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十一篇 第十五章 母皇
  “张陈哥,你留在房间里吧……我一个人去买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以免又有别人看见我们两人挤在一个房间里说些不好听的话。另外,你小心的身体似乎需要好好静下来调节一下。”

  在房间内的东西清理干净后,虫萤自己拿着钱币出去购买物品。

  张陈独自一人留在空荡荡的房间内,将心神全部集中在环境对于自己身体的压制上。张陈本以为凭借自己将《噬体心典》上卷全部参悟而得到的强大肉身可以基本上克制住零间的环境压制,然而现在看来自己似乎有些错了。

  “越强的生命体,受到的压制越强,看来一点也没错。”

  盘膝而坐审视着自己身体的张陈,如同全身由巨大的铁链所束缚,能力无法使用,唯独喰道的意境没有受限,因此刚才的眼神凝视才足以压制对方。

  “邪口老,你有办法……”

  考虑到邪口老在零间算是元老级别的老人物,张陈正打算与邪口老商量身体压制的解决办法时,一股异样的气息席卷房间。张陈内心一凝,立即睁开双眼看向狭小房间的铁门位置。

  “梅斯特……狱尉。”

  一缕缕粘稠的物质从门缝下方溢入室内,一位女人在门口这一堆粘稠物质中得到凝聚,其匍匐向前的身躯缓缓由从地面上站起。

  微微卷曲的黑发下一双碧蓝色的眼瞳凝视着身体稍微有些向后倾斜的张陈,没有穿鞋的双脚略微悬浮于冰冷的地面,轻盈的身体向着张陈飘动过来。

  这位狱使给周围所有人带来的压抑是最主要感觉,其次的感觉是,对方看上去根本不像是狱使,反而像是一只鬼物。

  看着漂浮向着自己而来的女人,张陈内心不由稍稍有些梗塞,身体情不自禁地向后缓缓挪动,一旦感受到从对方体内传来的杀意,张陈便立即逃离这里。

  最终直到这个女人的面庞贴至张陈的面前。两者相隔不足两厘米,鼻尖都快要触碰在一起。

  “很有意思的人,你试着放开身体去让零间的环境去融入,而不要主动主动排斥。”

  在女人说完这句话时。身形转眼间消失在张陈房间中消失不见,而此时提着大包小包东西的虫萤用钥匙开门走进屋来,见到坐在墙角而身体向后倾斜的张陈,不知对方到底怎么了。

  “张陈哥哥,你没事吧?”

  “啊……没事。没事。”

  刚才与这位狱尉女人的碧蓝双眼相对视时,自身内心有一种陷入对方双眼中无法自拔的感觉。

  “我买东西将所有钱币都花费光了,这里的物价都好贵。”

  “没事,明日我们去执行一些任务赚取货币即可,今天好好休息吧。我需要一整夜的时间来让身体适应这种环境,对我的压制前所未有的大。”

  “嗯,张陈哥哥你好好休养,我不会打搅你的。我买了一些食物,我们肚子饿了可以吃的。”

  张陈很快将地铺搭好,整个人便继续盘膝而坐以入定状态进行冥想。脑海中浮现着狱尉告诉自己的方法开始将身体放开对于零间环境的排斥,而慢慢让其入侵自己的身躯。

  “果真有效果。”

  随着这些环境的压制侵入身体内部,周围无穷无尽的凝视感觉慢慢淡化,而束缚住张陈身体的感觉也开始缓慢松懈。

  张陈调动对全身的控制,缓慢让这种环境因素入侵,等到身体全然接受这种零间环境时,时间已经抵达凌晨。

  其实在这其中有一件事情张陈自己不知道。

  为何除开自己以外,其他人都在进入零间没多久便能够使用主魂能力?

  实际上,并不是这些人受到的压制力小,而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资本去抵挡零间对于身体的侵蚀。而张陈则是以自身为**,完全隔绝着整个零间环境。

  也是因为这一点,梅斯特狱尉才会主动找来张陈所在的房间。

  待到张陈身体稳定下来而看了看手中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03:00。而虫萤则是一个人蜷缩在床上的被窝里,露出银丝白发的圆圆脑袋,,微微嘟哝着嘴巴显得十分可爱。

  张陈看向窗外零间的景象,漫天夜空的星点呈现出一种暗蓝色,而整个狱界城邦中聚集着一种戾气。生活在这里低层的不少狱使内心都已经在这种环境条件下畸化,若是短时间得不到改善,恐怕整个狱界都将完蛋。

  “看来得在走之前帮助狱界稳定下来,最起码,得让低层列兵内心的这种差距敢缩小。”

  张陈在考虑着狱界的事情时,看向星空的眼中不由浮现出王艺芷的模样,自己相信王艺芷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惩罚,毕竟将一件稀有至极的神器拿回去将功补过……

  …………

  零间黑暗界,在夜色降临时没有任何生物胆敢接近这里。

  孤立于一片荒寂平原的中心,其建筑类型与古代波斯帝国相仿,内部存在着一座坐高耸的宫殿,整体笼罩在黑雾之中,一旦由任何生物靠近都将由这种黑雾所侵蚀。

  看似冠冕堂皇的主宫殿内,走道立柱的两旁存在着手持长柄斧的黑衣卫士。

  在大殿正前方高台的王座上,一位穿着黑色内嵌夜明珠长袍的女人端详地坐在位置上。

  这位女人便是在零间有着‘夜之女神’之称的第九使徒勒托。

  “母皇大人。”

  王艺芷恭敬走至高台前,直接双膝跪地并低下自己的头颅。

  “奈亚拉托提普已死,你的监察任务相信已经顺利完成,东西交给我吧。”坐在位置上看似端详的勒托没有任何的嘴口动作,声音则是从萦绕在大殿四周的黑暗所发出的。

  “具体情况母皇大人有所不知,奈亚拉托提普的事件引动来妖界的孙猴子,对方的实力完全不是我能够对抗的,所以……”

  当王艺芷的话语说至这里的时候,陡然间一股内在的心颤以及麻痹感弥漫全身。

  周围的环节陡然变化,宫殿与周围的黑衣卫士全数消失,而王艺芷身体堕入一处粘稠至极的黑暗空间,然而这里的黑暗却并非能够由自己所驾驭。

  面前坐在高台上的勒托,忽然双眼臌胀而从内部炸裂开来,两条负载着至纯黑暗气息的触须从眼孔弥散而出,并且整个看上去受到夜光洗礼的纯洁肌肤也是在这一刻开始溃烂,并有着内在的蠕动物暴露而出。

  “‘王格’拿到手了吗?”这一次‘勒托’亲自发声,而声音如同数百道不同的惊悚女人声音叠加在一起所发出的一般。

  “没有。”

  随着王艺芷的回答,周围空间大量的黑暗气息向着王艺芷的身体挤压而来。而‘勒托’的体内满是无穷无尽的杀意,即便王艺芷属于自己的子嗣。

  “不过母皇,我得到一件神器作为补偿而带回……”

  在王艺芷说出用神器作为补偿时,上方‘勒托’的杀意却丝毫未减,周围已经开始有着黑暗气息凝聚的细小触手爬入王艺芷的耳孔,眼眶。似乎对于自己的‘女儿’根本没有任何的怜悯之意,毕竟女儿死去,自己还能够再‘造’一个。

  “还得到有关于‘阿布霍斯’的详细消息,详细阿撒托斯大人会很感兴趣的。”

  感觉身体已经有些不受自己控制的王艺芷从束缚的喉咙中艰难说出这句话时,周围入侵身体的黑暗物质先是停止而后渐渐消散,而上方‘勒托’体内的杀意也是慢慢消弱,周围的环节慢慢退回至原来的宫殿内部而‘勒托’的身体也是回归原来一般正常。

  “神器先给我吧。”

  “是的,母皇!”

  王艺芷从体内将邪神之镰吐出,刀刃上的至邪之气让‘勒托’眼前一亮。本以为会是狱使手中已知的神器,然而没想到会是这一件数千年前便销声匿迹的兵器。

  “阿布霍斯的主要目的变得得到这柄神器以及其持有者‘邪闵’的邪念本源。”

  “你做的很好,这柄神器对我有很大的用处。至于‘阿布霍斯’的信息,我给你两天的时间制成一张详细的信息表格,将人间这一次事件的详细经过全部汇总交给我。”

  “好的,母皇。”

  “最后问你一件事情,奈亚拉托提普的死亡与阿布霍斯是直接关系还是间接关系吗?”

  “直接关系,而且阿布霍斯主体的持有者将奈亚拉托提普的身体夺舍,不过并未在战斗中表现出来,应该还没有完全适应奈亚拉托提普的能力。”

  “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我现在便前往混沌界,黑暗界的事情交给你暂时负责。”

  “母皇放心。”

  坐在上方位置上的‘勒托’立即将身形融入黑暗深处消失不见。

  “呼……”王艺芷在目送恐怖的黑暗之母离开后,体内紧绷的神经渐渐舒缓下来。

  若不是刚才自己灵机一动,将有关‘阿布霍斯’的事件说出,恐怕会在这里直接由勒托所杀,确切的所应该是由‘莎布.尼古拉丝’所杀。(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