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十篇 第一百四十二章 叛乱开始
  破旧的渔船载着四人向着岛屿方向前进,渔夫安然坐在船尾,时时注意着有些问题的发动机,每过一段时间都需要重新拉动,以免熄火。←,

  贾心在这段时间内对于自己的身体已经逐渐适应,以至于将向外逸散的正气收敛回躯体,不再对于张陈等人产生排斥作用,佛性与道念的结合,仿佛浮现抵消,贾心给人的感觉与平常人一般无二。

  “不知对于前方的岛屿,前辈了解多少?”贾心询问着。

  “岛屿吗?内部是一座精神病院,负责看守的是奈亚拉托提普。而关押的,表面上是一些不太重要的精神病人,不过都是相当的危险。而在这些病人中混迹着一位特殊的病人。”

  “是的,我们前去岛屿的目的正是为了这一位特殊病人,不知看守的是无面的化身还是本体?”

  “为了特殊的病人吗?至于上面是化身还是本体需要你们自己去琢磨,并不是我不想告诉你们,而是碰巧在前不久刚好被下了封口令。”

  渔夫无奈的耸了耸肩而将目光转移至一直粘附在张陈身旁的白发蛛女。

  “一整瓶的心灵腐水,无面还真是舍得用在这位小姑娘身上,我也实在看不出价值。只是这么大量的心灵腐水竟然没有透彻的邪恶化,而仅仅是改变性格,这位女孩子倒是十分特殊。”

  “嗯!前辈,你可有办法解决心灵腐水的问题?”

  心灵腐水已经完全在虫萤身体内部吸收消化,从外界感知上去根本无法察觉体内一丝的残余,这位渔夫能够洞察,显然是有着特殊的手段。

  “我哪有什么办法,如果我能够萃取灵魂……显然不是什么可能的事情。”

  渔夫似乎因为虫萤现在的情况而回想起曾经有关于自己的事情而终止了当前的言论并快速结束当前的话题而继续转移至岛屿上的事情:

  “看在你们给予过多‘货币’的份上,勉强告诉你们一件事情。你们想要寻找的特殊病人所关押的地点在某一处较深的位置。由于封口令的缘故,我无法透露太多的事情,自己好自为之吧。”

  随着船只接近岛屿,面前有着高墙围绕且内部有着一栋栋类似于七八十年代陈旧建筑的小型岛屿出现在众人面前。

  “感谢。”

  渔夫将船只停靠在小岛岸边。张陈向对方致以谢意,四人沿着碎石遍布的海滩向着内部而去。

  “嗯?”而渔夫正要启动发动机离开时,面目不由露出惊疑神色。

  …………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四人来到十米高岩石围墙附近,在感知上。内部并没有任何生机,甚至任何无面化身存在的气息传出。围绕着围墙来到大门口时,通过敞开的大门可以直接用肉眼观察到内部一片荒凉的场景。

  三座较大的建筑存在于围墙内部,建筑壁面上满是由绿色的蔓藤植物所覆盖。一缕海风呼啸而过,带动的只有破旧窗户的拍打声。内部根本没有任何生命体的存在。

  贾心毫无顾忌进入内部,因为常年潮湿的缘故,泥泞的路面已经形如沼泽泥潭一般。

  “这里在我们出发的一个小时前,绝非是现在这番荒凉的模样。有人生活在这里,从地面上留下的新鲜脚印便可以看出,只是这些人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是因为我们的到来,无面故意布置的场景吗?”

  “你觉得有必要吗?”张陈反问贾心一句。

  “完全没有必要,难不成事情有变……”

  贾心双脚踩着下陷的泥土来到进门口右侧有关于这一座孤立岛屿的俯视地图指示牌,三栋关押精神病犯的建筑分别在左方,右方以及正前方。对应着a,b,c的建筑标识。

  “我与蒂娜前往c座,虫萤姑娘前去b座,而a座交给张陈你。在最快的时间内对于建筑内部的情况作出一个详细的了解,如果我猜得没错,恐怕连同无面留守在这里的化身都已经全部撤去,宫殿内部青鬼在这个时候恐怕有所行动了。”

  “为什么要听你的?我只听从张陈哥哥的要求。”虫萤挽住张陈的臂膀问着。

  在张陈要求下,虫萤才得以愿意独自一人前去b座,贾心这样的安排也是充分考虑到每个人的自保能力,以免在每一栋楼内存在着异样的情况。

  只是在十分钟的时间过去,三栋精神病院内统一传出的情报乃是一致。空无一物,连同气息都无从感知,如同荒废了数十年建筑给人的感觉。但是内部的床铺布置,甚至在一些办公室内还放置着还有热气升腾的温开水。都是表征着之前还有人在这里生活的情况。

  “你们两人来c座,这里的结构设施与你们描述的a,b完全不一样,似乎是用来关押精神病院重患的地方。现在我们必须得抓紧一分一秒以最快的速度找寻瘦长鬼影所在的位置,宫殿内恐怕正在有大事发生……”

  …………

  “轰隆!”

  第三世黑法老所在的豪华宫殿内,偏西一侧的宫殿最高塔从底部破碎开来,整个塔体向下倒塌而撞击在宫殿的住在区域。因为有着黑魔法的保护,整个塔身撞击在结界上时予以分解消失。

  在高塔倒下的瞬间,由根部猛然生长而出一只身体巨大而肥硕的白色蠕虫,巨大的身形直冲天际。然而此时在蠕虫的嘴口尖牙中心似乎存在着一道人影用双手抵住其锋利的牙齿而不让蠕虫的嘴口闭合。

  “一条无面身边的小虫子,想要与我大天狗相抗衡吗?”

  威严的声音由四方传来,而存在于白色蠕虫嘴口位置的黑人男子躯体开始发生一系列的变化。扣住蠕虫牙口的双臂陡然变化为两只黑色狗头,更为锐利的尖牙咬入蠕虫的口腔肉壁,而黑人的躯体表面开始浮现出地狱岩浆的痕迹。

  力量骤然增加十倍,而依靠双臂之力活生生将百米长的蠕虫从嘴口开始,强行撕成两半。

  肥大而厚重的身体重重摔倒在地面,使得周围的土地都随之而剧烈震动。天空中悬浮的天狗宛若一尊战神,双眸头颅着岩浆般的火红色,而粗壮的双臂前端化为躁动不安的黑色狗头,面色凛然地凝视着下方蠕虫,撕成两半的躯体。

  只是蠕虫体内并不是什么恶心粘稠的体液,也不是什么杂乱无章的器脏。

  “这家伙到底吃掉多少的混沌界和虫界生物?”

  天狗的眼中,下方肥硕蠕虫的躯体内部血肉中镶嵌着一只只身体逸散着混沌界气息的生物,甚至有着张陈曾经在东瀛奈亚拉托提普所制造的游戏里,费劲功夫而杀掉的盲目者,而且在这里的数量不止一只。

  当然还有着形形色色的虫界生物,大多都属于基生魇的层次。

  最为关键的是,每一具尸体的核心位置都存放着这种蠕虫的一颗卵体,无时无刻都在榨取着这些生物体内的能量。

  “啪!”

  一颗卵体由内部破开,随即整个撕开的躯体慢慢向着卵体聚合形成一位青涩青年的模样站在下方,用有些迷茫的眼神凝视着上方气势压倒一切的天狗。

  …………

  此时此刻在宫殿偏北的二楼属于青鬼的房间中。

  黑法老化身双脚悬浮离地大约一尺而站在门旁位置,青鬼站在房间内部,左手掌已经完全激发身体内部的能力,使用‘时之钥’正在开启身侧浮现于空中的巨大正方体。

  “难得一见,没想到你已经不再顾忌心中的这一道执念而开始拿出曾经封印的宝具,看来接下来的事情用不着再交谈。只是没想要你会选择在现在这个时间点内动手,原因舍弃如此重要的东西吗?”

  “能够杀掉你并将‘王格’抓入手中,比任何事情都要值得。杀掉你最强大的第三世化身,你还有什么资本称王。”

  青鬼扭动插入正方体的时之匙,一道青芒乍现而使得两根有着青色纹路的指套已经完全契合与青鬼的左右两根食指而戴上。

  “你难道有如此大的把握杀掉我的黑法老化身?仅仅凭借你一人还是略显不足吧。天狗有着鲁利姆的牵制,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干扰我们两人的战斗,这里还是我早已设立的领地。在你的叛乱开始时,我的支援小队都在赶来的路上。”

  黑法老的十指浮动,房间内早已存在的黑魔法封印开始浮现出数条手臂向着青鬼所在的位置抓取而去。只不过站在位置上的青鬼丝毫不予以慌乱,面色露出笑容。

  “在路上吗?是不是正在从关押瘦长鬼影的岛屿上赶来大约西北十一点方向?大约一共有着多少化身呢?三位,五位?还是除开第一世与现在的第三世,所有的化身都在赶来的路上?”

  青鬼的问话让黑法老的面色露出诧异的神色。

  …………

  在西北方向距离宫殿数十公里的一处地下洞穴内部,有着极其邪恶的声音传来。

  “好难受……好难受,刚刚解封没想到再次落入同样的下场。第十使徒吗?真想要看看这么多年过去,使徒的水平有所提高吗?”(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