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十一篇 第七十一章 奉献
  时间向前推移至数个月前,张陈等人刚从血界离开前往的喰界的路途中。??一?看书1·cc

  张陈与邪口老两人对于神器的锻造进行两种方案的商议,前一种稳固保守的方法,以齿刀原本形态不变,将黑色矿石中的真鬼源逐一灌注其中,使得齿刀本质进阶成神器层次。

  齿刀的构造是邪口老根据原本张陈行走自己‘噐魔’一道作为基础而锻造的,与现在张陈参悟《噬体心典》而开启禁解状态并非完全相匹配,使得张陈至关重要的左臂没有得到完全的能力挥。

  第二种较为激进一些的方法,舍弃伪神器的原胚,将作为伪神器的齿刀全然破碎开来,内部的喰齿以及瘦长鬼影的生机精华通通作为最原始的材料分离开来。

  现在的张陈身体分为鬼物,人类以及狱使三个部分。

  其中鬼物本体占据身体的1/2,另外的人类移植者狱使身躯共同占据剩下1/2。

  邪口老的想法很简单,锻造的神器必须要以张陈鬼物部分作为核心,因此以伊丽莎白手中得到的黑色矿石内与曾经鬼王相匹配的真鬼源作为整个神器的本源,同时还考虑到张陈左右双臂各不相同,邪口老将剩下的喰齿与瘦长鬼影的身体精华分开进行锻造。

  有关于瘦长鬼影的精华,实际上并不能完全算作是锻造材料。

  瘦长鬼影是奈亚拉托提普脱限制所形成的第十道自身不可控化身,其本身早已脱离控制而**存在,从几番交手足以看出第十世化身能力还要强大于无面最强的第三世黑法老能力,最终为杀掉奈亚拉托提普而主动抹去意念自愿成为张陈兵器的一部分。

  瘦长鬼影的特性主要是作为影子的形态变化与不可见的特性。

  因此邪口老的根本思想是将瘦长鬼影作为基质,真鬼源作为核心,为张陈铸造一柄适合于左臂的特殊兵器。?壹?看书·1?k?a?n?s?hu·cc张陈的左臂并不涉及喰鬼部分,因此对应的兵器也并不需要适合于喰鬼的材料,而瘦长鬼影的特性恰到好处与张陈这只特殊左臂相互匹配。

  而另外再以喰齿为基质,另一半的真鬼源作为核心,铸造一柄适合于张陈走上《噬体心典》并有着鬼物融合的特殊齿刀。

  两者之间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在邪口老按照细心思索的方案制作出来的神器,在经过消化潭的稳固塑形后,却在张陈之前试图驾驭使用时主体齿刀生问题,经过邪口老的检查。构造与整个神器锻造过程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出现问题的原因在于曾经构造齿刀所使用的喰齿,即便内部融合着数千缕喰界残魂,这种材料铸造的兵器即便在真鬼源的支撑下达到神器层次,但本身却难以承载神器应有的威能,恐怕张陈挥动不了几下。整个刀体都会土崩瓦解。

  邪口老自然知道张陈当前所面对的情况有多糟糕。

  想要在半个小时的时间采取某种手段来让本身构造材料的神器整体稳固下,填补材料的缺陷根本是痴人说梦。

  不过邪口老却是想到一个可以在如此短时间内稳固的办法……

  以自己这个老家伙极度稀有的噐魔躯体作为材料为主体齿刀上镀上一层特殊的膜层,以自己的意念承载神器的威能,保持整个刀体的稳定。

  …………

  “邪口老,你的本体!”

  张陈在与邪口老交谈地时候忽然现在喰腹内部已经完全感觉不到邪口老的气息,而刚才与自己的对话也是通过意识传音,来自于消化潭内身体内部的意识。

  “哈哈,没关系,老君已经活了千年。现在我复仇的心愿已全部了结,不仅如此。因为你小子的福气还使得我在有生之年能够锻造出一柄神器。壹看书ww?w?·1?k?a看n?s?h?u看·c?c?

  虽然有些遗憾不能见证你杀掉刑喰的那一幕,不过老君我已经是生无可恋”

  邪口老的言语中并没有任何不甘心或是无奈的语气,全然是一种心甘情愿的奉献。

  “等我达到狱尉层次,你将可以得到解放,在喰界内无忧无虑的生活!神器还可以慢慢想办法锻造,为何非要用上自己的性命。”

  张陈在与邪口老对话时明显感觉到对方的语气随着一字一句的说出而减弱,恐怕用不了多久,邪口老的意念都将会完全融合为神器的一部分。

  “来不及了,张陈你没有趁手的兵器根本无法挥出你真实的力量,面对刑喰这种家伙只有是死路一条。老君能够成为自己所铸造的神器一部分也算是一种独特的体验。至少是握在你的手中。

  老君我由天地精华而生,孤独一人,生无可恋,唯独你小子有些让老君我放不下心。”

  “老君我可是老骨头。什么话语都听不进去,拿上老君给你的神器去杀出一片未来吧。”

  邪口老的声音在这一刻渐渐隐没而消失,而一抹光泽闪过消化潭,张陈喰腹内部原本因为锻造神器所摧毁的山河已经恢复如初,只是相比于曾经少去了极为重要的一部分。

  …………

  “有趣的家伙,没想到居然能够与现在的我对抗。我记得狱使的禁解似乎是与体内的主魂相结合。张陈家伙体内不过是当年的噐魔,怎么一点都没看出个噐魔应有的模样?”

  面前的白张陈,禁解形态下,白呈直立状并蔓延至后脖颈位置,左右侧的两只骷髅耳坠格外显然,并且在刚才的晃动中,每一只耳坠都能出一种蕴含着喰念的音律波动,两者混合时既然让刑喰身体受阻。

  此时的刑喰微微偏动着脑袋,仔细凝视着面前的张陈。

  身高接近两米而身形近张陈一倍宽大的刑喰,黑披肩,长袍拖在地面,右手持着一柄长约1.2米黑舌构成的诡异长剑,左手食指上套着史前时期喰界传下来的噬君之戒,整体气势看上去便要压过张陈数倍。

  “这种音律对于一些低等的生物恐怕有着永久性的影响作用,但是对于我而言,使用一次,效果便是会衰减一次,这一次你还能够侥幸逃脱吗?真是期待你能够在我手中坚持更多的时间,因为你越强,吞掉你给我的补充更大。”

  “瓶颈已经松动,现在由张陈你当作开瓶器。”

  刑喰融合空间老魔,在空间一道上近乎达到极致,在书库内部可以无限制地使用空间迁移,而张陈却根本无法动用任何的空间能力。

  “嗡嗡!”

  一阵空间波纹在刑喰身体周围散开,张陈身体后方的一柄黑舌长剑已经由空间刺出,直指左胸膛内部核心。同时刑喰将注意力集中在两只骷髅耳环上,随时准备应对从内部传来的喰念波动。

  “邪口老君,你会看到的。”

  这时,张陈一阵与当前情况完全不相关的话语从嘴口中说出,对于已经逼临身后的刑喰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唰!”

  长剑刺穿张陈的左胸口,狱尉层次以下的狱使,左胸乃是与人类一样致命的部位,主魂石连接魂魄,一旦主魂石受损,本体将会湮灭。

  然而在黑舌长剑穿刺张陈的左胸时,张陈却没有任何的变故,生机丝毫不减。

  “舌吞!”

  与口冉近乎相同的方式,黑舌长剑在刺穿后,剑身分散为六条黑舌反向试图吞并张陈的身体。只是相比于舌戟的单一吞噬能力,面前的黑舌还附带着极强的压制力,受到穿刺的生物皆尽会处于颤栗状态,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富江,麻烦将血胎呈现出血能最高输出化。”

  张陈一阵传音,存在于右胸膛内部如同心脏般的血胎开始剧烈跳动,这个时候,远在数百公里以外的血界,一条近乎贯穿猩红之都的鲜红河流在中心处形成一道漩涡,大量的鲜血沿着漩涡留下,不知去向何处。

  尝试着吞噬张陈的黑舌剑,在这一刻却是从洞穿的胸口内感受到难以想象的血能。

  六根舌头不断将张陈体内涌出的血能进行吞咽,竟然使得刑喰手中握住的剑柄内在都快要渗透出鲜红色。

  “这小子体内竟然有着东西能够沟通庇衅河!难怪血祖会抓住张陈这个点,用巨大的代价来换取你的尸体。”

  黑舌剑在无法突破涌出血能的情况下被强行抽出张陈的身体,然而因为无人吸收,张陈的胸口如同巨大泉眼般向外喷洒大量的鲜血近乎使得整个书库染成鲜红一片,甚至张陈与刑喰的双足都漫入鲜血之中。

  “噬魂!”

  刑喰左手抬起,正对着张陈将戴有噬君之戒的手指打响。

  实体化的吞噬即将将张陈身体咬合一个巨大伤口时,‘呯!’一阵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从张陈身体上传来,同一时间在张陈身旁的鲜血受到巨大的冲击力而溅起一丈高的血水障幕。

  “挡住噬君之戒的攻击?不可能……”

  刑喰瞪大着眼睛看向正前方向血幕落下时,张陈笔直站立的身影。

  相比于之前的形态,现在于张陈身体上多出了两件物品。

  一柄一尺长宽的短刀佩于左腰间显得轻快而锋利,一柄长度一米八的大刀背负于身后显显出沉重与千钧的感觉,两者都是由一种逸散着真鬼气息的黑色刀鞘所承载,内在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