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十篇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看着面前坐在病床边上,对于王艺芷的憎恨有所减少的虫萤,张陈感觉或许能够从一点一点的小事件中改变虫萤的本质也说不定。张陈打算首先将主魂石破碎的朱涣救助过来,然后联合朱涣的医术,以及贾心的知识共同来商量解决办法。

  “虫萤,要不你现在暂时住在这里?邬老因为一些事情在数百年内都会禁锢在狱间的一处地方。你这几天暂时住在这里,我随时都会过来看你的。”

  “不要……我要跟在你身边。”

  虫萤臌胀着嘴巴显得十分固执,因为内心受到腐蚀的缘故,对于邬老的禁锢情况也是不问不顾,心中仅仅装着张陈一人。

  “也好吧。”

  张陈不敢轻易让虫萤入住神侯府,毕竟虫萤的情绪极端化,一旦有着什么小事造成情绪波动。这小妮子实力不弱,一旦闹事,后果不堪设想。

  将虫萤留在身边倒是最好的选择,虫萤粘着自己,至少不会做出什么错事。

  “你跟着我去寻找青鬼前辈,正好向他咨询下有关于你身体的事情。”

  “好啊。”

  虫萤用双臂紧紧挽着张陈的臂膀,因为仅仅穿着一件单薄病患服装的原因,虫萤身体的触感十分清晰地传达至张陈大脑中。与王艺芷不同,虫萤躯体完全像是一位没有发育完全的少女,这种萌动感反而更加勾魂夺魄。

  一刹那间,不由使得张陈回想起在被窝里醒来的一幕,身体的反应相当强烈而后迅速由自己压制下来。

  “虫萤,我还是首先带你去买几件衣服换上。”

  张陈与同虫萤从病房中走出来时,从走廊上露出过值班护士都不由用手挡着面庞的笑意而迅速从两人身边经过,别有寓意的眼神中似乎透露着。对于张陈两人的事知道得一清二楚。

  “此地不宜久留……”张陈脸庞有些红润,而一旁的虫萤却是满脸不在意的笑容。

  凌晨时分,张陈在一家服装店内为虫萤换上正常的衣物后。将衣服上的吊牌与现金放在收银台上而迅速离去。

  在自己沉睡的两天时间内,人间的本源已经完全回归。天空中显露出美丽的夜景。

  这场战役持续的时间足足接近三个月,从冬季末已经快要抵达春末,温度恰好适宜。

  有关于寻找青鬼的方法,张陈估摸着对方依旧会呆在华夏国内部,而现在张陈的能力对于整个华夏国的搜寻工作并不是很难,夹带着一缕信号的大量血肉从中部开始扩散,在张陈看来,一旦青鬼接到信号必然会主动联系上自己的。

  “看来人间虽然稳定下来。但是整个修复工作恐怕是一个巨大工程,耗时应该会比较长,看来还得让爸妈在神侯府内呆上一段时间。”

  整个华夏国的板块,从断裂成三个部分,大地更是满目疮痍,基本难道找得出没有受到创伤的地域。基本上所有的生命体都在这一场浩劫中抹灭,留下的顶多是一些生长在狭缝中,生命力强盛的杂草而已。

  不仅如此,在散布出去的血肉感知下,整个华夏国土地上还弥留着大量的鬼物。且大多属于低级鬼物。想必都是来自于这场浩劫中死去,但心中却存在执念或怨恨,因此死不甘心的人类灵魂所形成。

  张陈在绕行的过程中。忽然间从南方传来相应的波动。

  张陈携带着虫萤在海口位置与隐匿于此的青鬼见面,仅仅相隔数天的青鬼,面容却是显得相当憔悴,不过体内的王者气息却没有消失。

  “有什么事情吗?”

  青鬼暂住于一栋在灾害中较为完整保存的房屋中,对于张陈的到来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这次行动中青鬼前辈全力相助,否则我们连同无面这一关都难以过去。青鬼前辈的行为应该赢得了人间的信任,是不是可以返回零间了?”

  张陈并未一开始便要求对方办事,毕竟单方面的要求张陈还是有难以开口。

  “……的确,原本的永久流放期限变化为一百年。不过对于我并没有任何的意义。”

  青鬼似乎对于这个结果也没有任何兴趣,毕竟自己的最终目的并未达到。王格没有拿到手中。即便结束自己的流放而返回零间,自己的处境依旧与曾经一样而已。

  “黑女没有跟着你来吗?”青鬼问着。

  “艺芷她自己有些事情要处理。而且现在世界还在修复,狱使的监视较强,我也不好让她跟着我。”张陈稍微加以解释。

  “虞茗现在的情况呢?你们狱使应该直接将这种人杀掉,一绝后顾之忧。然后剥夺掉他身体中的英灵主魂石,宝具以及那一枚王格对吧?”

  青鬼稍微思索一下还是问出心中的这个问题。

  “并没有,虞茗已经按照规矩永久性关入狱间十八层,至于青鬼前辈想要的王格,实际上……”

  …………

  地点转换

  “虽然……我的计划超过40失败,不过大体上还是得以成功。”

  在一处充斥的银白色光芒的深渊底部,虞茗的身体如同墨清所诠释,灵魂拆散成十七份并各自成为一个个体,经受着油炸,洗脑,贯髓,剔骨等等十七种痛苦程度达到极致的刑法,然而在这种状况下虞茗却是能够保持着清醒而思考着问题。

  在这里的一年相对于外面世界的一秒钟,即便是一分钟的囚禁,也足以让人疯狂。

  虽说的永久性质的囚禁,实际上来到这里的罪人,恐怕熬不过一个小时便会意识消亡,只留下一具无用的躯壳与没有价值的灵魂。

  大概在这里的一万五千年多年过去,相当于外界不过四个多小时的时间。

  所有的疼痛对于虞茗都形若虚无时,虞茗四散的灵魂开始向着中心聚合汇聚。

  虞茗的本体缓慢组建,只是全身依旧是由束神锁禁锢在原地,连同手指都无法动弹。而自身则是关押在由上古时期材质铸造的牢房中,逃出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果然与得到的信息一致,一旦刑法对于受刑者没有作用时,将会自动停止。”

  虞茗舔舐着自身嘴口一圈,体内一股生机逸散而出,使得万年来已经形若枯骨般的躯体恢复正常的模样,并且在腹部处有着绿意涌荡。

  然而对于身上的束神锁,虞茗也是早早有所准备,由鬼草妃**铸造的短柄斧在虞茗的控制下从自己体内浮现而出,随即在斧柄上蔓延出大量藤蔓开始进行形体的组建与构造。

  “哎哟,一觉睡上万年的感觉,真是奢侈。”

  虞茗伸展着懒腰走在牢房中借助四处观察,而在自己原来的位置上,束神锁所封印的却是一位女性的身体,属于原华夏国狱尉鬼草妃的身体。这种金蝉脱壳的手法,是虞茗事先便计划好的。

  “狱间十八层,在这里应该存在着亘古以来十恶不赦的老家伙,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保留着清醒的意识呢?我要找的人,也不知道在这里呆了多久,希望没有因为绝望而自杀掉吧。”

  虞茗探手去摸寻体内独有的宝具时,眉头一皱。

  “差点忘记,已经将宝具交给张陈这小子了。存放在宝具内部的王格,依照张陈这人的性格,应该有50以上的可能性会给予年轻的阗枉。

  只要这一只阗枉在零间建立新生的大界域,便是代替我虞茗宣告新时代的来临。”

  “rol一切尽在我的掌控之中。”

  虞茗微笑着,右手之间化为一尖锐的混沌植株面对着前面开始告诉旋转,数个小时过去已经有着一道毫米深的小洞形成,一缕缕细丝般的藤蔓沿着小孔溢出来到狱间十八层的牢房外部走廊。

  这里的建成早在史前时期,狱间十八层由当时数个狱尉级别的空间大师联手建造,利用空间叠加手段使得这里的空间可以无限拓展,毫无尽头可言。

  “嘘,嘘……”

  吹着小曲而走在开阔走道上的虞茗,每经过一间牢房都会以恭敬礼貌地方式,用双指轻声敲动三次,如果五秒内在牢房内部没有任何的回应,虞茗则会走转至下一处牢房。

  “咚咚咚”

  这已经是虞茗敲响的第九十八间牢房,在等待五秒而没有动静传出,虞茗正要转身离开时。

  “吱……”一阵让人心里不太舒服的手指甲扣动门板的声音传来。

  “咳咳咳……现在……是什么时候呢?”咳嗽声后一阵沧桑老朽的声音从门后方传出。

  “不知道你指得是什么时代?按照史前时代算来,现在是末逅8745年。如果按照人类定义的时间,应该是2015年4月13日,上午7:50分。”

  虞茗颇有兴趣地回答着对方的问题。

  “你是什么人?”对方的问题再次到来。

  “关在这里的,不都是狱使定义的罪人吗?”虞茗反问一句后,牢门后方陷入一阵沉默。

  虞茗退步至牢门前,轻声问着:“想必你在里面关了很久,想不想出来透透风啊?”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