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十篇 第八十六章 宝藏区
  骰子游戏。~,

  所有由稳定黑洞卷入这里狱使以及修真者全都无一例外,包括黑女在内,在难度对等的情况下一些实力较弱的修真者想要活下来基本上是不存在任何的可能性。

  在地藏所设置的五分钟的规定时间内,基本上存在于地藏之脑中的两人小组全部将手中的骰子扔出,死亡的游戏开始在这个世界中蔓延开来。

  “2……”

  张陈没有施加任何能力随机将手中的骰子扔出,落在地上的骰子显示出一个不好不坏的数字,意为着张陈必须移动两个区域。骰子落在地面上稳定显示数字后,很快化为一团骨粉随风而逝。

  这场游戏对于张陈来说,自己的情况不同于实力中等或是偏弱的修士,张陈想要每一次都投出‘3’这个最大的数字,即便是进入‘波ss区’也没有关系。

  “走吧。”

  而在三人准备进入面前的宫殿花园区域时,在花园中心的空中由光影投显出两个字‘未知’。

  没想到自己三人离开起点的第一步便是一处未知区域,不过出现任何情况都对于张陈无碍。

  张陈先行一步进入花园区域,而面前‘未知’二字立即进行变化为‘休息’,果然一览无余的花园的确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既然是休息区张陈也自然不在此多做停留而径直穿过花园来到对面的长直走廊,而走廊的两端都对应着内在宫殿内的某个区域。

  左边的分殿区域为‘未知区’,而右边类似于宫廷人士娱乐饮食的区域没有标注显示,则意味着内部是‘危险区’或者‘宝藏区’。

  “张陈哥怎么走?”虫萤在一旁完全没有主见地问着。

  “走左边,反正左右两边的区域都会通往主殿堂。而未知区内什么情况都可能出现,右边这种简单建筑构成的区域中应该不会有什么宝藏存在。”

  众人依旧是选择未知区域,只不过这一次便不是休息如此简单。

  在张陈三人从走廊迈过左边分殿的光幕时,内部浮现而出的未知两字即刻变化为‘危险’,并且在右下角还存在着两个偏小的星号,似乎代表着危险程度。

  在这里面根本不是王宫分殿。围绕在外围的光幕将内部的气息全部阻挡,在张陈迈入这一处区域时,隐隐在耳边能够听到大量的嘶喊惨叫声从分殿的中心位置传来。

  在这一处区域中的另一道正门上刻印着几个英文小字,翻译过来为“井室”

  随着张陈三人的进入。分殿的四周墙面上的火把开始自行燃烧,火光将内部的黑暗所驱散,而在众人的面前可以看见一口直径三米大小的石井位于房间的正中央,而在四周的壁面上存在着许许多多的壁画。

  壁画里讲述着一位君王征战到这里而命令工人在这片地势优越而自然产物丰盛的环境上建造这一座象征着权位的宫殿时,遇到巨大问题在中曾经存在着一个奇怪现象。

  每日都会无故出现死人的情况。无论是多么厉害的将士或是地位卑微的宫女。

  而君王身边的一位**师洞察到在这里徘徊着一只怨灵,然而对方实力极度强大想要消灭或是将其引走根本不可能,最终由法师生耗散自己生命形成一道石井将其封印在皇宫内部。

  只不过封印并非牢靠,后来君王将一些死罪之人带到此处,以投入石井而执行死刑。

  而后发现这样的方法竟然可以减缓封印怨灵的骚动,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危,因此君王从每个星期投入一位变成每天投入一位,然而这种行为仅仅在短期有些作用。

  随着时间的推移,地牢内的死刑犯已经全部用光,只好使用战争抓捕而归的俘虏。到后来俘虏也用光了,此君王如同邪念入体,开始肆意挑起战争并将死罪强加于一些无辜之人的身上。

  久而久之王国自当覆灭。

  在张陈现在抵达这里时,石井的封印早已不复存在,而此时的井口内开始不断向外溢流出一种黏糊糊的黑色物质,散发着类似于腐肉的味道,最终一只溃烂的手臂从井口爬出,与午夜凶铃的出场形式有些相似。

  “我只是有些奇怪,地藏的大脑内为何会有王国,怨灵。甚至历史存在。”

  面对于井口内爬出来的怨灵差不错达到魇的层次,对于一些修真者来说或许是噩梦,不过在现在的张陈面前,根本算不上什么。

  扭曲的类人型长发生物嗅着张陈身体上的美味肉香漂浮着身形向着张陈爬行而来。

  整个宫殿内的火光都随着这个东西的出现而变得暗淡而漂浮不定。对方来到张陈面前的时候,张陈伸手抓向怨灵的脖颈时却仅仅在手掌处留下几缕黑发。

  “灵体型鬼物?”

  一把抓空后,怨灵试图钻入张陈体内,从内部对张陈的**进行缓慢品尝。

  忽然间,张陈一道白色的双眸睁开并凝视着面前的怨念,整个房间内火把全全熄灭。存在于张陈体内的小女孩看着坐在水潭中心的白发张陈睁开双眼,而吓得再次躲在墙边。

  面前困扰整个王朝至灭亡的怨灵,在张陈双眼的注视下右胸口的怨念结晶直接化为粉碎,整个灵体由内部瓦解,永世不得超生。

  富江诧异地看向一眼张陈,一个眼神灭杀一只基生魇,这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一直存在于张陈体内的富江都有些无法猜出张陈现在的到底能够达到何种程度。

  火把全部恢复正常的亮度而面前的魇并没有掉落任何的钥匙。

  “张陈哥,你好厉害……”虫萤瞪大着自己圆鼓鼓的眼睛,显得十分可爱。

  “接下来右得扔骰子,虫萤你来吧?感觉你运气一直都比我好一些”

  “啊,要我扔吗?”张陈将还剩下的两颗骰子递给虫萤一颗,后者依旧与以前相同,在这个小事上也害怕自己做不好而被张陈哥怪罪。

  “没事的。”

  虫萤闭上双眼而扔下手中的骰子,本来都是‘3’的一面朝上,结果却最后一晃动换成‘1’。

  “对不起。”

  虫萤低着脑袋鼓着圆圆的小脸立马开始道歉,张陈虽然有些无奈也只得以安慰虫萤不要在意。不过眼前的情况有些糟糕,如果接下来没有所谓的藏宝区,自己手中将会只剩下一个骰子。

  在这个‘井室’内存在着两个选择,第一便是深入内部达到这座宫殿的主殿堂,第二是通过前门离开王国。

  “走,去看看有没有宝藏。”

  虫萤低着脑袋靠在富江的身边,对于自己丢出最差一个数字的事情显得耿耿于怀。

  不过在三人快要抵达至主殿堂门前时,地藏的身体竟然再次浮现而出,张陈不由眉头一皱而将虫萤与富江两人挡在身后。

  “大家不要惊慌,我的出现是针对于每一个还存活的玩家。因为此次巨大规模的游戏是第一次面向大家开放,不乏存在着一些瑕疵以及不遵守有些规则的玩家。

  这些玩家违反规则,不过幸好对于整场游戏没有太大的影响。因此我只给予他们处死的惩罚,希望广大的玩家引以为戒,不要在发生类似的事件。为了让大家明确这一点,我将当时现场情况调出来给大家看看。”

  地藏的手掌中心浮现出一个微型投影仪,在所有人的面前放映着视频图像。

  在一处古寨中,两位目光凌厉的修真者在地藏解释游戏规则至一半的时候,两人似乎未将地藏当回事而直接挥动手中的长剑将地藏的分体给绞碎,并捏碎手中的骰子而径直穿越面前的区域。

  在两人越过界限的瞬间数道类似于触须的黑影闪过,凭借两人所孕育的真气无法阻挡并扎入两人的身体内,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将两人的肉身榨取一空,留下两道干尸落在地面上,再由土壤下方的一道道大脑神经所拖入地下,不留下丝毫的痕迹。

  视频结束,地藏看向面前的众人,“希望大家引以为戒。”

  随着地藏的消失,张陈并没有驻足多久,视频反映出来的东西自己无法断定两位死亡修士的能力,而有关于黑影自己也无法断定是什么东西,因此没有必要停下来浪费时间去思考。

  “刚才的黑影应该是地藏的手,地藏他有许多的手,很恐怖。”

  富江在张陈即将走入主殿堂内嘀咕一句,显然是在曾经与地藏接触时,给富江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恩,没事的,有我在。赶紧过来,说不定这里真有宝藏。”

  张陈站在分殿与主殿中央的走道,已经看到主殿堂的顶部是由玻璃所构成,而月光透过玻璃洒在中央的王位处。

  而在该区域中没有任何提示。

  “希望一定要是宝藏区,否则手上一只一颗骰子还真是麻烦。”

  张陈与同两位女子一同进入王室主殿,而后立即在中心投射出光影而形成一串“夏普王朝的宝藏。”

  “运气不错的玩家,你们已经发现仅有的十八处宝藏其中一处,请在五分钟内开启宝藏并离开。”一道提示声在房间内响起……(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