间的菜品,已经是相当奢侈。

  “今后十余天的饭菜。老朽都会为你送上门的,不用你担心饮食的事情。”

  “多谢,不知老先生怎么称呼?”

  “大家都叫我俞鬼,你是鬼冢大人的客人,随意怎么称呼都行。”老者完全将张陈视为贵客来对待。

  “那么称呼你为俞老好了。”

  “可以。你应该去过其它的大界域,在那些地方都是占地巨大的独有国度。内部的经济贸易体系都与人间相差不大。只是我鬼域内部的情况大不相同,大家的衣食住行都是自己解决,毕竟鬼域的位置时常变动,而鬼冢大人选取的区域附近都会有大量可供生存的天然物品。”

  “恩。”张陈点点头,对面前的老者显得相当尊重。

  “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都可以问我,鬼冢大人的安排,我今日可以在这里待上一个时辰。主要目的便是让你熟悉一下我们这里的情况与生活方式。”

  “什么问题都可以吗?即便是脱离鬼域的问题?”张陈问着。

  “只要不涉及高等**,凡是老朽知道的都会一五一十告诉你。”枯瘦的老人笑眯眯地说着。

  “我初来零间不久,对于使徒的情况并不是相当了解。若是一个人成为使徒,除开名誉外还会有哪些实质性的特权,或者实物奖励。这个你知道吗?”

  “你问的这个问题相当难以回答,老朽自认在鬼域中算是识过万卷书,天文地理都略知一二。不过有关于使徒的特殊权利,这可是使徒之间的各自需要保守的秘密。若是不小心透露出去,可是会直接遭到除名的。”

  “原来是这样……”

  “我见鬼冢大人对你不错,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可以随同我去见大人一面。”

  “不用了,我本以为这个息是什么天下人都知道的普通消息而已,没想到竟然是机密如此高的信息。另外向俞老你问问一些鬼域内部的情况吧,我今日在楼顶阳台坐了半天,从未见到一个鬼域的强者从家中走出,平日里也是这个情况吗?”

  “是的,在这里的人大多都是孤高自傲的家伙,不过正是他们的独特性格,鬼冢大人才会看中而将他们召入鬼域。互相之间若是没有鬼冢大人的召集,是很少在大街上路面,但凡走出家门都是化为一缕鬼气融入这里的环境而迅离开鬼域的。”

  “都是一些这样的人吗?看来的确很难打交道啊。”

  “连同零间都不屈服家伙,想要让他们屈服于某人更不可能,因此鬼冢大人也是很难加以管理,对他们平日里的行动完全是不问不顾。只是当鬼域内任何一个成员受到胁迫与伤害时,这里的所有人都会同一时间出动将对方杀得片甲不留。”

  这位俞老的解释看似合理,不过张陈所感受的鬼域内部的诡异气氛却并非如此简单。

  “鬼冢大人对你如此重视,起初我对你这种狱使身份的青年相当不以为然,只是在刚才见到时才重新更正自己的目光,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不知鬼冢大人是否邀请过你加入我们鬼域,若是没有,我俞鬼在此郑重邀请你加入。”

  “成为我鬼域一员,消息将会在第二日被全零间所得知,没有人胆敢对鬼域的成员有所企图。另外,以你的身体体质与潜力,想来可以在鬼域中占据较大的地位,每个月都会分得你相当的物资供你成长。”

  俞老如同伯乐一般看中张陈是一匹好马,只可惜看不透张陈这匹马已经基本成型,不受约束。

  “暂时我还不考虑这件事情,因为接下来我由相当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等到我将事情处理完毕,再来讨论这件事情也不迟吧。”张陈委婉地拒绝。

  “也好,有关于鬼冢大人与你之间的事情连同老朽也不知道,既然如此等到以后再说吧。时间不早,老朽先行离开。明日的饭菜我会准时送上门,若是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上门询问我。老朽的门牌号是‘3’算是鬼域中老一辈的存在。”

  “谢谢俞老。”

  张陈将俞老送至门口时挥手道别,只是在夜色降临的环境下,张陈已经是看不清天空中的星点,并且有一种被数十只眼睛注视的奇怪感觉。白日里寂静无声的鬼域,在这一刻仿若开始诞生出生机。

  最重要的是,这里的局居民对于张陈这个新面孔相当好奇。

  “对了,你刚才的问题还有一个原因。这里是鬼域,大家并不喜欢在白日里活动,不过夜幕降临时,偶尔还是会在街道上走动走动。”(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